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8 23:26: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孔庆江
核心提示:根据《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责任条款草案》,中国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国际不法行为,当然不应承担任何所谓的国家责任。

参考消息网6月28日报道(文/孔庆江)2020年3月12日,一名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伯曼律师团队的马修·摩尔律师,代表当地的4名居民以及一个棒球训练中心在佛州南部联邦地区法院对中国政府提起侵权损害赔偿诉讼,该诉讼指控中国未能遏制新冠病毒,并使其扩散至全球,从而使其成为代价高昂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引发人员伤亡和其他损害。

据初步统计,从3月份以来,美国一些私人律师就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各联邦地区法院起诉我国政府的民间集团诉讼有十多起。与此同时,美国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总检察长分别于4月21日和5月12日,在有关联邦地区法院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等提出诉讼并请求索赔。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密苏里州提起诉讼不久表示这不会是最后一起,语义中隐含着对诉讼的首肯。所有这一切标志着民间和地方政府主导、美国联邦政府间接背书、旨在追究中方责任的司法诉讼战已经启动。

有违主权豁免原则

从法律上看,无论是民间力量还是州政府针对中国已经和正在发起的诉讼,都面临一个重大的法律障碍,那就是国际法上的主权豁免原则,即一个国家不经本国同意,不受他国法院管辖。这是国际上被普遍接受的一条原则。即使按照美国自己的国内法即1976年《外国主权豁免法》,外国国家除了三种例外情形(“商业行为例外”、“非商业侵权例外”以及“恐怖主义例外”)外也可以享有豁免,不受美国法院管辖。中国政府在疫情中的行为显然不是“商业行为”,也不构成“非商业侵权”,而与“恐怖主义”关联更是无稽。因此在诉讼中,美方企图通过修改《外国主权豁免法》来剥夺中国主权的豁免待遇,其釜底抽薪之险恶用心昭然若揭。然而,这样的修法如果成为现实,不但有违国家豁免的国际法原则,扰乱了正常的国际秩序,更是违反了“法不溯及既往”的一般法律原则,其效力是存疑的,对美国的国家形象也会造成损失。

中国并无赔偿责任

随着疫情蔓延,美国经济受到严重冲击,美国指责中国是病毒的来源地和中国掩盖疫情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么中国是否需要为疫情承担国际责任呢?

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于2001年11月通过《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责任条款草案》。这一文件虽然仅是草案而非国家条约,但在当今国际法界,仍被认为是对有关国家责任问题上的习惯国际法规则的编纂,对各国具有拘束力。根据该《草案》,一个国家对另一国家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国际不法行为的存在,具体而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1)由作为或不作为构成的行为依国际法归于该国;(2)并且该行为构成对该国国际义务的违背。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问题上,中国政府的行为只在违反国际义务时才可能构成国际不法行为。

那么,在疫情问题上中国在《国际卫生条例》(2005)项下的义务有哪些?根据该《条例》,一国在发生疫情后的义务包括:(1)通报义务;(2)后续报告义务;(3)接受世卫组织的核实要求;(4)遵从世卫组织建议的义务。

根据世卫组织和中国政府有关抗疫的时间线记录,中国最初于2019年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驻华办事处通报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信息,从2020年1月3日开始,中方定期向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组织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时、主动地通报疫情信息。此后于2020年1月12日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全球共享,对其他国家开发特异性诊断试剂盒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政府在疫情发生后已履行了通报义务和后续报告义务。

在接受世卫组织核实要求方面,中国政府于1月20日至21日接受世卫组织派团对中国武汉的现场考察,中国与考察团成员分享了包括病例定义、临床管理和感染控制在内的一系列规程,可用于国际指南的制定。2月下旬接待了世卫组织专家考察组的考察和核查。中国政府履行了核实义务。

综上,自疫情发生后,中国全面履行了《条例》项下义务,也尽了自己的道义责任。根据《国家对国际不法行为责任条款草案》,中国不构成任何意义上的国际不法行为,当然不应承担任何所谓的国家责任。

利用滥诉挑战中国

吊诡的是,美国是现行国际法的引领者,连《条例》也是在美国主导下修订完成的,它完全知道缔约国的义务之所在。当然,它更应熟知国际法上的主权豁免原则和基于此而制定的《外国主权豁免法》的内容。既然此等法理并不难理解,那么为何从美国政客到媒体,从私人律师到学者,均已行动起来,不顾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甚至不顾可能的结果,肆意发起对中国的“追责”诉讼呢?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以合理推测他们具有不可告人的动机:有部分人是希望浑水摸鱼,得到巨额“赔偿”;有部分人是企图坐实我国为“病毒来源国”和“中国隐瞒疫情”之名;还有部分人是希望借诉讼转移矛盾,诿过于中国,面临疫情蔓延、经济停滞、社会动荡不安等现实困境,面对本国内民众的指责和国内政治(如选举)的需要,政客们和有关势力企图借滥诉,逃避本应承担的治理责任;还有部分人可能希望通过大量诉讼的负面事例,消解中国为国际合作抗疫所做的贡献,玷污中国的国际形象和破环中国在国际公共卫生治理中的地位;当然,还有部分人是希望遏制中国发展。在此次疫情之前,美国就已通过贸易战等方式开始了对中国的遏制,在此次疫情蔓延中,极端反华势力利用滥诉挑战中国遏制中国发展的企图已昭然若揭。(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院长)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