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8 10:34:2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之冰
核心提示:面对特朗普当选,拉斯布里杰写道:“从某个意义上说,特朗普帮助了新闻业。他对真相的傲慢无视提醒人们,社会为什么需要区分事实和虚构。”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23日刊登题为《是新闻业的革命还是丧钟?》的文章,作者为安·玛丽·利平斯基,文章摘编如下:

报死虫是一种暗中为害的昆虫,它们掏空家具或住宅,如果不被发现就能毁掉这些东西。艾伦·拉斯布里杰(《突发新闻》一书作者)写道:“这些建筑物看上去很稳固,但从内部挖空了,如果你特别不走运,它们还会土崩瓦解。”

突发新闻 书封
《突发新闻》一书书封

52层大楼VS木板房

这种破坏性的甲虫是英国《卫报》前主编艾伦·拉斯布里杰想出来的隐喻,用以描述克雷格分类广告网站对报业构成的冲击。拉斯布里杰忆起一位同事从美国出差回到舰队街(英国新闻界的代称——本网注)的那天,这位同事带来这家免费广告网站大获成功而有偿报纸的分类广告因此下降的消息——广告一直是报纸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克雷格分类广告网站“看起来什么都不是”,“根本没有编辑内容”,但这是一场不按新闻游戏规则进行的出版革命。同事的报告附带的一张幻灯片强调了这一点:图片的一侧是《纽约时报》在曼哈顿新建的52层大楼,另一侧是克雷格分类广告网站旧金山总部的照片——一幢可容纳18张办公桌的木板房。

拉斯布里杰担任《卫报》主编的20年(1995年至2015年)同时也是报业发生戏剧性变革的时期,甚至可以说是印刷媒体发明以来最激荡的时期。这种惊人的变化从他试图向一群离不开手机的18岁牛津大学生解释数字时代前的出版周期可见一斑。他画了一组小人儿:先是一名记者在用手工打字机,最后是18个小人儿,包括送信的把报纸送到订户门前。他说:“这群学生的表情就仿佛我在讲述穴居人如何钻木取火一样。”

与无所不见的眼睛竞争

对于一名进入新新闻世纪的报纸主编来说,报死虫无处不在,但可能性也无处不在。拉斯布里杰希望我们知道这个时代在新闻机构工作是什么感觉。他的细致讲述引人入胜,即便对于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过个中希望和危险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在拉斯布里杰的新书《突发新闻:论新闻业的重建及其在当下之必要》里,技术的迅速变革、崩溃的商业模式、9·11、媒体融合、收费墙战争、社交媒体萌芽、“公民记者”的兴起等等,都是由一位专注报道自己职业故事的天才新闻人详细讲述。他被辉煌的发明所包围,但这种发明也是双刃剑。拉斯布里杰写道,发现谷歌新闻以后,他的一位同事“自嘲地伏倒在办公桌前,暗示坚持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他写道:“地球上任何角落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在几分钟内源源不断地通过移动设备提示给用户,你怎么能和这种无所不见的眼睛竞争呢?”

VCG41139734110 (1)
美国报纸(视觉中国)

事实证明,拉斯布里杰的确参与了竞争,而且比同代人中的许多人都更快、更紧密地拥抱了互联网。他的同代人中有一位对参与《卫报》个案研究的学者说:“互联网将在舞台上活跃一个小时,然后退居不那么重要的媒体之列。”

拉斯布里杰努力使《卫报》成为一家全球性数字报纸,吸引英国以外的英语读者,尤其通过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版本,从而大大增加了在线读者。与此同时,他还领导《卫报》完成多项历史性调查——包括英国记者电话窃听事件的惊天丑闻以及爱德华·斯诺登泄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文件一事。拉斯布里杰领导《卫报》所展示的自信与技巧,尤其是面对政治和法律压力的时刻,听起来几乎使人怀念过去那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一个能干的主编的唯一工作就是当主编。但是,整个行业都要求主编必须是企业高管,这其实也和拉斯布里杰在《卫报》担纲时的表现一致。他做出一个代价高昂且令人怀疑的决定,决定用新的昂贵手段重新出版《卫报》,尽管这家报纸的未来押在了数字媒体上。

“特朗普帮助了新闻业”

拉斯布里杰讲述的那个时代对新闻业如此重要,利害关系如此重大,很难看到新的生存挑战迫在眉睫。然而,在2016年,也就是他不再担任主编的第二年,这些挑战出现了。新闻业遭遇这一时刻的故事将由他的继任者来讲述,但拉斯布里杰的早期评判是他最清醒的评判之一。

面对特朗普当选,拉斯布里杰写道:“从某个意义上说,特朗普帮助了新闻业。他对真相的傲慢无视提醒人们,社会为什么需要区分事实和虚构。记者处在最佳状态时可以做好这个工作。现在几乎有无穷的资源帮助他们。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制造了史无前例的谎言传播能力。”

特朗普
美国总统特朗普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