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8 14:06: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冈比亚很少有人有机会到他们眼中的神秘东方——中国——去走一走、看一看。但通过与一批批医疗队接触,我想他们会更了解万里之外的中国和中国人。”

6.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赴冈比亚内陆地区巡诊
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赴冈比亚内陆地区巡诊(辽宁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提供)

参考消息网1月18日报道(文/徐扬 李铮 高爽 邢建桥)

1月10日,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队长梁松年和其他9名队员结束了在西安的集中隔离生活,回到阔别一年半的家乡沈阳。

“医疗队2019年夏天从沈阳出发前往冈比亚,18个月的热带生活已经让我短暂忘却了家乡深冬的寒冷。”梁松年说。2019年6月20日至2020年12月20日,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在受援医院简陋的条件下,完成了冈比亚首例介入手术、协调组建内镜中心,还利用中国传统针灸为当地居民祛除病痛…… 

“医疗队已经成为中冈友好的一张名片。”医疗队队员、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金迪说。

当地医疗条件极其落后

41岁的梁松年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放射科医生,有着15年从业经历的他在国内接触过大量病例,也遇到过各种复杂情况。但抵达冈比亚后,当地落后的医疗条件还是令他感到震惊。

“我们的受援医院冈比亚共和国爱德华·弗朗西斯·斯莫教学医院是当地唯一的大型综合性教学医院,整体情况比较落后。尽管这里有全国公立医院唯一的CT和磁共振成像(MRI)设备,但十分老旧,经常罢工。”梁松年说,在当地,内科看病靠医生经验、外科看病靠开刀探查是一种常态。

更糟糕的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冈比亚于2020年3月出现病例,7-8月疫情达到高峰。“令我们忧心的是,最开始医院里基本没人戴口罩。”梁松年说,当地民众包括医务人员对新冠肺炎疫情知之甚少,市场也不能满足口罩供应。

面对复杂的情况,作为队长的梁松年暗暗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前两批医疗队为我们到冈比亚开展工作打下了基础,出国前大家还在国内接受了3个多月规范的岗前培训。队员学科分布很均衡,还增加了消化内镜、介入放射、脊柱外科等专业的医生。按照受援医院各科室需求,国内捐赠了大量医疗药械,产科医生、麻醉医生还自带了便携式超声及可视喉镜……这些都有助于我们在当地迅速开展工作”。虽然困难重重,但医疗队随时待命诊治的信心却更加坚定。

1.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队长梁松年会同当地医护为患者会诊
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队长梁松年会同当地医护为患者会诊(辽宁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提供)

抢救出生仅8天的新生儿

说起最难忘的一次诊疗经历,梁松年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去年8月,医疗队迎来抵达冈比亚后第一个3天小长假。放假前两天,梁松年接到了普外科医生张小薄的会诊电话。他们要面对的病人是一名出生仅8天、体重1.2公斤的新生儿,初步诊断是先天性十二指肠闭锁。

“即使在国内,低体重新生儿的手术也具有很高风险。更严重的是,我们的受援医院缺乏先进的设备和药品,连术前检查都只有血常规一项。”梁松年说。患儿面对的第一重难关是麻醉,当地医院适合小儿麻醉的药物已经很少在中国使用,当时还缺乏能做小儿麻醉的呼吸机。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医疗队马上连线国内医院组织会诊,最终结合爱德华医院的医疗条件给出了详细的麻醉方案。

第二天,手术准备就绪。“我从患儿母亲手中接过了这名新生儿。这是我从事麻醉工作12年以来接手过的体重最轻的病人,手上似乎感觉不到重量,但心里却很沉重。”医疗队成员温超说。

手术进行了2个多小时,为保证患儿术中体温稳定,医疗队关闭了手术室空调。那时正值冈比亚的雨季,天气闷热,室内温度超过30摄氏度,医护人员都大汗淋漓。

手术结束15分钟后,当医生拔出气管导管,患儿发出啼哭声,“那种心情,比放假休息开心百倍。”梁松年说。

中医成冈民众眼里的“China magic”

第三批医疗队中还有一位中医。“在冈比亚开展中医诊疗并不容易,由于中药材不能进口到当地,我的工作主要以针灸、拔罐等物理诊疗项目为主。”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医生金迪说。

细细银针背后也有温情故事。“我接手的第一例本地患者是一名50多岁的产科医生,他饱受双膝关节疼痛数年。”询问病史和查体后,金迪采用传统中医针刺疗法为患者进行了治疗。

“谢谢你医生,我要为你祈祷!”金迪从异国医生同仁那里听到这样一句感谢,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经过治疗后,他已经可以自如行走。想到他能以健康的体魄继续投身诊治工作,我也很开心。”随着诊治的患者增多,金迪的中医针灸技术被当地居民称为“China magic”。

据统计,中国(辽宁)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在常规医疗援助工作中,完成总诊疗4080人次,手术467例,危重症抢救170人次,针灸1130人次,麻醉89人次,超声检查205人次,先后3次赴内陆偏远地区巡诊义诊。

当地民众和患者非常尊敬中国医疗队。在他们眼中,这些衣服上绣着五星红旗的医生诊疗技术高超,不求任何回报。疫情期间,医疗队每天进入医院时要接受安检,面对中国医生,医院保安会起身敬礼,帮着开门。金迪说:“简单的举动展现出当地人对医疗队的情谊。”

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按照计划,第三批援冈比亚医疗队应于2020年7月回国,但受疫情影响,回国时间被延期到2020年12月20日。为保证援助连续性,中国(辽宁)第四批援冈比亚医疗队于2020年11月8日出发,与他们同行的还有由9人组成的中国(辽宁)援冈比亚抗疫医疗队。

梅塔·巴是一位接受了抗疫医疗队帮助的患者。去年11月,她因核酸检测呈阳性入院治疗。回忆起抗疫医疗队陪她度过的时光,梅塔·巴有些激动:“我每次因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治疗的时候,总能看到中国医生的身影。他们是伟大的人,我希望冈比亚政府继续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从这些宝贵的援助中受益。”

冈比亚外交部长马马杜·坦加拉对中国帮助冈比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做出的努力非常认可。他说,正如2020年6月举行的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的成果所表明的那样,中国已经为后疫情时代中非合作指明了方向。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妇产科副教授郭权是第四批援冈比亚医疗队队员,如今在当地开展了2个多月工作。“在我们之前,我国已经向冈比亚派出三批医疗队。所以我们对冈比亚的医疗现状、风土人情、工作生活状况都有所了解,陌生感少了,信心自然就多了一些。”郭权说。

3年多来,一批批医疗队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培育当地医疗力量,每名医生亲自带1至2名当地年轻医生,言传身教,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作为“妇科腔镜诊疗中心建设”项目的执行人之一,郭权负责指导当地医生开展妇科宫腹腔镜,指导去年在华参加培训的冈比亚学员进行手术实践,培养后续参与该项目的冈比亚医生、护士。

“冈比亚很少有人有机会到他们眼中的神秘东方——中国——去走一走、看一看。但通过与一批批医疗队接触,我想他们会更了解万里之外的中国和中国人。”郭权说。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