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0 00:1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专家们予以这些遗留文物适度的修复和保存,但却不将文物或建筑“还原”到最初的全新模样。

奥斯维辛1

许多集中营的文物和建筑,维护状态逐年持续恶化。图/美联社

参考消息网1月30日报道 台湾联合新闻网1月25日刊登题为《集中营保存大计划:奥斯威辛遗迹劣化中的修复难题》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人类惨痛历史的遗迹,应该保存吗?位于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是见证“纳粹大屠杀”黑暗历史的重要文化遗产。今年1月27日是奥斯威辛解放74周年,许多集中营的文物和建筑,维护状态却逐年持续恶化。但作为教育警示的集中营,到底该如何保存?要修复到什么程度?也引发了各方不同意见的拉扯。承载历史记忆的奥斯威辛,在当代面临了时间流逝的考验与文资保存的难题。

奥斯威辛集中营位于波兰南方大城——克拉科夫——的邻近郊区,是纳粹德国建立规模最大、最为惨烈的集中营与灭绝营。在二战时期,被送往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犯人,受到种族、宗教、政治、性向上的迫害,被迫从事苛刻的劳动、或是沦为纳粹人体实验下的白老鼠。根据统计,奥斯威辛集中营有超过110万名犯人遭受迫害与折磨死亡,其中约90%都是犹太人。

直到二战尾声,德军大势已去,奥斯威辛集中营才在1945年1月27日解放,并在战后的1947年,由波兰国会立法通过,将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一号营“奥斯威辛”以及二号营“比克瑙”,转型为纪念博物馆。然而,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保存工作,却也在此后遭遇了种种难题。

奥斯维辛2

奥斯威辛集中营有超过110万名犯人遭受迫害与折磨死亡,其中约90%都是犹太人。1947年,波兰国会立法通过,将奥斯威辛转型为纪念博物馆。图/美联社

研究犹太大屠杀的荷兰建筑历史学家——范·佩尔特接受访问时就表示,不少集中营幸存者告诉他,“对于没有亲身经历的游客而言,奥斯威辛集中营能教给他们的真的不多。”保存集中营对于幸存者更具意义,只要还有一位受难者仍活着,那么集中营就该为了他们妥善保存。

但在所有幸存者逝世后,“向集中营受难者及幸存者致意的最好方式,或许是将之尘封,让草木荆棘蔓生其上,将人类最不自然的产物消抹掉。”认为集中营已形同“游客主题乐园”的范·佩尔特当时如此倡议。不过,包含时任波兰外交部长、奥斯威辛幸存者的巴托谢夫斯基都对此大表反对。

同年,甫成立的“奥斯威辛-比克瑙基金会”更获得了来自国际——一半为德国——的1.2亿欧元(1欧元约合人民币7.7元——本网注)援助经费,因此得以继续维持集中营及博物馆的经营,展开一系列重要的保存工作。

博物馆的文物保存团队认为:无论是大屠杀受难者或是罪行者的遗留物品,没有任何一件证物应该消逝,应完整保存以警示后世这场人类浩劫的惨痛教训。为此,团队延揽了来自各国各个相关领域,共41名专家,负责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保存工作。但要如何维护文物呢?

奥斯维辛3

荷兰建筑历史学家范·佩尔特认为保存集中营对于幸存者更具意义,图为2015年奥斯威辛幸存者返回集中营原址。图/美联社

我们的铁则是:保存,而不是修到好。

德籍保存师博尔曼曾表示。在首席保存师皮乌罗的要求下,奥斯威辛的文物建筑保存团队,奉行“保存真实性”的终极原则。

目前纪念博物馆存放室以及展间,藏有当年奥斯威辛犯人遗留下的手提箱3000件、牙刷5000只、11万只残鞋,还有大量的毛发、眼镜、义肢等物件。专家们予以这些遗留文物适度的修复和保存,但却不将文物或建筑“还原”到最初的全新模样。博尔曼表示,“当然,没有什么永垂不朽”,但他们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减缓朽坏的速度”。

然而基于诸多现实因素影响,要保存“原始的奥斯威辛”——尤其在文物数量庞大、建筑体老旧之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德国《明镜》周刊指出:“保存真实性”本身就是一项时常相互矛盾的难题,要保存、延长文物寿命,同时又不改变原物质结构,甚至用复制品替代,更是困难。

奥斯维辛4

集中营受难者遗留文物为数庞大,让保存工作难度升级。图/路透社

 

奥斯维辛5

团队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减缓朽坏的速度”。被送到奥斯威辛的犯人,身家手提箱等,都会被清点没收。图/路透社

像是集中营区内,原本用来关押女犯的营房群,如今就几乎面临注定毁坏的命运。由于集中营建造时工程马虎,这45间营房又建造在软土之上,因此长年下来难以承受砖屋重量,许多外墙目前也只能靠着木柱支撑,保存维护工程极为紧迫。更不用说在二号营的比克瑙,大部分建筑物以木造为主,保存任务亦十分艰巨。

而比克瑙的三号火葬场,由于早在纳粹弃逃之际,就被放了一把火试图灭迹,超过一甲子过去后,其下方土壤日渐压迫、威胁到火葬场的地下建筑体,为了以对文物最低限度的影响进行保存工作,保存团队于是决定大费周章地,在建筑物的地下周围,添上一道水泥防道。

然而,“保存真实性”的原则有时候却仍不得不妥协。像是现今奥斯威辛入口大门上,标志性的“劳动带来自由”标牌,因为在2009年遭瑞典新纳粹分子偷窃,被锯成三块,尽管日后寻回、透过焊接技术修复了,但基于文物安全考量,原标牌最终仍没有重新安上原处,只以复制品代替。

奥斯维辛6

“劳动/使你/自由”,2009年,这块标志性的入口标牌遭窃后被锯成三块,寻回后由馆方团队进行修复。图/美联社

 

奥斯维辛7

木造营房,让保存工作变得更艰难。图/欧新社

由于战后波兰百废待举,难以拨出庞大经费,另行建造博物馆建筑,存放文物,因此奥斯威辛如今既是历史遗迹,也同时是个博物馆,建筑物群内设有许多说明标示、图板等,供访客参观或是教育目的。过去20年间,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每年参观人次,也从40万暴增到了220万,也使得馆方不得不采取策略,限制每日参观人次上限。

博物馆以奥斯威辛一号主营区营为主,但二号营的比克瑙,才是当时纳粹主要的“灭绝营”,设有刑场、毒气室等。因此,许多相关文物当时都被从二号营搬迁至一号营。种种因素之下,使得今日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在完整还原历史面貌上,遭遇现实因素限制。

面对奥斯威辛的保存工作,以及“最低限度介入”的保存原则,“保存大计划”的主持人鲁赞诺夫斯卡强调:

现今奥斯威辛集中营博物馆的主要两个营区(三号营目前未开放),共占地1.91平方千米,其中包含155栋建筑物、300个残迹,以及长约两公里的铁轨道。在1979年,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奥斯维辛8

奥斯威辛博物馆的保存团队,秉持“最低限度介入”的保存原则。图/法新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