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10:10:0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在特威奇最受欢迎的直播中,不断更新的打赏列表快速滚动,主播根本无法跟上。要想在直播中体现存在感得花不少钱。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3月17日刊登题为《“特威奇”主播走红和打赏演变史:以打赏为生的“网络明星”》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小费文化存在于世界各地。如今,这种文化步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很多年轻人在“特威奇(Twitch)”游戏直播平台上为观众直播玩游戏。对他们而言,最要紧的就是获得打赏。

实际上,观众匿名打赏后得不到任何实质性回报,但这种趋势揭示了这个平台蓬勃发展背后复杂的心理文化。

小费2.0时代

特威奇是视频网站Justin.tv的一个分站,谁都可以在此直播视频,和观众们互动。由于其游戏直播频道快速发展,2014年亚马逊以10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元——本网注)的价格收购了这个直播平台。

直播2

2018年7月,特威奇上的直播收看量总计7.75亿小时。(社交网站截图)

特威奇上的直播看起来都很类似:游戏界面几乎占满整个窗口,玩家的脸出现在屏幕的一角。观众的评论和问题源源不断地从屏幕右侧滚动出来,玩游戏的时候主播会通过麦克风做出回应。

如果有观众订阅了直播,屏幕上会弹出一个大大的通知。主播会对订阅用户表示感谢并鼓励观众使用大量的表情符号。订阅用户可以使用独家的表情符号,名字旁边还会有一个特别的徽章。最重要的是,还能听到主播现场念出他们的名字以表谢意。

订阅一个月的花费最多不超过25美元,大多数套餐只要4.99美元,但是打赏并无上限。观众只需点几下鼠标就能在最喜欢的主播身上花费成百上千美元。

打赏软件公司“直播实验室”的首席执行官穆伊兹表示:“这些观众希望听到主播大喊大叫来感谢他们。我见过有的女主播哭,有的人从椅子上摔下来,还有人赚了一百美元后做俯卧撑。”

主播的职业生涯

对于主播来说,必须充分了解受众以提供更多能让他们买单的节目。

主播麦克唐纳自己并不玩游戏,而是分析和评论像“火箭联盟”之类的足球游戏。每当他邀请职业玩家在自己的频道上比赛时,能吸引800到2000多名观众,而他只需坐在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家里进行评论。

直播1

麦克唐纳拥有超过2000多个订阅用户,几乎每次直播都能收到数额稳定的小费。(社交网站截图)

麦克唐纳有2000多名订阅用户,直播时收到的打赏可谓源源不断。由于直播时聊天信息量大,一般很难引起他的注意,所以观众总是会在打赏时附上一条信息,这样他肯定会做出回应。

他说:“很多人用这种方式提问,有时会说些玩笑话。这时它就会演变成一些观众之间的打赏大战,他们争相成为给钱最多的人。”

林恩是康奈尔大学食品和饮料管理系教授,也是小费问题的权威专家。他引用商业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列出了促使人们给小费三个最重要的因素——收入、感知的公平程度、逃避罪恶感。

拥挤不堪的市场

粉丝群体较小的主播可以与观众培养更简单、更亲密的关系,但是另一种不同的亚文化在主流频道上酝酿着,观众们用尽一切办法吸引主播的注意力。在特威奇最受欢迎的直播中,不断更新的打赏列表快速滚动,主播根本无法跟上。要想在直播中体现存在感得花不少钱。

这些打赏提示得到了成千上万的人的认可和赞扬,同时也提升了打赏者在网站社会阶层中的地位。对于那些足够慷慨或有钱的人来说,保持这种地位非常重要。连续订阅数月的用户名字旁边的小图标会变成闪闪发光的珠宝。你的名字在“打赏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这种感觉就像开着一辆炫酷的跑车。

观众们能看到其他人的花费,并经常会在聊天中表达敬意。跟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热门帖子的人会得到“赞”一样,特威奇上一掷千金的人,其影响力也相当可观。然而,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是,一旦过气,大家都不玩了,这种影响力就会消失。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