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7 13:48: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我认为华盛顿和北京的领导人有一个共同目标:创造和平稳定的条件,以使他们的人民能够追求幸福。”

参考消息网10月7日报道 美国中美印象网站8月27日发表题为《美中关系的过去、当下和未来:与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对话录》的文章,卡特认为中美两国皆渴望和平,也都在努力防止冲突。全文摘编如下:

“两国领导人有共同目标”

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戴维·法尔斯坦:卡特先生,美中关系如今明显处于一种与甚至短短几年前都大不相同的境况。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两国关系急剧恶化,这是否令你感到惊讶?

美国前总统卡特:美中关系近期处于多年来最低点。我希望在拜登政府时期双方关系能有所改善。

2019年1月,卡特中心举行为期3天的会议,以纪念美中关系完全正常化40周年。我们是唯一这样做的美国机构,这清楚地表明近年来双边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法尔斯坦:华盛顿已经形成一种两党共识,认为中国是美国最难对付的国家竞争对手,美国必须用调动“整个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应对。你是否同意这种说法?你认为中国的战略意图从根本上与美国的利益不相容吗?

卡特:美中贸易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关系之一。自从邓小平和我42年前共同决定实现双边关系完全正常化以来,两国皆获得无数好处。即使在竞争激烈的经济环境中,也存在共同增长与合作的空间。我们的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的政府需要保护这种重要的社会和经济联系。我认为华盛顿和北京的领导人有一个共同目标:创造和平稳定的条件,以使他们的人民能够追求幸福。

参考消息网10月7日报道 美国中美印象网站8月27日发表题为《美中关系的过去、当下和未来:与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对话录》的文章,卡特认为中美两国皆渴望和平,也都在努力防止冲突。全文摘编如下:

“两国领导人有共同目标”

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戴维·法尔斯坦:卡特先生,美中关系如今明显处于一种与甚至短短几年前都大不相同的境况。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两国关系急剧恶化,这是否令你感到惊讶?

美国前总统卡特:美中关系近期处于多年来最低点。我希望在拜登政府时期双方关系能有所改善。

2019年1月,卡特中心举行为期3天的会议,以纪念美中关系完全正常化40周年。我们是唯一这样做的美国机构,这清楚地表明近年来双边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法尔斯坦:华盛顿已经形成一种两党共识,认为中国是美国最难对付的国家竞争对手,美国必须用调动“整个政府”和“全社会”的方式应对。你是否同意这种说法?你认为中国的战略意图从根本上与美国的利益不相容吗?

卡特:美中贸易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关系之一。自从邓小平和我42年前共同决定实现双边关系完全正常化以来,两国皆获得无数好处。即使在竞争激烈的经济环境中,也存在共同增长与合作的空间。我们的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的政府需要保护这种重要的社会和经济联系。我认为华盛顿和北京的领导人有一个共同目标:创造和平稳定的条件,以使他们的人民能够追求幸福。

“中国减贫成功举世无双”

法尔斯坦:人权是当今美中关系若干存在严重争议的领域之一。美国目前是否有可能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有益接触,你认为哪种接触方式最有效?

卡特:在我与四代中国领导人的会晤中,我总是被告知,中国认为生存权以及生活得更好的权利比自由权更重要。中国在全国消除绝对贫困的成功努力举世无双。当人们摆脱物资匮乏和恐惧时,他们就可以开始着手解决更广泛的自由问题。我们应该本着接触的立场对待中国。在就人权问题与中国接触时,有必要保持耐心。

法尔斯坦:贸易也是两国关系中一个极具争议的领域。您认为我们的对华贸易政策需要作出哪些调整,以便为美国人民争取更好的结果?

卡特:围绕知识产权保护、强制技术转让、政府补贴和非关税壁垒的关切应该由两国政府加以解决,以便每一方都拥有面向两国商品的市场。把贸易问题武器化将有损两国公民的利益。目前的贸易战阻止了美国出口产品进入中国市场。

“我认为两国皆渴望和平”

法尔斯坦:你在多大程度上担心美中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你认为美中实际上能做些什么以将燃起战火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卡特:我认为两国皆渴望和平,也都在努力防止冲突。过去40年,曾多次出现可能导致冲突的局面,但美中两国领导人均把和平摆在首位。通过外交努力,任何危机都得以化解。

法尔斯坦:从上世纪70年代初到2017年左右,关于与中国接触对美国的价值和益处,美国国内曾存在长期的两党共识。例如,1979年你决定使双边外交关系完全正常化以及老布什后来为使美中关系保持在正常轨道上所做的努力均根植于一个信念,即正常、能发挥功能、健康和日益稳健的两国关系最符合美国的长期利益。许多人如今拒绝接受这一信念。你会对那些拒绝接受美中接触有利于美国这一观点的人说些什么?

卡特:1978年12月,当邓小平和我宣布我们的决定时,我们知道自己正在开启一个对两国来说充满机遇的时代。我自豪地目睹了这一决定随后带来的好处。在我看来,其中最重要的是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实现了40年和平。而在此之前的40年里,在该地区的无数次暴力冲突中,美国和中国都饱经苦难。

美国获益匪浅。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推动了我们的经济。新的就业机会被创造出来。旅游业蓬勃发展。中国货改善了普通美国人的生活。我们的高校迎来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和学者。我们的机构受益于中国研究人员的才华,而后者的留美经历影响了现代中国。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