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4 11:18:0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在欧洲人来到美洲之前,亚马孙就有人居住,而且不只是寥寥几个孤立的部落。一个有数百万人口的社会生活在那里,建造庞大的土方工程,种植多种植物,还饲养大量鱼类。

参考消息网1月24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1月16日刊登题为《亚马孙森林中的失落城市曾是数百万人的家园》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亚马孙雨林的广阔程度令人无法想象。我们可以从东部的边缘进入雨林,直着向西走3000公里,仍然走不出它巨大的冠层。

这个避风港庇护着全世界约10%的物种,长期被视作无人踏足的荒凉原始之地,让我们得以窥见世界在人类尚未扩散到所有大陆并且搞得乱七八糟之前的状态。人们对它的描述与欧洲和美国砍伐过的森林截然不同。

亚马孙

位于亚马孙南部的地雕标明这里曾存在一个繁荣的社会。(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网站)

但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是完全错误的。我们逐渐意识到,亚马孙的景观和生态系统非但不是无人踏足的,反而数千年来一直受到人类的影响。早在欧洲人来到美洲之前,亚马孙就有人居住,而且不只是寥寥几个孤立的部落。一个有数百万人口的社会生活在那里,建造庞大的土方工程,种植多种植物,还饲养大量鱼类。

考古发现“失落城市”

我们并不完全了解,为什么这个繁荣的社会在几百年前就消失了,但他们的生活方式可能给我们提供重要线索,告诉我们人类和雨林如何才能共存共荣。

16世纪在亚马孙探险的最早一批欧洲人曾说到,那里有城市、道路和耕地。多明我会修士加斯帕尔·德卡尔瓦哈尔在16世纪40年代初进行了一次探险,声称在探险过程中看到了大片城镇和大型历史遗迹。但后来的探访者没有发现这些东西。

谜团和传言并未销声匿迹。最著名的是遍地黄金的虚构城市黄金城的传说。许多探险者到死都没有找到这座并不存在的城市。上世纪初,英国军人和地理学家珀西·福西特确信,巴西的马托格罗索有一座他称为“Z”的失落城市。1925年,福西特在寻找这座城市的过程中失踪。

原始亚马孙的概念逐渐变得更加根深蒂固。然后,当美国考古学家贝蒂·梅格斯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对该地区进行考察时,她认为亚马孙的丰饶带有欺骗性,绝对不可能养活很多人。大部分土壤是酸性的,营养成分较差。

直到20世纪90年代,趋势才开始改变。目前在佛罗里达大学盖恩斯维尔分校工作的考古学家迈克尔·赫肯伯格首次抵达亚马孙时,无人踏足的蛮荒之地的概念遭遇了重大挑战。整个1993年,他住在巴西上欣谷地区库伊库罗人的一个村庄里。他说:“大约两周后,头人把我带到了一条宽沟旁边,我们确定那是一条有栅栏的大夯土,村子的面积至少是现代村庄的10倍。然后他带我去看了第二条,第三条。”

显然,过去生活在这里的人要多得多,他们建造村庄的面积也比后代大得多。如果亚马孙不适合大量人口生存,怎么可能出现上述状况?

重建亚马孙人口历史

第一批殖民者是1.7万年前至1.3万年前从东亚来到美洲的,不过,智利蒙特贝尔德的一处包括文物和被烧毁地区的考古遗址距今已有1.85万年,这意味着殖民者进入美洲的时间还要更早。8月公布的一项基因证据对比了672名亚马孙河流域居民的DNA样本,并重建了他们的人口历史。该证据显示,无论如何,其中一些人很快就抵达了亚马孙。人口似乎在1.7万年前至1.35万年前出现了扩增。

到了9000年前,亚马孙河流域居民已经种植了多种作物。最重要的作物之一是木薯,至少在7000年前就已经开始种植了。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何塞·伊利亚特说:“我们现在知道,世界上许多最重要的作物都是在亚马孙河流域种植的。”几千年后,人们开始显著改变森林。大约4500年前,化石记录中的可食用植物变得更加普遍,这表明森林居民选择性地种植树木以结出果实。大约在这个时候,当地还开始种植水稻。

