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3 00:16: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孙之冰
核心提示:环境科学家加里·马克利斯创造了“附带价值”——从军事用语“附带损害”杜撰而来——这一词汇,用以描述保护这些土地带来的意想不到的积极成果。

参考消息网11月23日报道 澳媒称,全世界的战场均在公园和保护区中找到新的意义。

据澳大利亚“对话”网站11月6日报道,战争的恐惧太熟悉了:丧失生命,房屋被毁,整个社区被迫逃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的死亡之地、毁灭之所可以成为和平的自然的庇护地。

例如,在美国领土上进行的最致命的战斗之一是葛底斯堡战役。在3天的战斗中,数以万计的人被杀或受伤。在后来的150多年里,上千万游客参观了葛底斯堡战场。

新书《附带价值:战争用地创造的自然资本》,描述了当自然栖息地在以前的战场和其他军事用地上欣欣向荣地发展时给社会带来的好处。环境科学家加里·马克利斯创造了“附带价值”——从军事用语“附带损害”杜撰而来——这一词汇,用以描述保护这些土地带来的意想不到的积极成果。

这些好处包括我们有了在这些地方野餐、远足和观鸟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以前的军用土地可以支持野生动植物保护,减少水和空气污染,增强自然区和农业区的授粉并帮助调节气候变暖。

从战场到公园

除受联邦保护的地点外,美国数百个战场受到了各州、地方政府和非营利组织(例如美国战场基金会)的保护。这些场所共同对国家的公有地作出了重要贡献。

保存完好的战场包括古老的堡垒遗址,例如在俄克拉何马州和得克萨斯州被指定为公共土地的33座遗址,这些地方曾发生过欧洲定居者与美洲原住民之间的战争。它们还包括在19世纪上半叶沿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建造的海岸防御要塞。有些战场公园很大,有些则是处于城市环境中的小场所。

在国际上,英国有一项积极的计划来保存其战场,这些战场已有数百年历史。其他西欧国家则保留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

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最残酷的战斗是在法国凡尔登进行的。那场堑壕战遗址现在是2.5万英亩的再生林,每年吸引超过25万游客。它保护着生物丰富的景观,包括湿地、兰花、鸟类、蝾螈、昆虫和仍然带有战争痕迹的“幸存树木”。

铁幕建绿化带

欧洲改造军事边界最大、最雄心勃勃的计划主要与铁幕有关。铁幕是由警戒塔、围墙、雷场和篱笆组成的绵延数千英里的隔离墙,从北极圈以北挪威与苏联的边界向南一直延伸到希腊与阿尔巴尼亚之间的地中海沿岸边界。

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了,铁幕和相关军事设施的用途也报废了。随着将城市一分为二的柏林墙的倒塌,统一的德国开始将铁幕在其境内的部分发展成一个由保护区和自然步道组成的系统,这就是“欧洲生态绿带”倡议。

该项目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在保护自然的价值观与保留冲突的悲剧性历史遗迹之间取得平衡。在以前的战争景观上建立附带价值的大多数努力都必须处理好这种权衡。

世界各地的其他军事化边界也正在成为保护区。例如,数十年来,朝鲜与韩国之间的非军事区一直是人们不能进去的禁区,这使得它成长为朝鲜半岛上最重要的——尽管是非官方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

同样,上世纪80年代在中东发生战争期间,在伊朗与伊拉克边界沿线曾建立起广阔雷区,如今在那里森林长得愈加茂密。这些森林所在地是亚洲豹和其他稀有野生动植物赖以生存的地方。有人提议将它们作为自然保护区正式保护起来。

减少土地退化

公园和禁猎区等保护区的生态系统为人类和自然提供了重大利益。不幸的是,世界上至少三分之一的保护区因开发和其他威胁而面临丧失的危险。认识到在以前的战场和边界地区发展起来的附带价值,可能有助于减少这些土地的退化和损失。

任何人都不应忘记曾在这些景观引发冲突的残酷性。但是,考虑到世界各地的自然栖息地面临的威胁规模如此之大,保护主义者不能忽视耕种和保护自然栖息地的机会,甚至包括那些由于战争恐怖而产生的自然栖息地。

Collateral Values

《附带价值:战争用地创造的自然资本》一书封面(资料图片)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