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00:17: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之冰
核心提示:威斯康星大学教授奥拉韦茨说,囤积并不是说我们储存了多少信息,而是我们对数据是否有“切实的掌控感”。如果有,就不是囤积。

参考消息网3月1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3月12日刊登了题为《按下删除键,为你的数字生活大扫除》的文章,作者是凯莉·奥克斯,文章摘编如下:

我的收件箱有两万封未读邮件,手机里有三万张照片,笔记本电脑上此刻开着18个浏览窗口。杂乱的数码文件入侵了我的生活,让我不知所措。

VCG41546163980

你手机里有多少照片,多少未读邮件?(视觉中国)

最新研究表明,在工作和个人生活中累积下来越来越多却不愿意删除的“数码囤积”,和真实生活中的乱堆杂物一样,会让我们压力倍增。据悉,“数码囤积”还造成个人和企业的网络安全问题,有时找到需要的邮件比登天还难。

什么是“数码囤积”

“数码囤积”这个词2015年首次在一篇论文中出现。一名荷兰男子每天拍摄上千张数码照片,又花数个小时整理这些照片。论文写道,“他从来没有用到或看过他储存的这些照片,却坚信它们将来会有用处。”

“数码囤积”的定义是“毫无意义地囤积数码文件,最终导致压力和混乱”,论文作者认为数码囤积可能是一种新型的囤积症。

荷兰这名男子囤积数码照片之前曾囤积实物。诺森布里亚大学囤积课题研究组的组长尼克·尼夫说,他注意到实物囤积的研究课题也转移到了数码空间。

VCG21gic19540329

来诊断一下,你有没有患有“数码囤积症”?(视觉中国)

在2019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研究中,尼夫和他的同事询问了45个人关于处理邮件、照片和其他文件的方式。人们囤积数码文件的原因各异——纯粹因为懒,认为可能用得着,不敢删除,甚至想留下某个人的“把柄”等等。

人们不删工作邮件,最普遍的原因是认为将来可能有用,包含工作中需要的信息,或者可以让做过的事有依据可寻——都很有道理,但最终导致了囤积上百封可能看都不看一眼的邮件。

尼夫说:“人们也发觉了这是个问题,但碍于他们机构惯常的做事方式。他们收到大量邮件,但又不敢删除,于是越积越多。”

如何解决

那么怎样才能判定自己是不是有“数码囤积症”呢?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副教授达尔莎娜·赛德拉开始探究数码囤积时,问了好几个人这个问题。她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能回想起很难找到要找的东西的经历。

在2018年12月她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她调查了846人关于数码囤积习惯以及他们遭受的压力的问题。他们发现了数码囤积行为和受访者遭受的压力存在关联。

赛德拉说,传统的囤积症会让人们难以做决定,还能引发焦虑难过。“我们发现,在数码空间里,我们自觉或不自觉,或多或少地进入了焦虑状态。”

VCG41184313840

把整理归档当作是与看牙医一样必不可少的事情。(视觉中国)

威斯康星大学教授奥拉韦茨说,囤积并不是说我们储存了多少信息,而是我们对数据是否有“切实的掌控感”。如果有,就不是囤积。但奥拉韦茨指出,当我们储存的数据越来越多,大多数人会失去这种掌控感。

所以我们为什么会弄得一团糟呢?奥拉韦茨说,谷歌云盘(Google Drive)这样的平台“公开引诱”人们囤积,因为储存文件太容易了,又几乎不提醒人们翻阅,“存起来就能找到的想法给人们提供了虚假的安全感。”

有些人认为既然科技公司让人们能够储存数据,也应该帮助我们化解“数码囤积”倾向。赛德拉认为很快会有与平台无关的跨设备检索和数据整理方式,类似于不同的手机应用间能够同步共享联系人信息。

奥拉韦茨指出,科技公司应该重新考虑一下,他们如何造成了我们的某些囤积倾向。但她更希望人们自己负责整理数码文件,把整理归档当作是与看牙医一样必不可少的事情。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