亚马孙2

亚马孙原始热带雨林中间部分已经被开垦,并准备种植大豆。新华社/路透

由于食品种类不断增加,人口从大约5000年前开始增长,在大约1000年前达到顶峰。人口达到何种规模仍是争论的话题。伊利亚特说:“我们对亚马孙河流域南部边缘的估计数字是100万至500万人。根据亚马孙黑土的数量,估计亚马孙河流域1492年至少有800万人。美国地理学家威廉·德内文在1992年的论文《原始神话》中指出,“有大量证据表明……16世纪初的美洲土著分布状况差不多是所有地方都有人居住”。德内文提出,准确的人口数字是1000万。

赫肯伯格在20世纪90年代初有所发现之后,人们注意到,这些年代显然也修建了一些壮观的建筑。只不过它们的废墟并不明显。欧洲人到达后,许多废墟被森林吞噬,随他们而来的疾病使原住民遭受了灭顶之灾。赫肯伯格说,福西特这样的探险者是去寻找“金字塔和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但亚马孙河流域居民并不使用特别耐用的材料。“他们基本上不使用石头,也没有金属。”他们的主要建筑材料是土壤。

赫肯伯格花了25年时间,绘制出了库伊库罗人祖先失落的定居点,最早的至少有1500年历史。相距几公里的城镇和村庄约有20个,每个都围绕一个直径可能达到150米的中心广场而建。有些被深5米、长2.5公里的防御沟渠环绕。这些村庄曾经被种植木薯等作物的农田环绕。这里似乎居住过大约5万人。

时至公元1200年到1300年前后,用压缩土块修建的宽阔而笔直的道路网把这些村庄连在了一起。“在整个上欣谷盆地,到处都有这种网格状的道路。古希腊没有这样的东西,即使在鼎盛时期也没有。”主要公路有10米至15米宽,用竖起的围栏标定。

密集公路网连接村庄

如此大规模的建设并不罕见。自2000年以来,巴西阿克里联邦大学的阿尔塞乌·兰齐在巴西的阿克里州发现了大量地雕,也就是用土石艺术制作的巨大造型。每个地雕都是几何形状,通常是方形或圆形,周围是沟渠。其中没有发现陶器之类的文物,表明有人保持它们的清洁,可能是用于祭祀目的。它们的直径通常为100至300米。伊利亚特把它们比作英国的埃夫伯里巨石圈,后者的规模常常让游客大吃一惊。到2009年,我们明确地知道,制造地雕的人分布在数百公里的森林中,表明这里存在一个繁荣而复杂的社会。如今已经在阿克里发现了450处地雕,其中一些至少有2000年历史。这种文化一直延续到欧洲人到来前不久。

新发现不断出现。2018年3月,伊利亚特的团队报告了对巴西塔帕若斯河流域上游的卫星图像的分析结果,其目的是寻找定居点的痕迹。他们发现了81处,其中包括极小的村庄,也包括一个占地20公顷的城镇,许多定居点被沟渠环绕。加上地雕,这表明在公元1250至1500年,整个亚马孙河南部(一个1800公里长的地带)都被夯土文化所占据。

在如何解释这些定居点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伊利亚特认为,“它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大型的城市中心”,而是“大小非常相似、在景观当中被分隔开的村庄”。然而,阿克里的村庄被密集的公路连接了起来。伊利亚特说:“看到所有这些笔直的道路从一个村庄通往另一个村庄,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赫肯伯格发现的村庄也是如此,这促使他认为,我们应该把它们看作非传统类型的城市,有点像英国的花园城市。他说:“这些完全不同于欧洲城市,也不同于西方在古希腊或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经验。他们基本上是在森林里建造了城市。”精心规划的公路网表明存在一个中央当局,每个村庄都是分散的城市景观的一个“街区”,而不是独立的定居点。每组村庄都有一个带有大广场的中心地点,这或许是政治或仪式中心。靠近这里的是最大的居住区,较小的居住区则比较远。

亚马孙3

亚马孙热带雨林正面临着森林面积减少,以及因森林退化和毁林所致的碳排放量增加等问题。新华社/法新

事实上,亚马孙河流域的定居点可以被视为“传统”城市的镜像。赫肯伯格说:“他们养鱼种树,而不是种植小麦、大麦和养牛。”欧亚大陆的农民依靠为数不多的驯化物种,而亚马孙河流域的农林业者利用了大约100种。它们的城市分布更分散,中央集权程度也比我们低。

赫肯伯格说,我们可以从这些被遗忘的亚马孙河流域社会的组织方式中学到很多东西。他说:“这可能是大量定居人口在亚马孙热带雨林里生存的最佳方式。他们真的找到了。”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