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韩国演员东夏:我对表演常怀敬畏

2017-11-29 10:27: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黄莹莹 责任编辑:陈雪莲

核心提示:我一直很不能理解的是,人们为什么要在“演员”前面加上“有名”或“无名”这样的修饰语。

东夏
东夏 (资捃/摄)

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提起韩国演员东夏,可能很多人还很陌生。今年25岁的他其实出道已有9个年头,并出演过多部影视作品。不过,东夏真正受到关注,还是今年的事情。

在年初的KBS电视剧《金科长》中,东夏成功诠释了一个可爱傲娇的富二代形象,这令他出道以来第一次走在街上被路人认出并索要签名。紧接着,在SBS电视剧《奇怪的搭档》中,东夏饰演一个连环杀人犯,展现出了完全不同于前作的全新形象,演技也因此得到进一步认可。

最近,东夏在SBS最新水木剧《理判事判》(又译《铤而走险》《鱼死网破》)中饰演外号为“狗检”的都韩俊检察官,这也是他近10年表演生涯以来第一次担任主演。

11月20日下午,《理判事判》制作发布会结束后,东夏在首尔木洞附近的一处咖啡厅接受了参考文化的独家专访。一个半小时的交流中,东夏跟记者分享了他对表演的热爱与思考。这个25岁的大男孩,有着与其年龄不符的成熟。

跟东夏的对话从新剧开始。

《理判事判》剧照
《理判事判》剧照

从“杀人犯”变身“检察官”

参考文化:都俊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东夏:都韩俊是一个被称为“狗检”的检察官。不会遵从上司下达的不当指示,而是遵循自己的信念去行动。嫉恶如仇,一旦咬住犯人就绝不松口,但对家人、朋友和爱人都很温柔感性。

Q:你为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

A:都俊是一名检察官,虽然我很想学习一些法律知识,但是在短时间内要了解所有的法律知识并熟记法律用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还是从一些比较基本的方面着手,主要是研究和分析都俊这个角色的特点,比如他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这个人的思考方式和价值观等。

此外,我在几个月前刚刚饰演过连环杀人犯。不管怎么说,同一张脸、同样的声音在相似的环境下(审讯室和法庭),总难免会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了尽可能减少这种相似度,我在发型、着装、语气、走路姿势等视觉和听觉方面也特意做了一些改变。

Q:前一部剧中饰演连环杀人犯郑贤秀,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这次变身为检察官,有何感触?

A:这次的角色跟上次有了180度的转变,所以很多人都用了“变身”这个词。对于我来说,每个角色我都会全力以赴。郑贤秀是一个内心有着很深伤痛的人,当时我很投入这个角色,不过现在已经完全从郑贤秀中走了出来。当然忘记这个角色很难,走出这个角色的过程也很辛苦,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都韩俊这个需要去完成的新作业,这对我也一个新的挑战。

因为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多少会有一些担心,但我对自己很有信心。这并不是说我相信自己肯定比别人演得好,而是我相信自己肯定比其他人更努力,比其他人更热爱表演,我对自己的努力和韧劲有信心。

东夏在《理判事判》饰演检察官都汉俊
东夏在《理判事判》饰演检察官都韩俊

“无名期很长,但不觉得辛苦”

跟东夏交流的过程中,“谦逊”可以作为一个关键词。东夏在感谢大家对他演技给予肯定的同时,也一直强调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他说,近10年的无名期,令自己感受到并学到了很多。

Q:看你在六七年前的采访,能感受到那时的年轻气盛。现在的你也很年轻,但却给人很谦逊的印象。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才有了这样的变化?

A:(笑)并不是经历了什么特别的事情突然有了变化,而是一路走下来,想法一点点地变得不一样了。当时太小了,还不到20岁,那时自视过高,认为自己演技可好了,现在回想起来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些年见到了很多导演和前辈演员,跟他们一起工作,看到了自己有太多的不足,对自己的认识也有了改变。最大的变化是,我更加珍视和热爱表演了。

Q:近10年的无名期辛苦吗?是怎么克服并坚持下来的?

A:“克服”这个词主要针对很艰难的事物或过程,觉得辛苦才会去“克服”。我并不觉得辛苦,所以“克服”这个词不太合适。

我一直很不能理解的是,人们为什么要在“演员”前面加上“有名”或“无名”这样的修饰语。我真的很喜欢演戏,只要能演戏我就觉得很幸福。以前戏份不多,有时都没有台词。说实话我也想多说几句台词,演个戏份多点的角色。但时间长了,慢慢地我开始不再介意是主角还是配角、戏份多还是少、有没有台词,只要能有机会一直演戏,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我很珍视自己拥有的幸福,所以也不会觉得辛苦。

虽然心理上很幸福,但是实际生活中多少还是有辛苦的时候。其实我的家庭环境并不差,但父母很反对我演戏,所以不给我任何经济支持,没戏拍当然也没有收入。记得六七年前还在大学路小剧场里演话剧的时候,身上的钱只够买一盒泡面或者一张回家的地铁票。是填饱肚子跑着回家?还是饿着肚子坐地铁回家?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笑)。

Q:没有想过放弃吗?

