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4 08:57:5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1984年7月,在五角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当中国国防部长张爱萍介绍到时任空军副司令员的王海的时候,在座的美国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上将上前握住王海的手说:“你就是那个朝鲜战场上的王海?我当年在朝鲜战场上就是被你打下来的。”诧异的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王海,他微笑着说:“如果你们再来进攻我们,我还要把你打下来。”

参考消息网9月24日报道 (文/梅世雄)

2020年8月2日,又一位将星陨落——这天上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原司令员王海上将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消息传出,人们表达深切惋惜之情,沉痛悼念这位在抗美援朝战场打出国威军威的空战英雄。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陈列着王海当年驾驶的米格-15歼击机。机身上绘有9颗红星:5颗空心的星代表击伤敌机数量,4颗实心的星代表击落敌机数量。

初试锋芒:带队击落敌机自己并不满意

1950年6月,中国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四混成旅在南京正式成立,这支部队集中了当时空军的所有战斗力,王海进入该旅。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二年。经过5次战役,志愿军地面部队已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打到“三八线”以南,并将战线暂时稳定在这一地区。但并无诚意的对手一边开始停战谈判,一边发动新的攻势,企图凭借空中优势取得军事和谈的有利地位。

肩负着党和祖国人民的期望,1951年10月,25岁的飞行大队长王海率队飞抵安东(今辽宁丹东)浪头机场,到了硝烟弥漫的战争前线。

刚刚入朝,王海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当时,人民空军刚组建不久,飞行员平均年龄仅20多岁。王海和他的战友们的飞行时间平均只有200多小时,驾驶喷气式战机飞行还不到20小时。甚至有相当数量的飞行员在上战场前,还没用实弹开过炮。

此时,在朝鲜天空上横行的美国飞行员,大都参加过二战,“喝”过成千上万吨航油,是飞过上千小时的空中“老油条”。

王海生前曾回忆,由于缺乏实战经验,一连几次空中战斗都是乘兴而去,空手而归,不但没打上仗,连敌机的影子也没发现。

那段时间,王海心急如焚,夜夜睡不好觉,脑子里整天想的就是敌机、空战、攻击。为了找出原因,一有时间,他就组织大家研究分析。通过精心的研究摸索,症结终于找到了,大家期盼着新的战斗到来。

1951年11月9日,王海率队再一次升空作战。上午9时44分,地面指挥所通报:发现平壤以南有8架美空军F-84战斗轰炸机在盘旋活动,然而当我机群飞至战区后,发现美机已经返航,失去了交战的机会。

“正当我们调转机头返航时,又接到地面指挥所通报,前方40公里处敌一架FMK-8型飞机在活动。”王海在回忆录中写道,“经请示带队长机允许,我率本大队焦景文、周凤性、刘德林等人驾机向前方飞去。眨眼之间就飞到了敌机活动的空域,一眼就看到了那架敌机。”

这是一架敌空中侦察机,正在进行战斗巡逻飞行。

王海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集中优势兵力,实施大速度勇猛追击,一下子追出100多公里,终于在镇南浦上空追上了敌机。我随即对准敌机尾部按动炮钮,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向敌机开炮,把满腔怒火和着炮弹一起向敌机射去。咚!咚!咚……一串串炮弹拉出一条条光线直扑敌机,眼看着敌机中弹负伤晃来晃去,就是不往下掉。我又急忙按动炮钮,却听不到炮弹出膛的声音,原来是炮弹打光了。”

“你们攻击!”王海一面退出攻击,一面指挥后面3架飞机开炮射击。

跟在王海后面的焦景文和周凤性听到命令急按炮钮,不一会儿,炮弹一泻而光。但这架伤痕累累的飞机仍摇摇晃晃拼命向其老巢飞着。就在这时,刘德林急忙跟上来,对准敌机接连开炮。他一会儿绕到敌机左边开炮,一会儿又绕到敌机右边开炮,一会儿绕到敌机尾部开炮,把敌机当做活靶子打。

刘德林返航着陆后,王海和战友们过去异口同声地问:“打掉了没有?”他拳头一挥说:“嘿,真过瘾!我眼瞅着它拖着火焰掉了下去。”

王海并没有因初次取胜陶醉,相反,他对这次空战并不满意。回到飞行员休息室,他在飞行记录本上写道:“这次空战的教训,首先是攻击时不是有掩护、有攻击地进行射击,而是轮流射击,形成了‘车轮战’的攻击方法。其次是不注意节约弹药,在攻击的四人中,三人都把炮弹打光了。第三是谁攻击完谁走,本来是可以继续佯攻相互掩护的,但我们没有这样做。”

王海意识到,空中格斗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空中战士仅有勇敢不怕死的精神是不够的,还要熟练掌握技术和战术,才能更有效地打击敌人,以小的代价夺取大的胜利。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