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8 06:39: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我拥有一家视频制作、营销和活动公司。我想借此机会干点别的、自娱自乐,希望这一切能很快过去。”

参考消息网4月18日报道 西班牙《20分钟报》网站4月15日发表一篇观察报道,讲述了外国人在上海的“抗疫”生活。全文摘编如下:

2020年,来自西班牙的网络主播拉洛曾在上海经历过与西班牙情况截然不同的新冠疫情,他记得当时“没什么大不了”。

两年后,上海却正在经历自那以来最严重的一轮疫情。拉洛说:“我从4月1日就被隔离了,哪也不能去,一切都受到严格限制。”

拉洛住在上海长宁区,他表示,自己只能去倒垃圾,以及去接受定期核酸检测。而正是这些大规模的免费检测,决定了谁可以出门。

“如果你居住的大楼里有阳性感染者,你大约需要隔离14天;如果是附近楼里有阳性感染者,那你需要先隔离7天,再进行7天的健康监测。”他解释说。

尽管如此,相对于上海约2500万的庞大人口来说,感染数据并不那么令人担忧。

居委会负责帮助居民遵守当前严格的管控措施。每位居民都有一个二维码,包含其姓名和身份证件号码等信息。

拉洛说,在一些微信群里,人们自发组织团购食物,比如鸡蛋、蔬菜、面包、咖啡等。

已在上海生活4年的波多黎各人伊万跟拉洛住在同一个小区,他表示:“我知道有些人有不少抱怨。你必须每天在吃饭问题上花费大量精力。”不过,这几天情况发生了变化。“我认为情况正在好转,食品供应增加了。”伊万说。

参考消息网4月18日报道 西班牙《20分钟报》网站4月15日发表一篇观察报道,讲述了外国人在上海的“抗疫”生活。全文摘编如下:

2020年,来自西班牙的网络主播拉洛曾在上海经历过与西班牙情况截然不同的新冠疫情,他记得当时“没什么大不了”。

两年后,上海却正在经历自那以来最严重的一轮疫情。拉洛说:“我从4月1日就被隔离了,哪也不能去,一切都受到严格限制。”

拉洛住在上海长宁区,他表示,自己只能去倒垃圾,以及去接受定期核酸检测。而正是这些大规模的免费检测,决定了谁可以出门。

“如果你居住的大楼里有阳性感染者,你大约需要隔离14天;如果是附近楼里有阳性感染者,那你需要先隔离7天,再进行7天的健康监测。”他解释说。

尽管如此,相对于上海约2500万的庞大人口来说,感染数据并不那么令人担忧。

居委会负责帮助居民遵守当前严格的管控措施。每位居民都有一个二维码,包含其姓名和身份证件号码等信息。

拉洛说,在一些微信群里,人们自发组织团购食物,比如鸡蛋、蔬菜、面包、咖啡等。

已在上海生活4年的波多黎各人伊万跟拉洛住在同一个小区,他表示:“我知道有些人有不少抱怨。你必须每天在吃饭问题上花费大量精力。”不过,这几天情况发生了变化。“我认为情况正在好转,食品供应增加了。”伊万说。

拉洛认为,与2020年不同的是,“现在人们不再那么害怕病毒,不再有那种不确定性”。

从个人角度看,令拉洛烦恼的是工作。“我拥有一家视频制作、营销和活动公司。我想借此机会干点别的、自娱自乐,希望这一切能很快过去。”伊万则表示,他可以通过居家远程方式继续工作。

希望的空间还是有的。4月12日,上海部分地区的居民两周多来首次走出家门。

拉洛很乐观,他相信不出一个月,这种局面就会结束。他满怀希望地说:“据说这波疫情有望在5月结束。”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