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5 00:23: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之冰
核心提示:品牌厂商知道怎样找到拥有特定受众的网红,并且以从前支付杂志广告的方式向他们付费,令他们的品牌在社交媒体上曝光。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4月23日刊登了题为《网红新生代》的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新一代网红或者“微型网红”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要在社交媒体上挣钱,不一定需要成为“卡戴珊一家”(美国娱乐圈有名的家族——本网注)。

辞职创业的美国伊拉克裔博主胡达·卡坦被称为“美容界网红中的比尔·盖茨”。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她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现在估值超过10亿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元——本网注)。

网红新定义

欧洲网红和模特代理公司的一位高级经理说:“网红一定要有影响力,而且其影响力可以变现。他们具有独特的卖点。无论是美容、时尚、烹饪、心理健康还是厨艺,都可以用来赚钱。每个人都希望把兴趣与工作结合起来,我们有许多合作伙伴辞掉工作,然后说‘哇,我从一条帖子中赚到的钱相当于我之前一个月赚到的钱。’”

对于在学校学习传统学科的一代人来说,这可能很难理解。

美妆博主

一名正在录制视频的美妆博主。(东方IC)

娜塔莎·恩德洛武靠在Instagram上发布时尚、美容帖吸引了9万名粉丝。她说:“‘网红’会成为热词,我猜是因为社会上有一些人觉得我们有点讨厌。”

但她说,很多人根本不懂为何网红已经成为一种职业,这也不难理解。

网红们通常在自己的页面上推广产品来赚钱,根据相关法律,这种帖子必须明确标记为广告。

品牌厂商知道怎样找到拥有特定受众的网红,并且以从前支付杂志广告的方式向他们付费,令他们的品牌在社交媒体上曝光。

网红的名气确实令各大媒体必须认真对待他们。拥有英国《泰晤士报》和《太阳报》的新闻集团3月宣布,它正着手创建一个独立网红机构。

“Z世代”新网红

虽然像凯莉·詹纳这样广为人知的网红数量不多,但有成千上万的微型网红能够在特定的小众领域出名并挣钱。

Kylie Jenner

凯莉·詹纳(路透社)

微型网红是一个新群体,他们拥有1万至2.5万粉丝,都是Z世代(在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人——本网注)的领军人。

苏菲·霍姆斯患有囊性纤维化遗传疾病,她鼓励粉丝健康生活,如果患上她这样的病情,也不要退缩。她的3.4万名粉丝远远低于詹纳的1.31亿,但由于她拥有特殊的受众,品牌喜欢跟她合作。

苏菲说,“对我来说,我就是乐于鼓励、激励他人。我的人生使命是,当别人告诉你不该做、不能做时,告诉他们你能做什么。”

苏菲推广与保健和健身相关的品牌,最近代言了英国保健品和健身服装品牌。

不过她说,她只代言自己真正相信的东西,或者能令她的受众从中受益的东西。

苏菲

苏菲·霍姆斯(右)代言保健和健身产品。(网络图片)

 

恩德洛武也拥有特定受众,依赖她对时尚和化妆的看法。她说:“一个肤色较深的女性在选择高端美容品牌时,需要知道是否值得投资昂贵的粉底,因为很难找到适合较暗肤色的化妆粉底。”

但是,因某种特殊爱好或理由而出名很困难,一切都要基于诚信。

英国互联网营销公司RocketMill的高级创意策划师贝塔尼·马尔东在一篇文章中表示,“消费者对普通的广告已经厌烦了。他们之所以能受到网红的影响,很大程度是因为与网红产生了共鸣,并且信任。”

但2018年12月,英国广播公司四台的研究却表明,大多数消费者都不信任网红,82%的受访人表示,有时看不出来他们是否在推广产品。

“做个榜样”

然而,许多网红表示,他们并不是每笔交易都会接受。有些网红表示:“我拒绝的产品比我接受的多。我们管理人才的方式,是要持久,粉丝不多也可以成为绝对的权威。而且他们有诚信。必须诚实地对待广告、赞助帖或潜力帖。人们之所以愿意当粉丝,也是因为他们不会对所有事情都说‘是’”。

他们表示:“我们只会发布反映我们真实生活的东西,在照片里我们甚至可以穿着睡衣、吃着冰淇淋。”

时装设计师很快就会意识到网红会为品牌带来的价值。时装设计师菲利普·普莱因2018年时说,“今天,你要问问自己,什么更重要。是金·卡戴珊,还是时尚杂志主编安娜·温图尔?这是艰难的决定。”

网红安娜也警告说不要成为那种只以赚钱或出名为目的的网红。她建议:“做网红不是只为了利益,要成为一个榜样。如果有什么话想说,那就说吧,跟大家来点互动。”

她还说:“不管有20名粉丝,还是2万名粉丝,都不重要。只要你能帮到人,影响到人,那你就是网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