2020-05-20 20:18:50 来源:综合

“心累了,有时甚至无力。”5月20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打假特战队队员景杭的一则朋友圈在公安民警圈子里引发热议。

这名打假特战队员“吐槽”说,打假多年,从线上打到线下,制售假者的生存空间本已受到空前挤压,但现在越来越多出现的“假货洼地”正在让假货死灰复燃,让打假成为“打地鼠”游戏。

“为什么防控疫情时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做到‘勤洗手’‘戴口罩’‘每个人都从我做起’,而打击假货就不能各平台都‘从我做起’呢?为什么不能形成‘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的态势?”这名打假特战队员发出几连问。

景杭讲到一个案例。江苏警方查了个疫情物资的案子,一对夫妇在一个社交电商平台销售假冒耳温枪——无论被测量的人实际体温高低,这款由四处找来的零件组装拼凑成的“体温枪”一律显示36.5度。为防止给疫情防控造成漏洞,民警紧急抓捕了嫌疑人。调查中发现,早在2016年,这对夫妇就曾因销售假货被淘宝关店处理,此后,他们转战社交电商平台继续售假,直到被抓。民警问原因,制售假者的回答是因为这里宽松。

“心里堵得慌。突然很心疼我的团队。”景杭回顾他离开公安队伍到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工作的情况:法律规定互联网平台需要对侵权信息尽到“通知一删除”义务,也就是要做到接到侵权举报后要及时删除假货链接,但我们早就往前走了N步——不但第一时间把侵权链接干掉,还把分析出的线索举报给执法办案单位,一起追踪溯源,深挖线下假货生产源头,把生产、销售、仓储、物流、终端网络一锅端掉。

但令他沮丧的是,管控宽松导致制售假者藏匿在假货治理洼地,这样的情形在越来越多发生,“这足以让团队和执法机构联动辛辛苦苦做到的打假成绩一下子打了水漂。”

景杭说,过去的几个月,全国倾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抗疫胜利,首先在于全社会形成了高度共识和一致行动:公开透明,严防死守,不留洼地死角,不给病毒以任何可乘之机。“在我看来,这不仅是截断病毒传播的必由之路,同样也是解决全社会假货问题的治本之法。”

记者注意到,这名打假特战队员朋友圈发出后,多地公安一线民警点赞,广西一名民警留言“稽查人从来都是默默含泪前行”。

下为景杭朋友圈全文:

听到一个消息,心里堵得慌。

江苏警方查了个疫情物资的案子,一对夫妇在一个社交电商平台销售假冒耳温枪——无论被测量的人实际体温高低,这款由四处找来的零件组装拼凑成的“体温枪”一律显示36.5度。为防止给疫情防控造成漏洞,民警紧急抓捕了嫌疑人。调查中发现,早在2016年,这对夫妇就曾因销售假货被淘宝关店处理,此后,他们转战社交电商平台继续售假,直到被抓。民警问原因,制售假者的回答是因为这里宽松。

这个消息突然让我很心疼团队。

四年前,我还是个警察,在基层派出所当副所长,每天忙街长里短,也会办一些盗窃抢劫、假药假烟的案子。后来阿里巴巴组建打假特战队,想着凭借自己从警多年的经验,结合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可以做更多不一样的事,我就来了。不再是警察,但可以把互联网的新技术和新思路带给以前的警察兄弟,我还和以前一样,跟他们同进退。

法律规定互联网平台需要对侵权信息尽到“通知一删除”义务,也就是要做到接到侵权举报后要及时删除假货链接,但我们早就往前走了N步——不但第一时间把侵权链接干掉,还把分析出的线索举报给执法办案单位,一起追踪溯源,深挖线下假货生产源头,把生产、销售、仓储、物流、终端网络一锅端掉。

在阿里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兄弟,大家都顶着一股劲:不对这些制售假者的生存空间最大限度挤压,假货可能还会死灰复燃。就是这样一股劲儿,三四年来每年我们都协助公安端掉几千个直捣假货生产源头的案子。

从线上打到线下,每年出差200多天,以前不感觉累,但现在,心累了,有时甚至无力——“因为这里宽松”,这不是制售假者第一次这样说,这样的情形在越来越多发生。这足以让团队和执法机构联动辛辛苦苦做到的打假成绩一下子打了水漂。

抗疫时还有一个数据。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披露,截至2020年2月20日,河南共查获假冒口罩222.44万只。据不完全统计,在此前的一个月内,河南官方通报了16起案件及消费提醒,其中通过社交电商出售假口罩案件占比近70%。

为什么这些平台可以任由宽松的“售假”环境存在呢?为什么防控疫情时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做到”勤洗手”戴口罩”每个人都从我做起”,而打击假货就不能各平台都”从我做起“呢?是因为有些平台不害怕不担心吗?想到这一层突然很担忧、很无力。面对被一些国家指责的假货难题,为什么不能形成“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的态势,不让任何平台有借口继续做假货洼地?

