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8 00:17: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报道称,韩国2018年的“总和生育率”降至0.98,首次跌破1,这在世界范围内也属于最低水平。背后反映的是过热的学历竞争,教育费高涨等导致适育人群为生育踌躇的现实。

参考消息网4月8日报道 日媒称,韩国生育率降低反映出当下社会现实。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4月3日报道,韩国2018年的“总和生育率”(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平均数——本网注)降至0.98,首次跌破1,这在世界范围内也属于最低水平。背后反映的是过热的学历竞争,教育费高涨等导致适育人群为生育踌躇的现实。

养育孩子成本高昂

报道称,在韩国学历竞争白热化的社会背景下,“考大学包办人”应运而生。

在培训班“扎堆”的首尔市南部的江南区大峙洞,经营培训班的全日权(音)是圈里人尽皆知的“应试协调员”。他说:“如果(学生)落榜就返还一半费用。但是,迄今为止学生全都考上了首尔大学医学部。”

报道称,“应试协调员”这一职业诞生于2000年以后,协调员可以说是“考大学包办人”。

韩国考生

韩国首尔培花女子高中考场内的学生在考前做最后的复习。新华社发(纽西斯通讯社)

据说,要考上首尔大学医学部,需要从高中一年级开始进行“作息管理”。全日权表示,为了给大学留下考生“想当医生的意愿强烈”的印象,“会让学生参加医疗相关社团活动,也会给话题图书做出摘要让学生阅读。因为孩子很难读完”。

据报道,“应试协调员”一年的费用高达1亿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69韩元——本网注),但全日权说:“执业医师希望让孩子继承家业的期望强烈。”

据悉,协调员这一职业是因韩国电视剧《天空之城》而突然被广泛知晓。电视剧描写了将孩子交给冷酷的协调员的父母的悲剧,该剧在韩国获得了创纪录的收视率。虽然内容是警醒“学历至上主义”,但全日权笑着表示“来自家长的咨询反而在增加,都说希望把孩子拜托给我们”。

天空

韩剧《天空之城》剧照

韩国教育部数据显示,从公共教育以外花费的培训班的私人教育费来看,高中生每人月平均达到32.1万韩元。全日权表示“在大峙洞,每月花费200万至500万韩元也很普遍”。

“想要孩子,但还没有住房。如果考虑钱的问题,就很难下决心。”在大公司就职的一位30多岁女性这样表示。即使是双职工夫妻,对生孩子也犹豫不决,这正是韩国的现实。

不仅如此,不结婚的人也在增加。韩国统计厅的数据显示,从20岁至44岁的未婚率来看,男性从2005年的48%提高至2015年的58%,而女性则从34%提高到45%。

韩国招聘

在韩国首尔,一名求职者经过跨国公司招聘会的宣传栏。新华社记者姚琪琳摄

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的调查显示,这一年龄段的未婚女性中48%认为“即使没孩子也没关系”。理由包括“如果有了孩子,就无法自由生活”(32%)、“担心无法给孩子幸福生活”(29%)等。

低生育老龄化问题困扰韩国社会

在韩国,“N抛世代”这个说法已流行很久。这是形容放弃重要事情的年青一代的词语,在约10年前是恋爱、结婚和生孩子这“三抛”。而如今,再加上住宅和人际关系,变成了“五抛”。

报道称,“五抛”各方面都与经济实力密切相关。从名牌大学毕业的医生、律师、公务员和大型公司的员工另当别论,对于难以找到工作、从事低工资工作的年轻人来说,这些方面都可望而不可即。

韩国政府为应对少子老龄化,在2016年至2018年投入117万亿韩元,但出生率非但没有提高,反而继续下降。

另据韩联社4月4日报道,韩国科学技术企划评价院(KISTEP)4日发布调查结果,500名专家预测2029年韩国最重要的问题仍将是低生育老龄化问题。

报道称,继2015年调查之后,低生育老龄化再度成为发生可能性和社会影响力最大的问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