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廉价的代价》:解码美英法急于向叙利亚动武的深层原因

2018-04-25 05:00: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朱萍妃

核心提示:财富分配不均与金融不稳定相互关联,战争和暴力也从中渗透出来。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4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叙利亚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发表讲话,宣布对叙利亚实施打击。此后不久,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传来数声爆炸声,爆炸区燃起烟雾。

特朗普说,将持续对叙利亚进行轰炸,直到叙利亚政府停止使用化武攻击。但美国根本就没等有关叙利亚生化武器事件调查开启,就急不可耐地采取了军事打击。

14日,美国数十座城市大批民众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活动,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

几乎每一次对外战争,美国民众都在举行反战游行,但美国政府似乎从不关心他们的呼声。

细数美国历史,一共发生了四次战略扩张。二战后至冷战期间,美军对外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多达120多次。90年代以来,美国以执行联合国的决议,维护和平,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反对侵略及保护其公民生命财产安全为由,先后对外出兵达40多次。

如果如美国民众所说的“特朗普是战争动物”,那么可以反问一下,美国哪一届总统不是战争动物呢?

此次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的还不单单是美国,在特朗普宣布对叙实施精准打击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分别表示,已经授权对叙利亚进行打击。

这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何如此好战?美国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拉杰·帕特尔和“世界-生态”理论专家詹森·W·摩尔最近在其新书《廉价的代价》中的论述一针见血:资本主义的创新之处不是对利润的追求,而是逐利、赞助和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国家需要战争掠夺战利品,但是又需要金钱支付军费。没有战争的话,国家就不能获取财富并用其中的一部分支付前一场战争。战争-金钱-战争,形成一个闭环。银行家需要政府偿还债务,政府需要银行家的资助。

正如费尔南·布罗代尔指出的,只有当金融资本“与国家画上等号,当它就是这个国家的时候才能成功”。在高盛集团已把白宫当作一个分公司的背景下,这个论断对于我们这个时代具有特殊的启示。

靠战争获得“新边疆”的廉价资源

资本主义世界生态需要廉价货币:依靠一种安全的交易面额加速商业交易,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把控以满足统治集团的要求。货币的廉价性包含两个主要维度。第一是占有基础的、原始的商品(金、银、石油)并对其调控以使利率(资本的价格)保持低位。另外一个就是控制更广泛的,只有国家——城邦、民族国家,以及最终由帝国——才能提供的现金经济。

在16世纪,欧洲的殖民主义者发现他们可以把对白银的支配权推广到世界范围:通过战争获得殖民地,把殖民地扩展成本国的“新边疆”,以占有廉价的黄金白银、劳动力、能源和原材料等。并通过后续接连不断的举措,实现了延续至今的成果——资本主义生态边疆的廉价的货币体系。

现代战争成了一种将黄金和鲜血转化为资本的方式。国家需要扩张领土增强力量,但是需要从货币中得到。随着战争经费的上升,国家要借更多的钱,税费也因此上涨。

但税收速度缓慢,而且随着收成的好坏时多时少。可是发动战争需要速度和流通性。士兵需要武装、吃喝和安置,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须迅速领到报酬。公元前241年,迦太基就是因为没有支付雇佣兵军饷而导致了这个伟大的商业城市被洗劫一空,教训惨痛。1576年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也同样尝到了教训:因为他未支付雇佣兵军饷而导致当时还属于西班牙帝国的安特卫普被洗劫。那时候和现在一样,战争是通过信用支付的。政府当然乐意把平衡预算的压力扔在穷苦人民的头上,可是当工人像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有武装、有组织的时候,这个天平就倾斜了。可以欠银行家的钱,但是要支付军饷,因为士兵手里有枪。一切莫不如此。

而且欧洲“军事革命”后,军队规模激增。从1530年到1710年,整个欧洲的军队人数增长了10倍。战争经费增长更快。新型的大炮造价昂贵,使用起来价格更高:截至17世纪,一发炮弹的价值“大约相当于一个步兵一个月的薪资”。像英军1544年把法军围困在布伦长达55天的这种大型战役,一场战斗下来可能需要15万次炮击。整个欧洲的防御工事和城市防御都花费巨资更新。例如,伊丽莎白女王就花费了约合当时王室年收入的一半——13万英镑(1英镑约合9.0人民币——本网注,)将位于英格兰和苏格兰边境的特威德河畔贝里克要塞升级改造。

