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美报评新书《弗洛伊德:幻觉的形成》

2017-10-17 18:51: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读书时间 责任编辑:赵曼君

核心提示:文章称,面对一位常常似乎完全听凭潜意识深处行事的总司令,多读而不是少读一点弗洛伊德或许对我们大家更有益。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弗洛伊德:幻觉的形成》一书封面


参考消息网8月22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8月19日发表乔治·普罗赫尼克《弗洛伊德持久影响力的奇特之谜》的文章称,著名文学批评家兼弗洛伊德的长期审查员弗雷德里克·克鲁斯以一个重要问题开始他的新著:“如果弗洛伊德的事业及其影响已经得到充分认识,还有什么理由再写一部长篇传记?”这个问题尤其中肯,鉴于克鲁斯接下来指出,弗洛伊德的科学声誉这二三十年急剧下滑。

文章称,医学权威们普遍认识到精神分析学实验框架的缺陷及其对过时生物模型的依赖。美国主流心理学研究者几十年前就已经改弦易辙。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克鲁斯写道,弗洛伊德“注定将作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圣贤为我们所记忆”。他声称,当代学者和评论家对弗洛伊德的关注与莎士比亚和耶稣比肩。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谜题:弗洛伊德保有与史上最伟大剧作家和上帝之子同样分量的文化资本,尽管他创造的人类思维蓝图遭到科学的否定,而他发明的精神疗法在很大程度上也缺乏连贯性。

他创造“一场国际个人崇拜”?

克鲁斯说得不错,这个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研究,但他写的书却无关这个内容。《弗洛伊德:幻觉的形成》聚焦弗洛伊德本人:具体来说就是一个理想远大、喜欢沉思、师从天才导师的年轻科学家如何因为“狂乱的直觉”失去客观态度、掩盖错误并创造了“一场国际个人崇拜”。从实践角度,这化作一部700多页的著作,讲述弗洛伊德如何毁掉实验并且苛待爱人、朋友、老师、同事、患者而最终欺骗全人类。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说谎者、骗子、乱伦的猥亵儿童者、恨女者、拜金者、抄袭惯犯以及全方位的可怕疯子。

克鲁斯对弗洛伊德1884年至1900年犯下的种种错误的整合叙述是有价值的。这些材料之前几乎都有人作过叙述,但从未集成一部著作,而且克鲁斯使某些内容的细致性提升到新的高度。他以大量篇幅审视了弗洛伊德如何接受可卡因作为局部麻醉剂的效果,这一错误因为他给某家制药公司收费代言变得更为严重。克鲁斯还讲述了弗洛伊德师从法国著名神经病学家让-马丁·沙可的故事,后者被称作“神经病学界的拿破仑”,他有关歇斯底里症的理论(主要通过从科学角度令人怀疑的基于催眠开展的研究)深深影响了弗洛伊德如何理解这种在精神分析学历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的综合征。我们读到大量的重述,有关弗洛伊德早期病例处理中的各种扭曲,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多拉的病例。

如果克鲁斯以他认为弗洛伊德身上如此缺乏的客观态度来呈现自己的故事,这种集成的效果可能会更好。我们一会儿读到“弗洛伊德的愚蠢再上新高度”;一会儿读到“弗洛伊德任性的盲目达到顶峰”;一会儿又读到弗洛伊德如何沉溺于“对虚假权力的渴望”,并表现出“狂妄的自欺欺人”。

他结束了人们因欲而生的孤独

克鲁斯指责弗洛伊德对一般的心理状况、尤其是性兴奋采取过于机械的看法,断言弗洛伊德的种种成见使他无法理解“积极的性体验,其作用不仅在于生理分泌、器官震颤和排出体液,而涉及人的全身心,他们对尊重的需求在这种相遇中得以满足”。克鲁斯说,这种理解是“全人类本能知道的东西”。我们或许可以说,性和尊重的结合在某些文化里是一种可以传达的道德理念。但是,那些人口稠密、明显压迫女性的社会所提供的现有证据显示,有相当一部分人直觉地把尊敬和性满足分隔开来。

这种有选择地把人类理想化触及一个更深的问题。克鲁斯如此投入地要否定弗洛伊德在任何与心理分析相关理论的首要地位,同时针对如此大规模的研究却只提供了极少的社会历史背景,以至于读着他的叙述你很容易想象人类对性和心理的认识原本发展得好好的,直到弗洛伊德出现并且把大家抛入他病态执念构成的可怕地牢。斯特凡·茨威格对弗洛伊德之前的维也纳性生活的描述提供了不同的视角。“对跟身体或自然有关的一切事物的恐惧主宰着整个民族,从最顶层到最底层都染上狂暴的神经症”,茨威格在自传里写道。年轻女性“被家族牢牢控制,囚禁在密不透风的环境里,身体和头脑的自由发育都受到阻碍。年轻男子被迫掩饰和沉默,屈服于一种从根本上说无人相信也无人遵守的道德”。当时的观察者指出,这种社会模式的残酷在大西洋彼岸产生同样的毒害:新英格兰的礼教习俗戕害女性,并以病态的方式让男性陷入困惑。

弗洛伊德指出,性欲是一种普遍的欲望,有无穷无尽的独特目标,取决于个体的经验和记忆,他因此不仅使人们有可能把女性欲望看作与男性欲望同样强大或正当的东西,而且把性倾向的各种表现统一到一个连续共同体:就这一点而言,他的贡献无可比肩。弗洛伊德以此明确表达了根本的理论前提,那些把不同的性欲归结为遗传退化或可耻变态的专家因此不再能施加那么大的影响力。他的研究也使很多人不再因为自己最深埋的欲望和恐惧感到如此孤独和病态。

我们的精神世界仍然模糊不清

克鲁斯提出,弗洛伊德的很多理论在前人的研究中都有所预示。但是,哪个彻底改变规则的人物又不是如此呢?我们精神世界的很大一部分仍然模糊不清,甚至仍然不可思议;留心这些深层世界对我们的自我表象、我们的行为、语言、梦幻有什么影响可以使我们获益;我们有时会沉迷于自己儿时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甚至成年后再度扮演这些角色;我们的性倾向或许如同我们的情感和个体经历一样模糊多面——这些核心看法都要感谢弗洛伊德的著作。弗洛伊德既然已经事实上从身心健康诊所被驱逐出去,我们就变得不那么神经质了吗?这个有害的“幻觉”不复存在,再加上各种可靠的精神药剂和基于实验的认知治疗技术,我们就可以声称朝着比精神分析盛行时期生活的祖先更理性的精神状态前进了吗?事实上,面对一位常常似乎完全听凭潜意识深处行事的总司令,多读而不是少读一点弗洛伊德或许对我们大家更有益。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公安部放出“大招”:身份证将迎大变革 关乎
  2. 2出海记|港媒:中国中铁中标四个海外重大工程
  3. 3中国引进乌克兰军工漫谈:技术和人才比大运和
  4. 4外媒解读中国强军历程:武器技术突飞猛进 年
  5. 5迎头一棒!印媒忆述中国首次核试验如何“震动
  6. 6参考睿评|集体宣示反“独”促统,台湾统派迎
  7. 7反正美军最厉害?美媒评点人类史上6支最强陆
  8. 8俄媒称中国经济科技快速发展:中国令人信服地
  9. 9军情锐评:乌克兰航发在中国开花结果 天骄模
  10. 10英媒称中国将引领全球科技变革:“新四大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