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6 00:15: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报道称,文物修复对杨泽华而言,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一份保护文物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参考消息网9月6日报道 港媒称,还记得红极一时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吗?曾在片中出镜、被誉为“故宫男神”的古书画修复专家杨泽华近日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开讲,为现场观众带来了“古书画装裱修复技艺及在故宫博物院的发展”主题讲座。

据香港大公网9月3日报道,杨泽华还带来了文物图片和案例,分享中国书画装裱修复工序技艺,讲述古老文物的背后故事。

从“破包袱”到名画再现

当天讲座上,杨泽华用曾经修复过的代表书画深入地为观众介绍了中国书画装裱修复工序技艺。

2015年,杨泽华接到任务艰巨的董诰《花卉贴落》,这是清代画家董诰的一幅超大尺寸的绢本质地绘画作品。送来的时候“就是一个破包袱”,画幅被纵向多次折叠后再横向对折,折叠处产生大量碎片,且作品缺失多处、破损情况非常严重。

修复的难题在于,要将这些糟朽的碎片逐一找到原始的位置并将画幅拼接完整,且原本碎片在拼对过程中极易再次碎裂。另外,超大的尺幅也使得在翻转等工序操作上有很大难度。

拼接碎片的过程中,杨泽华带着团队首先将碎片临时加固,并把周边轮廓刮得清晰后再去“配对”,为碎片找到准确位置做好准备。“当时我们团队每天上班的任务,就是拿着碎片围着这幅画转圈,眼睛看累了、找不到了,就换下一个人来。每当找到一个正确的位置的时候,就特别开心,那种喜悦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

此外,《崇庆皇太后八旬万寿图》等古书画都是从残存的碎片,经由修复团队修复后形成了完整的画面,前后对比效果震撼。

故宫1

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保护技术人员杨泽华在午饭后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他说,修复工作要求精力高度集中,他们都有自我放松的方法。(新华社)

他表示:“做古书画修复为什么有挑战性,因为每件书画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你的经验有可能碰到这张画的时候,根本不够用。别人看我们的工作会觉得很枯燥,但是我们觉得,每天和文物打交道,也面对和解决新的挑战,这就是古书画修复的魅力。”

大漆案台吸附古画

报道称,杨泽华在谈到修复工具时如数家珍。他说,书画修复的工作案台选择红色,“红色一般用于警示作用,因为红色穿透力是最强的。书画作品的破损情况,放在红色案台上就会一目了然。”

这个红色案台也叫“大漆案子”,需在高温、高湿、无尘的环境下才能制作,一遍遍干透后再刷漆,累计要刷十多遍,最后再一遍遍打磨和抛光,甚至需要用手在上面蹭,直至和镜面一样亮。如此复杂的工艺,与书画修复的需求息息相关。

书画放在大漆案台上时,由于特别的制作工艺,产生的静电可以把书画吸附在案台上,这样在修复过程中,书画就不会来回挪动,保证了修复工作的正常进行。

然而因为制作繁杂,对漆过敏的人众多,自古就有俗语戏称这是“贵贱不干”的工种。“漆器也面临传承的问题,现在更少人愿意去学习和制作大漆案子了。”杨泽华说。

裁尺、竹起子、针锥……杨泽华介绍了很多书画修复时需要用到的小工具。“像裁尺,中间是老木头,两面是竹子条。老木头耐用,竹子光滑适合用刀裁剪。我们现在还是在用传统裁尺的制作方法。”杨泽华介绍:“这些工具看起来简单,承载的却是古人的智慧。”

故宫2

杨泽华在检查马蹄刀。马蹄刀是古书画修复的一种工具。(新华社)

杨泽华笑称,他们这行都有着“不轻的职业病”,连去旅游也会特别留心河边有没有适合的石头,是否可以拿回来做修复工具。

老师傅口传身教

讲座中,杨泽华还为观众展示了一幅故宫博物院书画装裱传承谱系表,其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古书画技艺在故宫博物院的传承关係。

“在过去,传统手工艺的老师傅们文化水准不太高,许多工艺原理并不一定能够知道,所以不太可能用教科书式的课堂讲授来进行传授。”杨泽华表示,很多专家当初也是靠师傅的口传身教来学习,一边干一边学。

同其他古老的手工艺一样,书画装裱也是用这种方式来进行传承的。“从表像上看,书画装裱修复只是对‘有形’的物体进行了修复,但如果我们能够对‘传’与‘承’进行解读,不难发现传承中‘无形’的东西,那是人类智慧的闪光,传承的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杨泽华说。

文物修复对杨泽华而言,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一份保护文物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