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4 16:50:4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你可曾见过空乘痛哭流涕?或是遇到哪个空乘散发着猫味?不会有这样的事。在面目模糊的时代,在口罩遮脸的时代,我倒想要那块写着职业化和蔼可亲的胸牌。我倒想要那透着工业化殷勤得体的光鲜外表——如果说这种殷勤得体一戳即破,反而越发难能可贵。

参考消息网1月4日报道 (文/詹姆斯·帕克)

是时候表示感谢了。

为了我们受到的礼遇,哪怕(尤其)这样的礼遇只是装装样子或不得已而为之。为了我们大家鱼贯而入时耳边响起的中气十足的“您好”,也为了在彼此略知一二后,当我们鱼贯而出时听到的不那么响亮的“再见”。为了机上广播中预先准备好的客套话——不知何故总是带有一丝真情实感——为了演技蹩脚的现场安全演示,也为了对着救生衣上的小管子憋劲长吹的那口气。为了机上厨房散发出的带有金属质感的神秘气息,空乘们坐在那里,脸上是令人心头一紧的不当班神情,旁边塑料杯里的冷水在震颤。在空中,他们迷人地扮演着一夫当关的角色;在地面上,他们谈笑风生、成群结队地和我们擦身而过,我们则被困在过海关的队伍里。是时候向空乘致谢了。

最近我从波士顿飞往伦敦。机场、飞机和空乘自己都备受空虚寂寥这种亚病毒的困扰。服务中规中矩——餐饮推车在过道上来来回回;差劲的小食分发了下去——不过交流互动因口罩的阻隔而含混不清,面部表情也变得难以揣摩。看不到那种略带浮夸的举止或是因不满而挑起的眉毛。听不到那些让人昏昏欲睡的声音。我们是彼此眼中的陌生人。空乘被认为精明能干、富有同情心,对形形色色的旅客——喜欢把脚伸到过道上的目中无人男子、嘴巴讲个不停的滔滔不绝先生、要用WiFi的傲娇公主——见怪不怪,不过如今这样的知识似乎基本派不上用场。

这让我陷入思考。思考对万米高空环境下产生的期望值的精细化处理,思考空乘为了让你相信自己正在体验有那么一点高级的人生经历——尽管大量证据指向相反的方向——而做出的种种努力。他们侍候在侧,他们安抚劝慰,他们拿来毛毯,他们平息酒鬼及火冒三丈的父母制造的肢体冲突,接下来他们又拿着塑料袋四处走动,收走垃圾。

而我这些年来算是个好乘客吗?没有吹毛求疵?在该感谢的时候表示感谢?曾经在飞机上,我每20分钟就大哭一场,像生物钟一样准时。曾经,我穿着一件散发着浓郁猫尿味道的夹克,搞得旁边的人要求调换座位。所有这些时刻,我都得到了小心翼翼的照料,获得了彬彬有礼的对待;但愿我当时也以礼相报。

你可曾见过空乘痛哭流涕?或是遇到哪个空乘散发着猫味?不会有这样的事。在面目模糊的时代,在口罩遮脸的时代,我倒想要那块写着职业化和蔼可亲的胸牌。我倒想要那透着工业化殷勤得体的光鲜外表——如果说这种殷勤得体一戳即破,反而越发难能可贵。(原题为《空乘颂》,选自2020年12月号美国《大西洋》月刊,李凤芹译)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