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温方伊:从《蒋公的面子》到《繁花》,我已不再惶恐

2018-07-24 08:56:32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孙之冰 责任编辑:孙之冰

核心提示:“愿意接《繁花》这个小说的改编,也是因为我在看小说的时候也看到一些描写女性的场面,让我很有触动。”

图说1
温方伊(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报道 大部分人认识温方伊都是因为南京大学建校110周年所创作的学生话剧作品:《蒋公的面子》。

当时这个大三的女孩是拿这个剧本递交期末作业的,甚至递交时还有些战战兢兢。

六年后的温方伊,仍然行走在编剧的道路上,《繁花》找到了她。

温方伊如今在南京大学读博士,走出剧场、卸下“90后编剧”身份的她,是一个研究广东豫剧的博士生。

《繁花》在北京公演以后,参考文化专访了温方伊。从《蒋公的面子》到《繁花》,从期末作业到历史大作,她已经没有了六年前爆红时的惶恐。生活状态松弛的温方伊,有着一种淡定而珍贵的力量。

不会对《繁花》有太多评价,一切交给观众定夺

参考文化:《繁花》是你第一次创作沪语的话剧吗?这中间有什么障碍和惊喜?

温方伊:这是我第一次创作沪语话剧,其实我是不懂上海话的。当时他们(制片方)找我改编《繁花》,我其实也很惊讶,我以为他们会找一个上海编剧。但金宇澄老师的小说并不是以沪语来写的,他刻意避免了用全部的上海话来写这个小说。我基本上都能看懂小说,这样障碍并不是特别大。

图2 交流
和观众进行交流的温方伊(图片来自网络)

Q:你说过在做《繁花》编剧时,金宇澄给了你很大的鼓励。你们俩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A:我在创作过程中,金宇澄老师没有太过问。我每一稿写出来,都会给金宇澄看,他会给我一些意见。金老师还是对创作者很宽容的,他基本上不会说一定要怎么改。《繁花》最后改了十稿,演出还有一些改动。

Q: 你说你不会对《繁花》有太多评价,一切交给观众定夺。《繁花》在上海和北京公演以后,你会去网络上搜索大家的评价吗?觉得怎么样?

A:会!创作者都会的。主要就是看微博的评论还有一些剧组转发的微信公众号。我觉得愿意花时间去写剧评的,应该还是比较满意的吧。

Q:你说过:一部长篇小说要改编为舞台剧,必然需要有所取舍。《繁花》之“繁”,更是如此。压缩剧本时有没有什么遗憾?

A:遗憾主要还是在阿宝这个人物身上。这个人物是《繁花》里很重要的角色,大家也都很喜欢阿宝,但这个人物很难在舞台上立起来。《繁花》在从小说改成舞台剧的时候,很难加进很多内心戏的独白。因为金宇澄老师在写小说的时候,也避免写心理活动。我也觉得,让一个人物在舞台上内心独白讲得很多的时候,就可以让人物的形象立起来。但这和金宇澄老师所营造的感觉是背道而驰的。

Q:你评价《繁花》说:“我们也看不到任何一个标签化的全体”。但对你来说“90后编剧”这个标签却在你身上贴了很久?

A:我觉得“90后”这个标签倒是没什么。所谓的“90后”、“80后”还有现在的“00后”,都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特点和指向。只不过要做一种强调,就是这个人真年轻啊!我觉得这也很正常,所有的艺术作品作为一种商品在市面上流通的时候,总是要有一些噱头的。

处于道德边界的都市女性

Q:作为一个女性编剧,“女性视角”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A:我很难去评价这一点,也有很多男性的文艺工作者也非常细腻。我自己的感触还不是特别深刻。有一点倒是很有意思,国内有很多男性作者其实不太会写感情戏,也不太会写女性,这个在某些作家的身上特别明显。比如说《三体》的作者刘慈欣,他很明显不会写女性和感情戏。

再比如马伯庸,他不会写女性已经成了一个“梗”了。我很喜欢马伯庸,也很喜欢他写的《长安十二时辰》,但他在写《古董局中局》的时候,很想把故事中的女性角色黄烟烟塑造成一个很酷、冷艳的美人。但是没有人喜欢黄烟烟,以至于在第二部的时候故意压缩了这个人物的戏份。因为马伯庸很难找到这个女性在做某事时候的内心依据。

Q:那你在创作女性角色的时候,跟上述作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A:女性作者更会从内心出发塑造女性角色,因为我们自己就是女性嘛。当然,金宇澄老师就是另外一种表现了。金宇澄老师还是很会写女人的,虽然他也是以一种男性视角去写女性,但是他可以把女性写得非常细腻。

