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他是先于斯诺著文介绍中共与红军长征的外国人,曾被误认为是间谍

2018-02-07 17:26: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李林 责任编辑:赵曼君

核心提示:“我是最后一个离开贵州回国的外国人,别的外国传教士都害怕共产党,我不怕”

QQ图片20180131101832
1936年4月12日,脱离红军后的薄复礼

参考消息网2月7日报道  1934年10月初,作为贵州镇远基督教堂的主持者(即牧师) ,当时只有三十七八岁的阿尔弗雷德·薄复礼(旧政府外事档案及上海《申报》均译作波夏德,中国名字叫薄复礼)在贵州黄平的旧州,被中国红军长征先遣队红六军团误认为“帝国主义间谍”而扣留。

此后,他一直随红六军团西征到达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而后于1935年11月19日又随二方面军(当时尚称红二、六军团)长征,直至1936年4月11日到达云南富民、红二、六军团将北上长江之际离队为止,他在红军队伍中生活超过了18个月。接着他前往云南昆明,并在此利用4个月的时间,于病床上口授由他人执笔完成了一本详细叙述他1934年10月至1936年4月12日在中国工农红军队伍中的亲身经历的书。

1
红六军团长萧克

全书共12章,约10万余字,原译名为《神灵之手》,1936年12月该书在英国伦敦哈德尔和斯托顿公司出版发行。而至今人们普遍认可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优秀作品《红星照耀中国》( 即《西行漫记》)却是1937年10月由英国伦敦戈兰茨公司第一次出版,显然比薄复礼的《神灵之手》一书的出版发行将近晚一年。1984年6月17日,刚从长征路上考察归来的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先生给萧克同志的一封回信中,曾提到有关《神灵之手》这本书的情况。他说:“这位法国人我大体上可以肯定他已去世了。虽不一定能见到此人,但我愿意尽力找到他写的关于他的经历的那本书,并把它寄给你。”

《神灵之手》这本书虽早已出版,但为什么在出版发行以后却鲜为人知,影响甚微呢?原因是此书1936年12月出版不久,“七七事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相继爆发,人们随着战争的发生而转移了视线。由于《神灵之手》一书名称上带着宗教色彩,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被误认为是宗教书籍。今天笔者有幸看到由严强、席伟两位翻译的中文版,对该书作者、一位曾经在50年前帮助过中国工农红军的外国友人升起一种敬仰之情。本文拟就薄复礼对中国共产党及红军的认识和评价,对中国工农红军的坦诚相助谈一些情况,供史学界参考。

2
薄复礼夫妇的合影(1936年英文原版插图)

被埋没的一本书

薄复礼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认识有一个转变的过程。当时他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第一印象不佳,但以后在与红六军团随行的18个月中,客观上给他亲自接触、了解共产党和红军提供了机会,使他逐步了解到共产党有关的方针政策, 耳闻目睹了红军的真实情况。他渐渐消除了对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误解,对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红军队伍有了一个较为全面、正确的认识和评价。

在当时年轻的中国工农红军尚未被人们所认识,特别是由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造谣污蔑,世人对红军存有误解和疑惑的20世纪30年代,以一个偶然与红军相识的西方人的身份,站在中立者(牧师)的立场上,指出:对于“红军”,许多西方报纸把他们称为“匪徒”或“强盗”,实际上这些人坚信共产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并在实践着其原理,是另一种频率和形式的“苏维埃”。归根结底,苏联是其范本。这对于扩大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影响,无疑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2-1
1936年出版的英文原版书

在《神灵之手》一书中,他介绍了红军不但是一支能够非常熟练、有条理地召集穷人将地主土豪粮财分光的队伍,而且还有按自食其力划分地主界限的政治主张。他曾问红军:“按什么划分农民和地主呢?”回答是:“按自食其力,如果他雇佣别人为自己种地,那他就是压迫者”。同时,书中记述了在湘黔边与敌周旋时红六军团“一天只能吃一顿饭,天天不分昼夜地行走”。许多人是“边走边睡”,以及没有地图,缺乏向导,军团领导仅靠一张约一平方米大小的法文贵州省地图指挥作战的艰苦斗争史实。此外,书中还客观地记录了红军在无粮、无衣、无弹、无药的艰苦环境中,无论是萧克、王震等军团领导,还是那些剪着短发的女红军战士,仍然对革命充满了坚定的信念。

3薄复礼随红军长征路线图(1936年英文原版插图)

对共产党从误解到了解

如他在记述他首次见到萧克同志时的印象说:“他相当热情、开朗,是一个年仅25岁的充满追求精神的共产党领袖,正希望在贵州东部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的政权。”他还指出,红军的官兵“是一群勤奋的人”,在物质条件极端艰苦的行军流动作战中,仍“利用休息时间,上党课及学习文化知识,武装思想”,并利用一切条件向当地群众不厌其烦地进行宣传活动,讲共产党的政策,红军的任务、性质和目的,还张贴各种革命标语。使其惊异的是,“这些身着破衣、草鞋的年轻士兵常常围绕着人的精神等哲学命题讨论,在那些油印的出版物中,不乏对事物认识的真知灼见”。