过去的几个月,全国倾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抗疫胜利,首先在于全社会形成了高度共识和一致行动:公开透明,严防死守,不留洼地死角,不给病毒以任何可乘之机。在我看来,这不仅是截断病毒传播的必由之路,同样也是解决全社会假货问题的治本之法。

“心累了,有时甚至无力。”5月20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团打假特战队队员景杭的一则朋友圈在公安民警圈子里引发热议。

这名打假特战队员“吐槽”说,打假多年,从线上打到线下,制售假者的生存空间本已受到空前挤压,但现在越来越多出现的“假货洼地”正在让假货死灰复燃,让打假成为“打地鼠”游戏。

“为什么防控疫情时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做到‘勤洗手’‘戴口罩’‘每个人都从我做起’,而打击假货就不能各平台都‘从我做起’呢?为什么不能形成‘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的态势?”这名打假特战队员发出几连问。

景杭讲到一个案例。江苏警方查了个疫情物资的案子,一对夫妇在一个社交电商平台销售假冒耳温枪——无论被测量的人实际体温高低,这款由四处找来的零件组装拼凑成的“体温枪”一律显示36.5度。为防止给疫情防控造成漏洞,民警紧急抓捕了嫌疑人。调查中发现,早在2016年,这对夫妇就曾因销售假货被淘宝关店处理,此后,他们转战社交电商平台继续售假,直到被抓。民警问原因,制售假者的回答是因为这里宽松。

“心里堵得慌。突然很心疼我的团队。”景杭回顾他离开公安队伍到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工作的情况:法律规定互联网平台需要对侵权信息尽到“通知一删除”义务,也就是要做到接到侵权举报后要及时删除假货链接,但我们早就往前走了N步——不但第一时间把侵权链接干掉,还把分析出的线索举报给执法办案单位,一起追踪溯源,深挖线下假货生产源头,把生产、销售、仓储、物流、终端网络一锅端掉。

但令他沮丧的是,管控宽松导致制售假者藏匿在假货治理洼地,这样的情形在越来越多发生,“这足以让团队和执法机构联动辛辛苦苦做到的打假成绩一下子打了水漂。”

景杭说,过去的几个月,全国倾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抗疫胜利,首先在于全社会形成了高度共识和一致行动:公开透明,严防死守,不留洼地死角,不给病毒以任何可乘之机。“在我看来,这不仅是截断病毒传播的必由之路,同样也是解决全社会假货问题的治本之法。”

记者注意到,这名打假特战队员朋友圈发出后,多地公安一线民警点赞,广西一名民警留言“稽查人从来都是默默含泪前行”。

下为景杭朋友圈全文:

听到一个消息,心里堵得慌。

江苏警方查了个疫情物资的案子,一对夫妇在一个社交电商平台销售假冒耳温枪——无论被测量的人实际体温高低,这款由四处找来的零件组装拼凑成的“体温枪”一律显示36.5度。为防止给疫情防控造成漏洞,民警紧急抓捕了嫌疑人。调查中发现,早在2016年,这对夫妇就曾因销售假货被淘宝关店处理,此后,他们转战社交电商平台继续售假,直到被抓。民警问原因,制售假者的回答是因为这里宽松。

这个消息突然让我很心疼团队。

四年前,我还是个警察,在基层派出所当副所长,每天忙街长里短,也会办一些盗窃抢劫、假药假烟的案子。后来阿里巴巴组建打假特战队,想着凭借自己从警多年的经验,结合互联网公司的技术,可以做更多不一样的事,我就来了。不再是警察,但可以把互联网的新技术和新思路带给以前的警察兄弟,我还和以前一样,跟他们同进退。

法律规定互联网平台需要对侵权信息尽到“通知一删除”义务,也就是要做到接到侵权举报后要及时删除假货链接,但我们早就往前走了N步——不但第一时间把侵权链接干掉,还把分析出的线索举报给执法办案单位,一起追踪溯源,深挖线下假货生产源头,把生产、销售、仓储、物流、终端网络一锅端掉。

在阿里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兄弟,大家都顶着一股劲:不对这些制售假者的生存空间最大限度挤压,假货可能还会死灰复燃。就是这样一股劲儿,三四年来每年我们都协助公安端掉几千个直捣假货生产源头的案子。

从线上打到线下,每年出差200多天,以前不感觉累,但现在,心累了,有时甚至无力——“因为这里宽松”,这不是制售假者第一次这样说,这样的情形在越来越多发生。这足以让团队和执法机构联动辛辛苦苦做到的打假成绩一下子打了水漂。

抗疫时还有一个数据。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披露,截至2020年2月20日,河南共查获假冒口罩222.44万只。据不完全统计,在此前的一个月内,河南官方通报了16起案件及消费提醒,其中通过社交电商出售假口罩案件占比近70%。

为什么这些平台可以任由宽松的“售假”环境存在呢?为什么防控疫情时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做到”勤洗手”戴口罩”每个人都从我做起”,而打击假货就不能各平台都”从我做起“呢?是因为有些平台不害怕不担心吗?想到这一层突然很担忧、很无力。面对被一些国家指责的假货难题,为什么不能形成“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的态势,不让任何平台有借口继续做假货洼地?

过去的几个月,全国倾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抗疫胜利,首先在于全社会形成了高度共识和一致行动:公开透明,严防死守,不留洼地死角,不给病毒以任何可乘之机。在我看来,这不仅是截断病毒传播的必由之路,同样也是解决全社会假货问题的治本之法。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参考消息网的观点。参考消息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