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7 18:10:4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艾伦·沃尔夫和劳伦斯·莱西格这两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公共知识分子正与许多其他人一道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挑战,这令人感到宽慰。

(编者按:波士顿学院著名的荣誉退休教授、研究美国政治思想的多产学者艾伦·沃尔夫是《任性的政治:不成熟时代的美国》一书的作者。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埃德蒙·沙弗拉道德准则中心前负责人、竞选经费活动家劳伦斯·莱西格则是《美国,妥协》一书的作者。)

白宫

美国白宫(新华社)

参考消息网12月17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8日刊登了题为《两位著名学者对“什么困扰美国”的问题进行了分析》的文章,作者为诺曼·奥恩斯坦,文章摘编如下:

政治不成熟导致任性政治

沃尔夫记述并分析了一批战后政治思想家,但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美国出生的知识分子核心群体上,比如理查德·霍夫施塔特、莱因霍尔德·尼布尔。这些公共知识分子阐述了体现沃尔夫所认为的政治成熟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

当沃尔夫讨论这些有力地应对了时代挑战的作家兼一流思想家时,他处于最佳状态。他将他们的应对与他所认为的当代知识界对特朗普作出的糟糕回应进行了对比——并且认为,我们不再拥有一个全明星知识分子的核心,而是一个更浅薄的“思想领袖”群体。他试图从老式的成熟自由主义者学派的写作中吸取教训,以适用于当今时代,他说当今时代我们的政治不成熟导致了任性的政治。

当然,沃尔夫指出麦卡锡主义失败了,他将这种失败在很大程度上归咎于这些公共知识分子雄辩而持续的反击。他列出了导致我们目前危机的条件,但暗示,这些日子我们既没有来自可怕条件的推动力,也没有超越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以及超越我们目前的“不成熟民主”的思想影响力。

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华社/美联)

当然,这个时代之所以不同是有一些原因的,但是,指责缺乏思想影响力既过度强调了知识分子的重要性,也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一批颇有影响力的当代思想家,包括许多“永不支持特朗普派”,以及显示了勇气和坚强意志的学者。他对其他条件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党派之争甚至蔓延到法院;社交媒体在新通信时代的重要性;竞选融资规定的废除,这些规定对寡头阶级的权力施加了一定限制。

虽然沃尔夫专注于思想,但他在《任性的政治:不成熟时代的美国》一书结尾时并没有以一系列改革来扭转我们的衰退。相反,他向读者提供的建议是:不要任性、要欣赏政治的崇高、信任专家、避免阴谋论、不要相信只承诺好消息的候选人,关注政治辩论,对准则而不仅仅是对法律保持敏感。所有这些都是好主意,但沃尔夫没有路线图或魔杖来让大多数美国人接受这些主意。

书封1

《任性的政治:不成熟时代的美国》一书书封

错误的激励措施导致腐败

《美国,妥协》一书讲的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而不是特朗普。事实上,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当上了总统,如果民主党人控制了参众两院,莱西格也会写差不多同样的书。他关注的不是做坏事的坏人,而是一系列机构的激励措施如何导致腐败,给国家带来有害后果。

看过莱西格令人陶醉的关于国会和政治资金的TED演讲的人都知道这本书的基础,该书现在已经扩展到讨论更广泛的机构,包括金融、媒体、医疗行业、科学界和法律。他说,所有这一切都被准则和错误的激励措施所腐蚀,而这些准则和激励措施反过来又腐蚀了行为体的行为,这些行为体本身的行动并非出于私利,而是被卷入了机构网中。我们其他人呢?我们对社会造成最大的伤害,因为我们使他们成为可能。

莱西格指出,对国会来说,立法者对腐败深感担忧,但很少关注个人交换条件的邪恶。他们担心制度,担心政客变得依赖选民以外力量的危险。莱西格认为,国会是腐败的,尽管绝大多数国会议员并不腐败。

这里的制度性腐败来自于政治资金。它腐蚀了议程,即引起人们关注的问题,使国会远离选民的需求和关切。虽然我们的政治机构并非全部或主要与选民有关,至少不是直接有关,但众议院现在和过去都是表达人民心声的渠道。它已经完全变成了别的东西。同样,莱西格在其关于媒体的章节中探讨了技术与市场力量之间的关系,强化了扭曲的激励机制所带来的机能障碍感。我们只需看看脸书就知道了。

华尔街

美国华尔街(新华社)

在金融方面,莱西格以不同的方式审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从银行到给危险得离谱的实体评AAA级的评级机构。这些机构创建于19世纪,由于其独立性和客观性,其声誉无可挑剔。不过,莱西格说,三大评级机构——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定为官方机构——为获得分析证券的有利可图的业务而展开竞争。良好的评级意味着更多的生意。糟糕的评级,则得不到太多生意。

由于金融机构在一个实体与另一个实体之间挑拨离间,结果是可以预见的。莱西格援引《华尔街》一书的作者罗杰·洛温斯坦的话说:“我们可以将三大评级机构想象为三个并肩而立的相互竞争的酒吧,每个酒吧都可以自由设定自己的饮酒年龄。不久,九岁的孩子就会喝下波旁威士忌。”评级失灵是造成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这些机构中的个人并没有受贿——正是邪恶的动机腐蚀了这些机构。

怎么办?莱西格研究了一系列消除腐败机构的方法。与如此多的努力一样,很难找到切实可行的补救措施。不过,莱西格的一些想法并不仅仅是“天上掉馅饼”。他建议为竞选活动提供公共资金,让提供证据的评级机构和专家与那些为此付费的实体或人员脱钩,并利用深度民调来评估公众对关键问题的看法以此作为某种影子政府。

艾伦·沃尔夫和劳伦斯·莱西格这两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公共知识分子正与许多其他人一道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挑战,这令人感到宽慰。

书封2

《美国,妥协》一书书封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