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7 13:34: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吕品,1924年5月出生于江苏苏州,曾任辽宁省军区政治部主任。1939年4月入伍,同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曾参加新中国成立5周年庆典、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及盛大阅兵仪式、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的大阅兵。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吕品历任志愿军第50军149师政治部宣传科长、149师447团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政委等职,参加了第一、二、三、四次战役,获抗美援朝和平万岁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抗美援朝二级自由独立勋章、抗美援朝三级国旗勋章。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文/徐扬 赵洪南)

三八线以南,汉江南岸,白云山。

96岁的吕品,不知道多少次在梦里回到那个地方。

11个昼夜,从天到地全是火海。滚滚硝烟中,战友们的脸庞有些模糊,但他们的名字一个个他都能喊出来……

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吕品身经百战。在他心里,白云山阻击战是最为惨烈的战斗,也是最为光荣的战斗。

最惨烈的一战——“这就是火海战术”

满头银发,精神矍铄,双眼炯炯有神,说起话来洪亮高亢,刚过完96岁生日的吕品,给记者拿出了一件珍藏多年的胸标。胸标的正面印着“中国人民志愿军”,背面清晰可见“吕品”二字。

70年前,吕品在447团任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这支后来被命名为“白云山团”的英雄部队,1950年10月入朝作战,1951年1月在汉江南岸打响了白云山阻击战。

白云山,位于汉江南岸,是汉江防线的咽喉要地,左翼为光教山,右翼为帽落山,互为依托,可以控制从水原通往汉城的铁路以及两条公路。敌人气势汹汹扑来,遭遇志愿军的英勇阻击。

“炮弹炸翻了土地,我们说不准你侵犯;大火烧红了山岩,我们说不准你进前。英雄昂立在山巅,英雄的鲜血光辉灿烂……”这首由刘白羽作词、郑律成作曲的《歌唱白云山》,吕品至今仍能哼唱。

在白云山阻击战中,447团与敌激战11个昼夜,取得了毙、伤、俘美军1400余人的辉煌战绩,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为主力部队争取了宝贵时间。

“与阵地共存亡——这是我们团最响亮的口号!”吕品说,“全团防御战线正面迎敌9公里,纵深6公里,面对的是敌人的王牌部队美军25师——这是一场硬仗。”

“阵地丢了再夺回来。我当时听到师长反复下的一个命令:‘夺回来!夺回来!夺回来!’”老人瞪大了双眼,背挺得很直,“敌人用火海战术,妄图让我军退却。”

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生死较量:志愿军没有制空权,敌人的飞机像乌鸦一样,一群一群飞过来狂轰滥炸,山上的树干都被烧焦了;地面上我们一挺高射机枪都没有,一门高射火炮也没有,没有任何对空的火器,敌人成吨成吨地倾泻着重磅炸弹、凝固汽油弹。

“这就是火海战术。”老人说,先是飞机轰炸,接着炮火覆盖,后来是坦克冲击。“汽油弹爆炸后,飞溅到身上,扑都扑不灭。”

敌军仗着机械化装备,每天发动数十次冲锋,妄图夺取白云山。而447团就像一颗钉子,死死地铆在白云山上。

战士倒下了,班长倒下了,排长、连长……鲜血与牺牲,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知道什么是粉身碎骨吗?”吕品声音开始颤抖起来,“我们五连副连长代学友,被敌机的重磅炸弹炸死了,战士们想去找他的尸体,但连拳头大的肉都找不到了……”

那年冬天特别冷,汉江都冻住了。天寒地冻,战事紧张,没办法掩埋战友的遗体。“挖不动地,只能把战友埋在雪里,堆起一个个‘雪坟’。”

在吕品的记忆里,安葬最好的一个是何常龄烈士。在白云山阻击战争夺兄弟峰的战斗中,19岁的何常龄中弹牺牲。几名战友在白云山下找到一个菜窖,铺上了几层草垫子,用白布裹住何常龄的遗体,盖上了两件大衣,就这样将他葬在了异国他乡,也没有留下墓碑。

“对不起他们啊。”老人眼含泪水,声音嘶哑,“为了胜利,牺牲的战友们会原谅我们的……”

69年前新华社发自汉江前线的一篇电讯稿记录了这场阻击战的一个片段:某团二营营长孙德功、教导员杨明率领全营指战员坚守军浦场东南白云山突出阵地与美国侵略军反复冲杀,激战四昼夜,该营每日冒着敌机十余架轮番轰炸扫射和敌人炮火的轰击,仍坚决地守住阵地。

“现在国家繁荣昌盛,人民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战友们,你们安息吧!”老人含着泪,抚摸着心爱的志愿军胸标。

资料图片:2020年7月,吕品在沈阳家中。(杨青 摄)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