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09 10:35:2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丹尼尔·拉塞尔近日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分别对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予以评价和展望。他表示,拜登不会反对在与中国在一些领域展开竞争的同时,在另一些领域合作。他不会不尊重中国,也不会仅以意识形态为由来蓄意激怒中国。这与过去四年会有所不同。他希望中美双方都能抓住机会使双边关系重回建设性轨道。

参考消息网12月9日报道(文/刘品然)

美国智库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主席丹尼尔·拉塞尔近日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分别对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予以评价和展望。他表示,相比于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上会更具组织性和战略性,可以接受在与中国竞争的同时寻求合作,同时不太会蓄意制造议题激怒中国。他希望中美双方都能抓住机会使双边关系重回建设性轨道。

拉塞尔曾在奥巴马政府先后担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国务院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曾陪同时任副总统拜登出访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

特朗普对华政策缺乏实质成果

《参考消息》: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即将结束,您如何评价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

拉塞尔:说来话长,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是否是真正的战略?这个问题可以有多种解读。美国政府确实制定了战略,有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等等,但一个政府的政策行为经常与既定战略不符。特朗普政府就是如此。

特朗普政府利用贸易战在对华关系中获得了一定的筹码,这是奥巴马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时未能实现的。但他也为获得筹码付出了巨大代价,他的一些言行惹恼了中国人民,关税伤害了中国经济,但关税最终由美国消费者、零售商和纳税人来承担。

我不认同特朗普政府获得筹码的方式,但在国际关系,尤其是中美关系中要获得筹码并非易事。特朗普政府的失误在于,尽管他手握筹码,但他没有利用筹码解决任何问题。他纠缠于双边贸易赤字而没有试图去解决中美经济关系中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除关税之外,他还用种族主义言论无端指责中国人民。

特朗普对华政策另一个错误在于他为了竞选连任而放任手下的鹰派发表那些仅仅为了让中国难堪、而非解决问题的言论。例如,副总统彭斯在一篇演讲中的一些观点虽然获得部分美国人认同,但演讲并没有给出哪怕一个建设性的建议。我认为,未能诉诸行动去解决中美关系中的问题是特朗普对华政策的最大错误。

拜登将强调竞争与合作并存

《参考消息》: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在处理对华关系上会有怎样的不同?

拉塞尔:拜登政府从特朗普政府手中继承了加征的关税以及美国政府、国会和商界对中国的疑虑甚至敌意。以我对他的了解,拜登在外交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上都颇具组织性和战略性。政策的执行层面非常重要,在特朗普政府的四年中,我们见证了政策的混乱、草率和反复,这在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中不会出现。

另外,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拜登不会反对在与中国在一些领域展开竞争的同时,在另一些领域合作。他不会不尊重中国,也不会仅以意识形态为由来蓄意激怒中国。这与过去四年会有所不同。

但我也需要指出,拜登是美国利益的捍卫者,他将成为一个有力的竞争者,而不是“老好人”。我陪同他参加过与中国领导人的会晤,他不会为了制造摩擦而做出决策,但他会在言行上直截了当,哪怕一些决策不受中国欢迎。

不会为了惹怒北京打“台湾牌”

另一方面,拜登的对华政策将取决于中国。从拜登政府过渡期开始到新政府就任后初期,中国每项政策对于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形成都会起到重要作用,尤其是在目前美国国会和社会一些方面对中国存有怀疑甚至敌意时,这些因素都会在拜登的决策中有所考量。

《参考消息》:在具体问题上,如台湾问题、科技竞争以及地区热点问题上,拜登政府可能会持什么立场?

