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7 15:27: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作为一名文艺兵,田光秀自豪地说:“我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唱响了歌声,战壕就是我的舞台。”

参考消息网11月17日报道 (文/张博群)

“最近这段时间,媒体刊发了许多有关抗美援朝的报道,我每篇都一字不落地看,看一次哭一次啊。”记者到访时,84岁的田光秀老人正戴着眼镜,眼睛紧贴着报纸,认真读着。老人把每篇报道都单独抽出来,装订在一起。记者翻开这一厚摞报纸,上边满是批注和泪渍。

作为一名歌唱家,田光秀自豪地说:“我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唱响了歌声,战壕就是我的舞台。”

“再艰苦也要笑着唱歌”

田光秀1949年参军时还不满13岁,是第四野战军中南部队艺术学校招收的年龄最小的学员。学习半年多后,她被分配到驻扎在河南漯河的第39军,成为一名文艺兵。1950年秋天,部队正准备南下剿匪,却突然接到了北上通知,开赴东北。

“当时太小了,才14岁,什么都不懂。再加上我是湖北人,开会时讲的北方话我都听不太懂,我只知道部队要去朝鲜打仗。既然大哥哥大姐姐都去,那我也要跟着去。”

1951年2月,田光秀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初到朝鲜,她就被眼前的惨烈景象所震撼。来迎接他们的老战士热泪盈眶地握着他们的手说:“我这双手刚刚掩埋了战友们的遗体啊。”

此情此景,更加激发田光秀内心对侵略者的痛恨,她恨不得自己也能上阵杀敌。指导员告诉她:“歌声就是文艺兵的武器,你把歌唱好了,鼓舞战士们英勇杀敌,也是为打仗作贡献。”

抱着这份杀敌决心,田光秀苦练唱功。“我一想到美国鬼子的暴行,我的歌声就越唱越激昂,越唱越振奋。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但是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给战士们唱歌时总是一张笑脸,我要给战士们传递必胜的信心。”

战场上没有舞台,她就深入前线,到战壕里、防空洞里给战士们唱歌,两年多的时间里她走遍了全师每一处阵地。

A 3 1

资料图片:1951年田光秀在朝鲜。(受访者提供)

“我给大家哼首曲子行吗?”

1952年6月,师首长派宣传队前往上浦房东山无名高地,又称“老秃山”,慰问前线战士。临行前,首长特意叮嘱,要慰问到每一个战士。田光秀等一行8人带着手雷、手榴弹和演出用的乐器出发了。临近中午,他们一行人走到驿谷川渡口时,被美军的炮兵校正机发现,炮弹击中了他们乘坐的简易小船。一位战士头破血流,一位战士的腿被打断。

当天晚上,走了一天的宣传队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在连队坑道里开起了联欢会。坑道外边的轰炸声此起彼伏,战士们开玩笑说,这是我们的开场锣鼓。独唱、对唱、快板、相声、二人转,宣传队员们使出了浑身本领,田光秀的一曲《王大妈要和平》更是赢得了阵阵掌声。

“战士们看到我们别提有多高兴了,像过年似的。一位战士高兴地蹦了起来,脑袋都撞到坑道上了。”

在连队前方还有一个暗火力点,那是战场的最前线,距离敌人仅50米,被称为“敌人鼻子底下的一颗钉子”。为了宣传队的安全,演出结束后,前线部队的连长本不想让他们前往暗火力点,而是安排他们直接返回师部。但是,宣传队员们说:“首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慰问到每一个战士,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怎么能走呢?”

就这样,第二天深夜,在通讯员的带领下,田光秀一行人翻山越岭摸着黑来到了暗火力点。“我们当时走岔路了,差点走到敌人的阵地去。”这个暗火力点不足5平方米,一共有3位战士驻守,由于空间狭窄,战士们都站不起身,只能弯腰猫在坑洞里。这3位战士已经驻守了8天8夜,困了就只能把军大衣铺在地上眯一会儿,由于天气潮湿,坑洞壁上还在淌水,地上的军大衣都能拧出水来。

一位宣传队员刚拿出胡琴,一位战士赶忙拉住他的手,向上努努嘴,轻声说道:“我们这儿离敌人太近了,不能出声。你们不用给我们演出了,你们能来看我们,尤其是这么小的女同志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们就已经很感动了。”

看到战士们发红的眼圈和艰苦的战斗环境,田光秀蹲在地上拽了拽一位战士的衣角说:“副班长,我小点声,给大家哼一首曲子行吗?”看到田光秀诚恳的目光,副班长点了点头。田光秀压低了嗓音,哼了一首《慰问志愿军小唱》。

唱完歌后,宣传队把从师部带来的手榴弹交给了战士们,手榴弹上边贴着红纸,红纸上是师首长亲笔写的“让它在敌人群里开花”。战士们握住田光秀的手说:“请宣传队的同志转告师首长,我们一定不让敌人安生!”

在这次慰问后的20天左右,志愿军发起了战斗,一举夺取了老秃山。

“为战士们我现在还能唱”

当翻看老照片时,一张田光秀胳膊缠着绷带演出的照片吸引了记者的注意。田光秀说,那是在一次慰问演出途中,爬山时不小心摔了一跤,树枝直接插进了胳膊里,鲜血直流。同志们都劝她歇一歇,但她硬是咬着牙缠着绷带为战士们唱歌。

在战场上,长期没法洗澡,田光秀的两条大辫子里长了好多虱子,战友们笑称是“革命虫”。有时候痒得实在受不了,田光秀就拿农药666粉往头发上撒。

1953年停战后,田光秀随部队回国,其后一直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1975年,她被查出患有乳腺癌,但她仍坚持带病慰问基层连队。1976年唐山地震,她写下血书向部队领导请战,第一时间参与赈灾工作。

谈到这些,田光秀说:“我们战士是最可爱的人。战士们爱我,我也爱战士们,如果让我为战士们唱歌,我现在还能唱!”

A 3 2

资料图片:田光秀(右)与老伴朱贯中(左)。(张博群 摄)

【人物简介】

田光秀,女,193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1949年9月考入第四野战军中南部队艺术学校,1951年2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第39军115师宣传队队员,立个人三等功两次,集体三等功一次。1953年停战后回国,其后一直在部队从事文艺工作,1984年离休,离休前系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前进歌舞团歌唱家。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