战争背后真正的大boss是银行家

由于现代战争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借款能力,一个帝国的信用等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打赢战争的能力。破产的国家会垮掉。在16世纪,君王借钱打仗的惯例早已存在,但是新型战争的欠债规模产生了新的后果。西班牙的查理五世(1500—1558),他是斐迪南和伊莎贝拉的外孙,并在1516年成为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1519年他还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统治着北海至加勒比地区的泛欧洲领土。他的统治时期充满了斗争冲突。他先是寻求中欧的富格尔家族和威尔斯家族的帮助,后来又找到热那亚人来资助他的战争。

作为出资给查理五世的条件,热那亚人要求(并非总能兑现)将最先占有美洲的白银作为抵押。立足于种族灭绝和残暴殖民,这个协议建立了一种长期而又现代的关系:信贷成为一种组织全球自然、世界力量和全球工作的方式。在近两个世纪的时间里,热那亚的银行家族,包括琴图廖内、帕拉维奇诺、斯皮诺拉、格里马尔迪等都密切地参与了“西班牙历届国王最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决议,并触及了西班牙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确,正是弗朗西斯科·皮奈罗在1503年组织并领导了贸易议院,即西班牙的外贸部。这么说来,1617年当西班牙人克里斯托巴尔·苏亚雷斯·德·菲格罗亚悲痛地说西班牙已经沦为“热那亚人的西印度群岛”就不足为奇了。

借给国家的金钱成为资本。这里会有风险,因此银行家有时候会破产。但是总体的趋势是明了的。在有一套金融体系、多个国家角力的现代世界,国家会持续争斗,继续借款。所以不管胜败与否,战争对于金融家都是有利可图的。

这是一个动态的体系。正如我们在前面提到的,世界货币和世界强权是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在经历了新边疆地区最开始的一阵生产活动以后,乔瓦尼·阿里吉认为“收益回报开始减少;这个体系中政府和商业机构的竞争压力加大;下一步改变就要从材料扩张转向金融扩张”。在近一个世纪的积累循环产生了利润和更多流动资金以后,力量的天平在危机中从组织了这场积累的资本家那里转向了银行家。

这曾经在热那亚、荷兰和大英帝国发生过,现在正在美国上演。但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金融化时代有不同之处。之前重大的金融扩张都依靠帝国主义把赢利机遇拓展到廉价自然重要的新边疆里。最近爆发的对于公共用地、农民用地以及原住民用地的征用和私有化,都是伴随着侵占海洋甚至新的太空竞赛。

这种史无前例的状况解释了当今财富极度不均和金融极度不稳定的现象。财富分配不均与金融不稳定相互关联,塑造着当今世界,战争和暴力也从中渗透出来。

所以,你也就能理解为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那些‘大而不倒’的银行已经有计划地将政府收入囊中了”。

廉价的代价

书名:《廉价的代价》

副标题:资本主义、自然与星球的未来

作者:[美] 拉杰·帕特尔、詹森·W.摩尔

译者:吴文忠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页数:416

定价:68元

出版日期:2018年03月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外媒关注中国发誓“不惜代价”回击美国
  2. 2日媒文章:中美经济实力逆转 比想象中开始要
  3. 3如虎添翼!外媒称中国助巴“枭龙”战机战力大
  4. 4港媒:中国有多张"王牌"应对美国贸易战 不会重
  5. 5英媒:若世界大战爆发,哪些国家最安全?
  6. 6日媒:美欲为对华贸易谈判定期限 中方称谈判
  7. 7日媒:面对中国精准打击,美共和党慌了!反加
  8. 8外媒解析中国为何自信能打赢贸易战:已夺占战
  9. 9美媒述评:美国蛮横对抗中国注定失败
  10. 10境外媒体:中方明确表态高通并购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