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5 16:39: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陈年喜已经成为中国一种相对较新的文学体裁“民工文学”的最知名实践者之一。他的诗展现了矿山的寂寞、工友的死亡、现代生活与井下工作之间的距离。今年夏天,也就是他的第一部诗集出版两年后,他出版了一本散文集,名为《活着就是冲天一喊》。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1月13日发表文章《地下深处,一位中国矿工在辛苦工作中发现诗歌》,全文摘编如下:

在中国北方山区,青少年时期的陈年喜写下了他的第一首诗歌。30多年后,他正在追逐他的文学梦。他已经出版了数本受到评论界好评的书。他在宴会桌旁与知识分子交流。他到全国各地推介自己的作品,在书展和大学报告厅之间穿梭。

尽管如此,他常常发现他的喜悦被一种疏离感所冲淡。

51岁的陈年喜在宁波接受视频采访时说:“我不能完全抛下原来的生活。我也的确不知道如何参与这种新生活。所以,我真觉得自己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他正在宁波出席一个图书贸易展。

这种紧张关系根源于他所处的新旧环境之间的巨大鸿沟。在超过15年的时间里,他在中国各地的金矿、铁矿和锌矿劳作,白天引爆炸药,晚上在报纸上写诗。

陈年喜已经成为中国一种相对较新的文学体裁——民工文学——的最知名实践者之一。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增长,人们也日益意识到这种变化对人的影响,读者们越来越多地关注到诸如陈年喜等人的声音。他的诗展现了矿山的寂寞、工友的死亡、现代生活与井下工作之间的距离。今年夏天,也就是他的第一部诗集出版两年后,他出版了一本散文集,名为《活着就是冲天一喊》。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1月13日发表文章《地下深处,一位中国矿工在辛苦工作中发现诗歌》,全文摘编如下:

在中国北方山区,青少年时期的陈年喜写下了他的第一首诗歌。30多年后,他正在追逐他的文学梦。他已经出版了数本受到评论界好评的书。他在宴会桌旁与知识分子交流。他到全国各地推介自己的作品,在书展和大学报告厅之间穿梭。

尽管如此,他常常发现他的喜悦被一种疏离感所冲淡。

51岁的陈年喜在宁波接受视频采访时说:“我不能完全抛下原来的生活。我也的确不知道如何参与这种新生活。所以,我真觉得自己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他正在宁波出席一个图书贸易展。

这种紧张关系根源于他所处的新旧环境之间的巨大鸿沟。在超过15年的时间里,他在中国各地的金矿、铁矿和锌矿劳作,白天引爆炸药,晚上在报纸上写诗。

陈年喜已经成为中国一种相对较新的文学体裁——民工文学——的最知名实践者之一。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增长,人们也日益意识到这种变化对人的影响,读者们越来越多地关注到诸如陈年喜等人的声音。他的诗展现了矿山的寂寞、工友的死亡、现代生活与井下工作之间的距离。今年夏天,也就是他的第一部诗集出版两年后,他出版了一本散文集,名为《活着就是冲天一喊》。

这个书名源自诗歌《秦腔》。他在新疆一个矿山同工友们共唱了一夜秦腔后写下了这首诗。秦腔是陕西的一种传统戏曲。

陈年喜谈到希望填补中国文学和流行文化的空白。但他也担心自己受到局限,仅仅被人当成填补那个空白的作家。

陈年喜说:“肯定会有人把你看成一个不同寻常的人物:‘你来自底层,你的生活距离文学太远,你却写出了一点东西。’”

他坚持认为,他的作品应该根据其艺术特色、而不是他本人的艰苦背景来评判。

他说:“看看作品的文学价值及其社会性质。别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它。当把我们的作品与今天的主流文学进行比较,当涉及影响力或艺术性时,它们一点也不逊色于其他任何人的作品。”

他说,之所以选择诗歌,是因为诗歌长度较短,似乎是最适宜的写作形式。

他说,尽管他最终靠写作谋生,但他觉得越来越远离他的最初灵感了,那就是过去几十年的身体劳作。他还担心被贴上工人诗人的标签。

同时,在他所进入的那个光鲜亮丽的世界里,他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陈年喜回忆说,曾在上海的一次晚宴上遇到一位富商,这位富商宣称自己被纪录片《我的诗篇》打动了,现在他总是按时付钱给他的工人。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