A:“放弃”对我来说是无法想象的。那个年龄的人都没什么钱的,我的朋友们也一样,所以并没有觉得因此就要放弃。而我无法选择放弃,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虽然我出道不到10年,但是接触表演已经14年了。初中三年我一直在读表演学院,为进入“艺高”做准备。就在“艺高”面试一两周前,我在街上被陌生人袭击导致肾脏破裂而住院。从小到大,除了演戏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但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竟然遇到如此荒唐的意外。医生说如果我去参加面试,活下来的几率只有50%。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说服了父母,去参加了面试。不过因为身体根本就没法活动,所以最终还是落榜了。

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可能比一些其他想演戏的朋友对表演更执著,更加珍惜现在的机会,也更努力。

11月20日下午,韩国SBS水木剧《理判事判》在首尔木洞SBS电视台举行制作发布会。图为东夏与中国粉丝赠送的米花环合影。(AND ENT.供图)

11月20日下午,韩国SBS水木剧《理判事判》在首尔木洞SBS电视台举行制作发布会。图为东夏与中国粉丝赠送的米花环合影。(AND ENT.供图)

不应用“主角”“配角”给演员划界线

Q:现在有了主演电视剧的机会,心情如何?

A:至今我对自己担任主演这件事,还觉得跟做梦一样。我以为自己一辈子都只能演配角呢,真的。担任主演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为了获得名利,而是能有更多的机会和空间去表演。我真的是很喜欢表演,所以觉得很幸福、很感激。

Q:很多观众都觉得你的演技早就可以做主演,但以前却没有很多的机会,觉得很可惜。

A:真心感谢喜欢我的观众给我这样的评价,因为有了他们,我现在才能继续演戏,才能像现在这样幸福。

但是我完全没有“不演主角就很可惜”的想法。每一部影视作品都是热爱表演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共同创作出来的结晶。对于我来说,演主角只是让我能有多一点表演的机会。在一部作品中,每个演员只是分工不同,而不应该用“主角”“配角”来给演员们划出界线。幸运的是,我遇到的前辈和同僚中都没有这样“划界线”的人。

东夏(AND ENT.供图)
东夏(AND ENT.供图) 

“表演没有标准答案”

采访过程中,一提到表演,东夏就会不自觉地声调提高,眼神发光。此前东夏在不同的场合都曾说过,自己的目标是人们一提到“东夏”都会说“他是一个演技很好的演员”。交谈中,东夏多次强调自己是“演员”,而不是“演艺人”。

Q:今年通过几部作品,演技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成为人们口中演技好的演员”的目标似乎已经实现。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A:表演没有标准答案,没有一个人能定义什么叫“演技好”、什么叫“演技不好”。即使是德高望重的表演艺术家,也不会说“这样表演才是对的”,“就得按照这个语气、这个表情、这个动作来表演”。但是观众却能去评判一个演员的演技好或不好,这一点很有意思。

虽然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我真的很想听到观众说我“演技好”。我很感谢观众对我演技的喜爱和肯定,但是我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实现了第一个目标。因为演技没有标准的正确答案,我的努力也没有尽头,至今也从没想过第二个目标是什么。

Q:在你看来,演员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

A:两年前,我在拍摄电视剧《华丽的诱惑》。当时正在为拍一场祝贺场面的戏做准备,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父亲突发脑溢血昏迷,情况危急,让我立刻回去。但是我没有回去,而是在现场坚持拍完了那场从头到尾都笑着的戏。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只记得那天拍完后自己哭得很厉害。

有人可能觉得这是专业精神,有人可能认为这是不孝。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残忍的选择。现在让我选,我可能还是会选择先完成自己的拍摄工作。我讨厌做出这样选择的自己,但却又只能这样选择。

对于演员来说,有的时候内心再痛苦也不能表露出来。同时,由此带来的纠结和痛苦的记忆还会伴随一生。演戏对我来说是最幸福的事,可演员却是一个有时必须得承受痛苦和无奈的职业。

Q:对你来说,表演又意味着什么?

A:我对表演常怀敬畏。表演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用表演去表现那种没有限制、没有标准答案的事物,让我觉得很幸福。如果非要用一个事物来形容的话,表演就是我的心脏。我的人生目标,就是一直演戏,直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天。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打击范围大增!美媒称运-20加油机将改变亚洲
  2. 2印媒称北京新机场将是全球最大:登机口排一排
  3. 3美媒称中国研制新式发电系统 为高能武器上舰
  4. 4台生讲述赴陆发展心路历程:大陆人积极心态秒
  5. 5美媒称中国用量子物理学“接管”世界:未来属
  6. 6英媒文章:中国凭借制度和政党赢了美国
  7. 7调查显示日本人对钓鱼岛关心度下降 日媒解析
  8. 8美刊称中国隐形高空无人机意义非凡:造价低廉
  9. 9外媒称中国“双十一”引全球共振:225个国家
  10. 10非洲女博士谈在华真实生活:中国的开放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