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18:12:5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唐立辛 作者:杨士龙
核心提示:多位美国专家表示,对美国这个全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来说,“从此次大流行中学到一点谦逊不是坏事”。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文/杨士龙)美国的新冠肺炎病例数和死亡人数都居世界首位,迫使这个国家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美国并不像它以为的那样例外。多位美国专家近日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采访中表示,对这个全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来说,“从此次大流行中学到一点谦逊不是坏事”。

“失败如此明显而彻底”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法尔哈德·曼尤7月1日说:“正如许多美国人一样,我有时想当然地相信美国例外论——认为美国的建国理想使我们在道德上优于‘一般’国家,使我们在应对全球危机时具有不同寻常的公信力和洞察力。”

曼尤说:“有看法认为,如果没有其他国家的人员和理念涌入,我们的国家会好得多,但美国在此次大流行中的失败推翻了这种看法。有荒谬观点认为,美国具有某种对才华的垄断,但过去几个月的经历驳斥了这种观点。显然,我们并不具有。”

这位来自南非的移民已经在美国生活了30多年,当他看到差不多其他所有富裕国家的病毒都在消退、美国的感染病例数却在猛增的图表时,感受到了“失败、不幸、尴尬之痛”。“我想不出有哪次国家失败像这次一样明显而彻底。”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2日公布报告说,全国范围内的新冠肺炎单日新增病例数创下新高,达到54357例。截至1日,美国38个州的病例数呈上升趋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说,为了抗击不断增加的感染病例,至少有23个州暂停了重启计划。

应对方式严重“政治化”

美国《政治报》6月22日的一篇报道援引公共卫生专家的话说,在应对本次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过程中,美国“自缚手脚”,采取了“零敲碎打和政治化的方式”。

专家们指出了美国的命运与西欧不同的诸多原因,比如“严重的政治化不利于有序应对”,以及“联邦政府决定让各州牵头重启”。《政治报》说,有些州决定尽早结束封锁,这导致美国要与病毒展开一场更加漫长的战斗。

《华盛顿邮报》6月27日报道说,美国的冠状病毒病例和死亡病例数量之所以在全世界领先,“主要是人为失误造成的,仍在不断增加的病例数量清楚地让我们注意到全国应对当中的明显错误”。

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的政治学家马克斯·斯基德莫尔认为,由于国家“受到党派政治的破坏,缺乏全国性的公共卫生策略”,尽管地方官员努力执行居家令和其他限制措施,但这种病毒仍然在全国各地传播,“我们是全世界唯一把应对大流行的方式政治化的国家”。

“例外论”用错了地方

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最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例外论”是植根于19世纪、在20世纪蓬勃发展的概念,“在21世纪已经不合时宜,早在新冠肺炎暴发之前就是这样”。

库恩说,过去大家可以为美国例外论找到理由,但所有国家都在合理和渐进式地发展,尤其在技术领域,先是欧洲,然后是日本,现在尤其是中国,还有印度、俄罗斯、巴西、韩国等,创造了“一个多极世界,其中的许多国家都有独特的‘例外之处’”。

扎克·博尚在沃克斯新闻网站5月6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如今,它(美国例外论)几乎是不可能维持的。面对也许是冷战结束以来最重大的全球危机,美国证明了自己很一般,甚至不合格,这真令人郁闷。”

中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苏拉布·古普塔近日接受《参考消息》记者采访时说:“美国例外论没有消亡,它很活跃。问题在于,美国完全例外错了地方。在过去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从在伊拉克和利比亚的非法战争,到在全球金融危机中的悲惨失败以及事实上的投降,它例外错在了这些地方。”

古普塔说:“因此,美国对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例外’糟糕应对为什么应该让我们感到惊讶?从很大程度上讲,这些失败是它在冷战后傲慢自大的结果。”

“它有机会按照联合国缔造者提出的设想恢复多边体系。结果它反倒滥用‘单极时刻’,选择了‘我说了算’的道路,只在符合自身利益的时候把多边主义框架用作工具。”

美国应学到一点谦逊

《大西洋》月刊撰稿人尤里·弗里德曼5月14日发表文章指出:“从越南战争到全球反恐战争,美国例外论已经被无数次宣布死亡,但还是设法挺过了那些困难时期。有观点认为,美国没什么可以向世界其他国家学习的,此次新冠危机可能对这种观点构成了迄今为止最大的威胁。”

库恩说:“毫无疑问,美国政府的反应太慢,没有足够的中央权威来避免这场大流行灾难。但是,如果把这次明确失败视作领导地位即将垮塌乃至不复存在的导火索,那将是一种歪曲。”他还说,其他因素也在削弱美国的支配地位,包括内部政治分歧和外部联盟瓦解。

但他说,美国“有韧劲,得到了支持”,例如大多数世界级研究型大学的支持,而且对全世界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才始终具有吸引力,“未来的美国政府可能会在国内和国际上采取不同的政策手段”。

库恩说:“没有理由认为,在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后,美国经济不会恢复以往的优势。有些政界人士对于美国在世界上的使命有一种过时和简单化的认识。对于他们来说,从此次大流行当中学到一点谦逊也许不是坏事。美国的理想应该是灯塔,而不是大棒。”(参与采写:本报记者葛雪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