拉塞尔:我确信拜登没有兴趣将台湾作为对付中国政府的武器,他不会为了惹怒北京而打“台湾牌”。

但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一些政策或许会不受中方欢迎,但那些决策并不是为了要制造难题使中国政府难堪。

拜登在科技问题上的立场是,相比于封锁中国,美国更需要加大投入以超越中国。他希望美国比中国在科技上更出色,比中国先找到问题的答案,比中国生产出更好的产品,而不是阻碍中国发展。他的思路是竞争,而不是遏制。但他有责任要确保竞争的公平,以及保护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保证相关的规则能得以维护。此外,他相信中国在医疗科技、人工智能方面取得的进步可以对两国的共同利益作出贡献。

拜登在处理朝核问题上有丰富的经验。首先,我认为他不会像特朗普一样被朝鲜轻易地摆布;其次,我相信拜登不会无视如中国、韩国等有关国家的合理利益和立场;此外,我认为他不会对朝鲜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行为坐视不管。在政策上,我认为拜登会遵循3个D:防御(Defense)——保护我们自身和盟友,威慑(Deterrence)——确保朝鲜明白一些行为会带来巨大风险,外交(Diplomacy)——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展开协调和讨论。美国会和朝鲜开展外交吗?我不确定,这取决于朝鲜的行为。

《参考消息》:拜登和他的外交团队都表示会与盟友合作应对国际挑战。近来也有将美、日、澳、印四边机制朝正式化方向发展的呼吁,这会在拜登政府期间有所突破吗?

拉塞尔:拜登想要打交道的不仅仅是美国的盟友。他相信外交的力量,这其中涉及的不只是盟友,而是哪些国家和我们持相同意见、哪些国家可以和我们合作。从这点上看,中国不会被排除在外。相比于特朗普,拜登对待盟友会有更多的尊重,他不会以“搭便车”来称呼盟友,也不会以撤军相威胁,但他也会期望盟友能分担更多。

美、日、澳、印四边机制不是什么“神秘组织”。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在政治、经济、安全、社会和战略领域一直保持紧密关系,但印度在历史上持不结盟立场,它不是美国的条约盟国,并且美印经贸关系也非常复杂。近期中印关系的紧张为四边机制赋予了新的内涵,印度参与四边安全机制的兴趣进一步提升,这是四边机制正在发展变化的原因,这种变化不会来自美国,也不会来自拜登政府。

中美需要有解决分歧的魄力

《参考消息》:您和拜登外交团队中不少人曾经共事过,应该非常熟悉,您如何评价他们?

拉塞尔:拜登拥有一个实力强劲的团队,他们在外交政策上很有经验,也非常了解亚洲,此前很少出现一个职位上能有多位非常有竞争力的候选人的情况。无论是安东尼·布林肯、杰克·沙利文还是库尔特·坎贝尔,他们都非常出色。

但我认为比谁担任什么职务更重要的是,拜登不仅有能力吸引人才,更重要的一点是拜登会听取他们的意见,赋予他们权力。而在特朗普政府,蓬佩奥、蒂勒森、莱特希泽,没人知道他们是不是真正代表特朗普。

我不认为中美关系中的关键问题会被布林肯或坎贝尔的意见左右。所有问题都会摆在台面上予以讨论研究,在总统的指引下,会通过一个公开、合理的程序形成政策和战略。

《参考消息》:在中国和美国,不少人对中美关系的前景持悲观态度,您觉得两国关系在拜登政府时期有回到正轨的机会吗?

拉塞尔:我认为拜登当选总统或许是中美关系最后的喘息机会。两国有很多事项需要完成和弥补,没有再犯错的空间,我们不能错失或浪费这一机会。相比四年前,两国现在要想回归双边关系的建设性轨道来应对共同挑战的愿景有挑战性,并不能确保实现。

为此,两国都要付出非凡的努力,作出正确判断和谨慎行事,但最重要的是需要有解决真正分歧的魄力。中美需要在公共卫生、气候变化、打击恐怖主义以及核不扩散领域合作,但合作还不够,两国都有对方伤害自身利益的负面清单。如果双方没有魄力去尝试解决这些问题,恐怕两国难以真正抓住这个机会,这对两国和世界来说将会是一个灾难。

丹尼尔·拉塞尔

2015年6月,在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时任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出席记者会。(殷博古 摄)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