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00:20: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之冰
核心提示:斯蒂芬·科赫的新书《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与大屠杀》披露:1938年11月7日,17岁的波兰犹太人赫舍尔·格兰斯庞刺杀德国驻法国使馆官员,打响了反抗纳粹政权的第一枪。

参考消息网1月31日报道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月24日刊登《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与大屠杀》一书书评,作者为斯蒂芬·科赫,文章摘编如下:

(编者按:斯蒂芬·科赫的新书《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与大屠杀》披露:1938年11月7日,17岁的波兰犹太人赫舍尔·格兰斯庞刺杀德国驻法国使馆官员,打响了反抗纳粹政权的第一枪。纳粹利用恩斯特·冯·拉特遇刺事件变本加厉地迫害犹太人;许多人认为,该事件是大屠杀的导火索;赫舍尔的最终归宿依然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是在二战结束前去世的。)

少年刺客的一次“心酸的”刺杀

1938年11月7日清晨,一个神色忧郁的少年走进纳粹党旗骄傲飘扬的德国驻巴黎大使馆。男孩的口袋里装着一把他提早买好的小手枪。

他要求面见一位官员,然后他被安排与一位名叫恩斯特·冯·拉特的年轻律师交谈。冯·拉特坐在办公桌后面,礼貌地跟这个男孩打招呼。男孩局促不安地坐下,然后高喊着自己代表受迫害的犹太人,并且拔出手枪扣下扳机。

他的瞄准实在“不怎么样”——射出的五颗子弹有三颗完全没射到冯·拉特,一颗子弹与他擦身而过没有造成伤害,但是,有一颗子弹却重创他的脾脏、胰腺和胃。冯·拉特命中注定难逃劫数:两天后,他因为这些严重的创伤死亡。

斯蒂芬·科赫的这部扣人心弦的作品讲述了17岁少年赫舍尔·格兰斯庞的故事,他作为第一个拿起武器反抗纳粹政权的犹太人而创造了历史。

book cover
《希特勒的替罪羊:少年刺客与大屠杀》一书封面

然而,这次暗杀及其悲剧性后果充满了辛酸的讽刺意味。首先,可怜的恩斯特·冯·拉特事实上并不是纳粹,而是他所效力政府的一位激烈的批评人士:格兰斯庞“可能枪杀了使馆中唯一一个秘密赞同他的人”。

人们很愿意想象赫舍尔·格兰斯庞的行为代表着他的人民的至高反抗——一个反对法西斯主义的英勇少年,犹豫不决的政治家们与此同时却在卑躬屈膝,姑息让步,“不惜一切代价”地实现和平。

但是,这次枪击事件的直接和毁灭性后果是对犹太人更可怕的迫害。纳粹利用这件事为借口发动了“水晶之夜”事件——1938年11月9日至10日凌晨,希特勒青年团、盖世太保和党卫军袭击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水晶之夜”事件标志着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的开始。

约3万名犹太人被捕

在冯·拉特死亡的消息宣布数小时后,德国各地的犹太教会堂被烧为平地,犹太商店和企业被洗劫一空,约3万名犹太人被捕,他们的财产遭到剥夺,他们被送往达豪、布痕瓦尔德和萨克森豪森等地的纳粹劳改营,当时还不是死亡集中营。

那个可怕的夜晚,在其他地方还有100多名犹太人被捅死、烧死或残酷殴打致死。

在法国监狱里踱步的赫舍尔·格兰斯庞听到这个消息时万分痛苦。他给一个朋友写信说:“晚上,我总是梦到犹太人区,梦见犹太妇女和儿童在逃跑……天啊,老天!我原本不想这样的。”

冯·拉特的葬礼是一场荒谬的盛大活动,在杜塞尔多夫一个巨大的大厅里举行。死者被称为“为第三帝国献身的第一位烈士”。

纳粹的“宣传鬼才”约瑟夫·戈培尔发布了纳粹对这次暗杀事件的官方解释:“犹太人格兰斯庞代表全世界犹太人。巴黎的枪杀事件是犹太世界枪杀德国人民的尝试。”因此,任何报复都是正当的。

的确如此,在纳粹的世界观中,犹太人和布尔什维克党——在他们看来差不多是一样的——都致力于对雅利安人/日耳曼人发动一场种族灭绝战争,因此他们必须打一场伟大的、具有末日启示意味的自卫战来自我拯救。

导致冯·拉特遇害的最后一根稻草

少年
赫舍尔·格兰斯庞,摄于1938年11月7日(视觉中国)

波兰裔犹太人赫舍尔生长于汉诺威。他是个聪明、有点多病的男孩,身高勉强到5英尺(约合1.52米——本网注),眼睛漆黑,常常默不作声地陷入沉思。

15岁时,他被送到巴黎与姑姑和叔叔一起生活,他的家人仍然留在德国。尽管遭受的迫害日益严重,他们相信“德国仍然是一个法治国家”。

1938年10月27日,格兰斯庞家的房门被敲开,他们被要求去警察局报告,“只是走过场”。他们照办了,随身只拿着大衣和护照。

此去一别,就是20多年。

他们全家和来自德国各地的约1.8万名波兰裔犹太人被逼迫去往火车站。一上车,盖世太保就在拥挤的车厢中从无助的乘客手中没收了一切值钱的东西。

在距离波兰边境不足两公里的地方,他们被赶下火车,在雨中行进。

无力行走的病人和老人遭到血腥殴打。赫舍尔的父亲森德尔后来回忆说,“他们高喊着,‘快跑!快跑!’”。

最后,他们被逐出边境,并被遗弃在那里,没有钱、食物、衣服和住处。

11月3日,赫舍尔在巴黎收到了姐姐贝尔塔寄来的一张令他苦恼不堪的明信片,这是导致恩斯特·冯·拉特遇害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张明信片上,贝尔塔描述了他们遭遇的“巨大不幸”,说全家人身无分文。她恳求他寄些钱来。但是,她的弟弟也没有钱。

后来,尽管我们不知道细节,贝尔塔成为又一个在犹太大屠杀中消失的受害者。奇迹般地,赫舍尔的其他家人都活了下来,并在战争结束后最终来到以色列。

1940年6月法国沦陷,此时距离冯·拉特被害已经过去了约19个月,年轻的赫舍尔被法国当局移交给盖世太保,后者计划利用他举行一场审判,以证明“一切都是犹太人挑起的”。但是,审判从未发生。

这是一个谎言,但却是一个机智的谎言,这令纳粹难堪,并使他们无法利用此案作为一个广为流传的犹太人阴谋的证据。

赫舍尔高贵的话语也被记录下来:“毕竟,身为犹太人并非原罪……我的人民有权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他的最终命运,和这场最可怕战争中的许多人的命运一样,不为人知,但是他无疑在这场战争结束前就死去了。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作者科赫还是赋予了他最慷慨的墓志铭:“他是历史的一枚棋子,一个勇敢的傻男孩。他为他的人民而死,最终孤独地被遗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