当时,我愿意改编小说《繁花》,也是因为我在小说中看到一些描写女性的场面,让我很有触动。比如在小说里,有一段阿宝和沪生他们一起赴一个饭局。饭局上有很多的女性,比如吴小姐。在吃完饭以后,大家还要去赶其他的场子,阿宝就和吴小姐坐在一辆出租车里,吴小姐带阿宝去蹦迪。阿宝一直站在舞池边上,一直没有进去跳舞。阿宝看见吴小姐穿着非常闪亮,在舞池里面像鱿鱼一样跳跃。吴小姐回来就搂着阿宝说:“爸爸,爸爸,我只想叫一叫。”然后吴小姐留下一行眼泪。

这个场面让我很有感触,因为有很多男性写女性都会写成两个极端。一个是把女性写得特别美好,类似白莲花。另一种就是很简朴化的学生美。但是金宇澄笔下的女性,你很难界定她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她总是处于道德边界的状态。很像在城市生活女人的状态,是一种情绪的宣泄。

小时候向往成为编辑

Q:据说你现在的生活就是去图书馆看看书、看看剧、打打游戏,博士的生活你似乎适应得蛮好的。请问你博士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A:我的研究方向是广东粤剧。

Q:在广东粤剧方面有没有什么灵感?未来有什么作品可以呈现给我们?

A:我很难说在我的创作方面,我的研究能给我什么灵感。当然具体地去了解广东粤剧过去的表演状态和艺人的生存状态,也是非常有趣,不排除我将来可能会去创作这样的题材。

Q:我听说你好像现在不愿意做任何职业规划了,生活状态还是挺松弛的。

A:不是我不愿意做,是因为我知道依我自己的性子,我就是做了(职业规划)也达不到。

Q:你说了你这辈子都是不会离开文学的,但是可能不会从事戏剧这条路。除了编剧,还有其他你向往的职业吗?

A:我小时候一直向往成为一个编辑,虽然这个理想没有实现。因为我的母亲就是个编辑,是广告编辑。小时候对母亲职业的崇拜,再加上我的理工科学得不是很好,当年高考时也就是想,将来读一个中文系,以后做一个编辑,不是很好吗?

我现在已经不惶恐了,当年还是很惶恐的

Q:网上说:温方伊说希望《蒋公的面子》过时,这是真实的吗?

A:当时是讲过这句话的。因为这个《蒋公的面子》刚出来的时候,就有很多争议。说它表演和剧本都很传统,并没有给中国的剧场带来什么新的东西,为什么还会这么火?现在我回去看,《蒋公的面子》里技术性的瑕疵还是很多的。它之所以那么火是因为当时国内的戏剧环境太差了。当时这种知识分子题材很少有。我们印象中写知识分子的题材,都是詹天佑这类所谓的“劳模巨人”,都是对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的,基本上是一种歌颂知识分子贡献和其壮志未酬这两种戏。以《蒋公的面子》这样的角度来写知识分子的戏,我反正是没有见过。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编剧很年轻吧。

图说4 蒋公的面子
在《蒋公的面子》刚开始演出的时候,吕教授劝温方伊出演“时太太”,理由是“节约成本”。(图片来自网络)

Q:《蒋公的面子》已经快六年了,现在想起它的爆红,你会惶恐吗?

A:我现在已经不惶恐了,当年还是很惶恐的。当时一下子接了很多名片,我还没有做好走向社会的准备。

Q:那你后来继续读戏剧方面的研究生和博士,和《蒋公的面子》的爆红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A:有关系。因为以我的英语成绩,我是不可能保研的呀!我当时同级的同学都在同时准备出国、找工作、考公务员,那个心态是非常焦虑的。我就没有那么焦虑了,因为知道我可以走(编剧)这条路。(文/孙之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荐

排行榜

  1. 1英媒:“只管去做” 中国企业让沃尔沃起死回
  2. 2中美还有机会避免贸易战吗?外媒:相互妥协为
  3. 3外媒称美俄总统密谈两小时:谈到了中国 没谈
  4. 4外媒:中国反击美国贸易战箭在弦上
  5. 5港媒:中美探讨避免贸易战途径 美政府内部现
  6. 6澳媒文章:贸易利润流向他国 美瞄准对华逆差
  7. 7以一敌多胜算几何?外媒:特朗普铁心要打全球
  8. 8美媒称美国政府误判中国决心:陷入对现代中国
  9. 9美媒评美国悍然发动对华贸易战:正在重蹈历史
  10. 10美媒文章:中美贸易战三大后续效应不可低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