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张述:一位记者眼中的乡村支教故事

2018-06-08 05:02: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朱柒柒 责任编辑:朱萍妃

核心提示:教育一定要专业,必须得是一个长期过程。

1给学生做分享
张述在支教学校给学生们做分享。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支教,听起来熟悉又陌生,虽然在电影《一个都不能少》《美丽的大脚》中能窥见一些端倪,但却总显得遥远而不真实。参考文化近期采访了于2016至2018年投身美丽中国支教采访并著书《微光·炬火》的张述,通过他对支教有了由点到面的了解。

与以往认知中一两个月的短期支教经历完全不同,张述持续两年关注那些长期在广东、广西、云南乡村支教的老师。张述坦言之前对支教几乎没有关注,受影视剧影响,他以为自己看的会是“农村有多苦,孩子多渴望学习”。

是“乌托邦”还是乡村教育现实难题?

2支教乡村
支教学校往往建在偏远山村。

然而,张述在云南的实地探访,颠覆了他对支教的印象。

“学校大楼新,设备全,甚至伙食也不错,往往有四五个菜,肉食也不少。”他的到来收获了孩子们异常的热情——“整个班炸了锅,一大群孩子连拉带扯一下扑过来,孩子说话声音特别大。”

他描述云南楚雄的分众美丽小学道:“云南的阳光特别浓烈,红色国旗在青山蓝天的映衬下显得特别鲜艳,孩子们拉着我做游戏,岁月静好,甚至有种‘乌托邦’的感觉。”

但问题却掩盖在美好之下。

张述认为,这些支教地区的教育,主要是软件跟不上。“当地老师人少岁数大,知识结构和储备跟不上形势。只能保证语文数学等主科,音乐美术等副科就更别提了。”

另一方面,优秀的老师往往留不住:教师待遇很低,也没有职业上升渠道,却要周而复始地工作,有时候也无法很快见到成效,甚至当地老师也会不认同他们的教育理念,例如,搞课外项目,老师会觉得占用了学生学习的时间。“有一次,一个支教老师想弄个泸沽湖合唱团。但孩子们准备室外排练的时候,班主任马上在门口质问,谁让你们出来的?虽然是对着孩子说的,实际上却是说给老师听的。”张述形容支教的整个过程,“似乎就像希腊神话中推着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次次的往上推,但石头又会滚下来,时间长了,确实会让人有挫败感。”

而学生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张述认为,问题的背后都是有家庭的影响——大部分是父母出去打工的留守儿童,由老人照看。而那些留在山区的家长在家种田,收入很少,家长们往往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高压管制孩子,张述感慨地说:“主要是因为家长不懂教育,所以,往往老师在学校辛辛苦苦教了半天,周末回家待两天就又全部回去了。”

彼时,孩子们学习基础非常差,比较皮,也不听老师的话。

此时,新来的支教老师没经验,一上课教室里往往乱成一团。

“其实支教老师大部分都是刚毕业朝气蓬勃的大学生,很多是名校毕业,海归至少占了1/10,其实以他们的条件,无论是继续求学深造还是找工作,都会是同龄人当中的佼佼者,但难能可贵地是,他们有一颗赤子之心,希望给农村带来一些改变。”张述说:“但实际往往落差非常大。”

我小时候怎么没遇到这么好的老师?

3陶潜
支教老师陶潜与学生们。

虽然现实很骨感,但张述跟我们分享最多地还是这些支教老师身上的理想气息和对乡村教育的改变,他真诚地感叹:“我小时候怎么没遇到这么好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