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外媒揭秘克里姆林宫厨房:赫鲁晓夫吃得清淡 普京不挑食

2018-01-09 13:43: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俄媒称,俄罗斯联邦警卫局日前推出新书,向世人展示了克里姆林宫厨房的轶事。包括如做成火箭形状的面包、赫鲁晓夫特殊的酒杯以及各时期俄国领导人不同的饮食习惯等。

Кремль. Особая кухня
《克里姆林宫·特殊厨房》书封

参考消息网1月9日报道 俄罗斯连塔网1月6日报道称,俄罗斯联邦警卫局日前推出了限量版新书《克里姆林宫·特殊厨房》,很快便销售一空。书中既收录了文件秘辛,还包括这一全国最神秘厨房者执掌者的回忆文章。作者之一谢尔盖·杰维亚托夫担任局长顾问,本身是历史学博士,从工作人员的讲述中,可以窥见苏联及俄罗斯领导人工作、生活及休息时的一些出人意料的细节。厨师的姓名属于首度公开,他们无一例外都有军衔。

连塔网撷取其中精华,以飨读者:

由情报部门负责的厨房

特殊厨房并非20世纪的新产物。沙皇时代的御膳属于宫内大臣的主管范围,后者的职责包括执掌情报部门、负责皇帝及家眷安全。自1878年起,宫中开始对食物进行化学鉴定。若是皇帝在国内视察或是出访列国,通常会携带一些必需的食品。成本不在考量范围内,安全最为重要。

布尔什维克建立政权后,确保领导人的食物供应堪称最棘手的难题之一。1920年,为此专门在莫斯科郊外设立了戈尔基农场。不过,宴会长期被视为奢靡之风。直至20世纪30年代初,在克里姆林宫举行各类会晤、庆典、早餐会、午宴、晚宴才被习以为常。

30年代以及卫国战争期间,高加索餐尤其是格鲁吉亚菜系一直是克宫各类宴会当仁不让的主菜,霸气的胡椒浸白酒令外国贵宾倍感震撼。为克宫提供美味、健康尤其安全的餐食,成为情报部门的要务。自那时起,克宫厨房的所有厨师、服务生和其他人员皆有军衔,这一传统延续至今。

火箭面包

1956-1983年主理克宫厨房的阿列夫京娜·克林娜(准尉军衔)曾服务过赫鲁晓夫。她回忆道:“他们一大家子住在这里,工作不少。孩子们最先醒来,大约7点,我需要在此之前将早餐准备就绪。瓦尼亚的身体比较弱,所以得单独为他做营养餐;而后,总书记的儿女们也纷纷起身;最后出现的赫鲁晓夫本人。他早餐偏爱鸡肉饼加土豆泥,再配上点小油煎饼。香肠和奶酪也会随之摆上餐桌。他是喜欢美食之人,周末一定不能缺烘焙的面点,烤杏肉饼是他的心头好。有回我给全家做了一大盘苹果煎饼,但不了解总书记的习惯,即他的点心需要单独放入专门的带盖金属容器中,未想他一口气将整盘煎饼全吃光了。”

克林娜为克宫各类招待会的餐桌布置可谓殚精竭虑。不同餐会的主题各异,倘若是庆祝人类开发太空,桌上就会摆出特意做成地球仪形状的面包,并用食用色素绘出世界地图,“我还记得当加加林进入太空后,我用面包做了个火箭;当‘列宁’号核破冰船下水之时,我们甚至推出了立体的破冰船、苏联国旗、冰块甚至企鹅、鲸,主要原料为奶油”。

赫鲁晓夫的酒杯

据《克里姆林宫·特殊厨房》中的描述,人们或许会以为苏联的国宴上四处皆是开怀畅饮的画面,其实苏联领导人们大多只是举杯贴近唇部而已。

1965-1993年在克宫厨房担任首席指导的阿列克谢·萨利尼科夫(中校军衔)透露:“赫鲁晓夫有专门订制的酒杯,我们将它放在药箱里,作为必要之物随身携带。因为杯身的装饰图案,它看上去跟宴会使用的水晶酒杯无异,其实杯底和杯壁都要厚得多。容量为30毫升而非通常的50毫升。赫鲁晓夫通常不会一饮而尽,只略抿一口。执政后期,赫鲁晓夫一直在减少宴会上的饮酒量。一次我们去符拉迪沃斯托克,他叮嘱我在招待会时一定注意白酒不能上桌。我让服务员只送葡萄酒,将伏特加放在副桌,刻意用餐巾纸遮住。当地的党委第一书记走过来,找不到白酒,就训斥起服务员来,后者辩称是按我的吩咐做的。他便开始责备我:‘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有什么来头?’我很有礼貌地回答:‘请不要吼叫。您以为赫鲁晓夫来您这儿是喝伏特加而不是谈事的?您认为这是我本人的决定?他难道没有自己的伏特加喝吗?’”