4
译者对薄复礼英文路线图的考证和解读

由于薄复礼在红军队伍里以其友好的态度和有益贡献,不仅与红六军团萧克等领导建立了个人友谊,也赢得了广大红军指战员的尊重和爱护。在《神灵之手》一书中,薄复礼还承认尽管当时被红军误认为是“帝国主义间谍”,但红军还是把他们被捕时没收的物品全部发还,其中银角子一文不少,并经常受到比红军更优越的照顾。

一次“因为气候潮湿,为防雨我们提出要块油布,结果费了半天才给了一件床单,我们后来才知道,这在红军中已是非常奢侈的供给了。”“而且一觉醒来,就能马上吃上早饭,我常为那些做饭人是如何睡觉而感叹。”“有一次天突然变黑,暴雨骤下,我们和红军一样没有伞,浑身淋得湿湿的。休息时,他们(指红军)点着一大堆枯木,邀请我们一道脱下湿衣服烘烤。”一次,薄复礼的鞋坏了,要求红军给一双鞋。不但未被拒绝,而且红军领导还让大家找找,“后来,他们给我找来一双非常合脚的橡胶雨鞋,它是刚从一位正嘟嚷着的同志的脚上‘没收’的。”许多红军战士还亲热地称呼他为“成先生”“鲍先生”,当有人用“大鼻子”“帝国主义分子”等称呼他们时,红军就立即加以制止。

6
英国曼彻斯特国王路薄复礼故居

 

帮红军翻译地图、采购药品

薄复礼对红军的坦诚相助是值得一提的。1934年10月1日,红六军团在施秉与黄平之间抢渡大沙河,突破了防堵力量薄弱的黔军阵地,乘机袭占了黄平老城。他们在一座教堂内发现一张约1平方米大小的法文贵州省地图。这张地图对于刚进入贵州开展武装斗争的红六军团,无异于无价之宝,因而就作为“战利品”取走了。因为是法文,萧克就请薄复礼这位既懂法文、又知中文的外国人到六军团司令部来帮助译成中文。

7
晚年的萧克将军

这也就是薄复礼第一次见到萧克将军的那次,萧克同志对此事曾说道:“对我来说,这是一件不能遗忘的军事活动。我们从湖南进入贵州,用的是旧中国中学生用的地图,图上只有省会、县城、大市镇和大河流、大山脉,只有约二十平方厘米大。得到这样一张1平方米大的贵州地图,我们是多么高兴啊!虽然在那以前,我们对于传教士印象不佳,但这位传教士帮我们译出了这张地图,而且在口译时,边译边谈,提供了不少情况,使我在思考部队行动方向时,有了一定的依据。在合作之后,固有的隔膜无形地消除了不少,尤其令人难忘的是,我们后来转战贵州东部直至进入湘西,其间几乎全是靠这张地图。”后来,薄复礼还答应红军, 写信到上海、南京等地为红军采购药品,筹集经费。

8
晚年的薄复礼

1936年1月,红二、六军团逼近昆明,红军首长考虑到军情紧急,战事多端,于是让他离开红军队伍,前往昆明,不仅不需要什么“赎金”,而且临行时红军还送了旅费。薄复礼离开红军到云南昆明住了4个月后,回到贵州贵阳对宁文生(当年和薄复礼同事的一个基督教徒,在勃的教堂内担任执事, 现在贵州遵义市基督教协会,79岁)描述了他在红军队伍中的生活感受:“红军对穷人很好,在艰苦的长征途中,时时忘不了帮助那些贫穷的人们,红军打仗勇敢、顽强,指挥官都很年轻,萧克将军只有二十多岁。红军士兵对我很好,行军时,萧克将军还特别为我准备了一头骡子。”

9
薄复礼题写在1936年英文版扉页上的中英文手迹

此后不久,他回到了欧洲。两年后又来到贵州省盘县传教,直到1952年他成为最后一个离开贵州回国的外国传教士。当他到遵义向宁文生辞行时,一再对宁说:“我是最后一个离开贵州回国的外国人,别的外国传教士都害怕共产党,我不怕,因为我了解他们,只要共产党是我所见到的红军,就用不着害怕。他们是讲友谊的,是信得过的朋友。我之所以要回国主要是中国没有加入联合国,国际教会组织没有把这里作为传教的国家,并且几次通知我回国,这就是我要回国的原因,绝不是害怕共产党才回国的……”

5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红军老战士和与他曾同事过的人们并未忘记他,萧克同志于1981年曾在给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先生的一封信中拜托他说:“如能见到这位友人(假如他还活着)或其家属,请代致问候!”今天,我们希望这位友人能被中国人民重新认识。(文/李林) 

10
  《一个西方传教士的长征亲历记》

作者:[瑞士] 薄复礼

译者:严强 席伟

审校:田洁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

定价:49元

出版时间:2018年1月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台当局对M503航线几近焦虑失控 大陆回应:不
  2. 2美媒称中国第二艘航母战力强大 展现中国海军
  3. 3日媒惊叹:中国GDP七年来翻倍 规模达美国三分
  4. 4美媒盛赞中国81式步枪性能可靠:寿命可达1.5
  5. 5印经济曾与中国平起平坐? 德媒:如今GDP只是
  6. 6外媒关注中国对美高粱展开“双反”调查
  7. 7美媒猜测中国登陆舰装电磁炮:很可怕 进展已
  8. 8重要变化!中国崛起令西方恐慌,“中国威胁论
  9. 9中国外长连续28年开年首访非洲 俄媒:台湾两个
  10. 10港媒:中国崛起之路引发东西方专家激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