获赠皮毛大衣作答谢

在访问苏联时,外国贵宾即便带足了食物,也通常会品尝俄罗斯美食。美国代表团赴苏时,带了菲律宾厨师和大冰箱随行,但临别前发现食品都没怎么动过。有人对克宫厨师的手艺赞不绝口,觉得应当以礼答谢。

1972-1997年供职于克宫厨房的尤里·波诺马廖夫(上尉军衔)回忆道:“蒙古国客人送过皮毛大衣、两三米长的麂皮、骆驼毛被子、皮夹克;捷克人会以波希米亚花瓶、茶具相赠;保加利亚人会留下李子露酒、西装面料。但我们当时最希望服务的是伊朗贵宾,因为有机会得到国王赏赐的、铸有其头像的6克重金币。这样的好运我碰上过两次。我对自己的努力受到尊重感到开怀,因而一直记忆犹新。”

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曾将波诺马廖夫邀至跟前,后者回忆道:“我忐忑不安,以为会被批评。他的翻译告诉我:‘别紧张。你送上过一款用梨做的甜品,水果勾起了他对家庭生活的幸福回忆。’卡斯特罗说,父亲出远门回家时,总给他和弟弟带梨。对年幼的菲德尔和劳尔来说,这不啻为真正的美味。这段回忆勾起他心底最温柔的情愫,所以他对我非常感激。”

“我担心活不下去”

越南之行对克宫厨师而言可谓艰难之旅,尤其是该国尚处于战争废墟当中,百废待兴。1976-2012年在克宫担任服务人员的阿纳托利·茹科夫(中校军衔)对那次出差印象相当深刻:“我们亲眼目睹了那里是如何做菜的……他们可以将冰块往地上一砸,摔碎后直接拣起来放入盛果汁的高罐中。为防万一,我们总是自带电炉。有一次我陪戈尔巴乔夫去越南出差,没有厨师随行也没有带食物,所幸第一夫人赖莎带了软干酪、牛奶还有一些扛饿的东西。到越南后,那里满目疮痍,人们都处于饥饿当中,缺衣少鞋,下榻的官邸蟑螂乱爬,没有厨房。因为要在那里12天,我担心活不下去。打开水龙头,肉眼就能发现里边有东西在蠕动,所幸随身带了不锈钢锅,用它烧开水,放凉后再烧一次,反复若干回。四处都有蚂蚁在爬,我们只能在桌子周围洒了一圈醋。”

并非养尊处优的老爷

阿列克谢·萨利尼科夫分享了他对克宫领导人的看法:“很多领导人并非养尊处优的老爷,所以在某些问题上崇尚节俭。赫鲁晓夫就喜欢清淡饮食,少吃油腻。他偏爱乌克兰红菜汤配厚饼。外出狩猎时,他会请同行的波德戈尔内熬农家浓汤,将黄米跟切成大块的土豆、肉放进去。”

总体来说,苏联及俄罗斯的历届领导人并非异域美食的拥趸,他们都忠于自己的俄罗斯胃。在吃方面最为挑剔的大概要属主管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原因是罹患糖尿病。戈尔巴乔夫很喜欢吃烘焙的面点,但赖莎认为这会增肥,随后叫停。叶利钦虽然身形高大,其实饭量挺小,对炸土豆配蘑菇加洋葱情有独钟。

现任总统普京在饮食上从不挑剔,崇尚简单。他上回邀请记者参观私厨还是6年前。他的早餐是奶渣加蜂蜜、鹌鹑蛋、甘蔗汁配辣根。当然,饮品不是他亲手榨取的,这都是克宫厨房的活。(编译/童师群)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一个日本“90后”在深圳的呐喊:大叔们醒醒,
  2. 2外媒提醒俄罗斯和欧洲小心:中国力图主导全球
  3. 3境外媒体:中国新国产航母比辽宁舰更先进 最
  4. 4台湾“新南向”关门大吉 台媒叫好:日韩都在
  5. 5境外媒体:习近平视察71集团军 “台独”心里
  6. 6俄媒称“太行”矢量发动机首飞成功 或将装备
  7. 7美媒称俄向中国交付新一批苏-35战机引美国不
  8. 8海军如虎添翼!美刊称中国轨道炮和电磁弹射器
  9. 9外媒称中国经济崛起势不可挡:不久会超越美国
  10. 10军情锐评:步坦协同卫南疆 解析电影《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