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2 20:16:1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她死前一天在推特上写道:“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他们可以一再尝试阻止,但风暴已经来临,它将在不到24小时内降临华盛顿……从黑暗到光明。”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月7日报道称,国会骚乱中身亡女子是特朗普和“匿名者Q”组织铁粉……全文摘编如下:

阿什莉·巴比特一直在为这一天做准备。上周,一位沮丧的朋友在推特上问:“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向胜利?”巴比特的回答是:“2021年1月6日。”

她的名字现在与这个日期联系在一起,还有一段镜头不断晃动的视频。在视频中,一群暴徒砸碎了通往国会会议厅的门廊玻璃。

人群最前面是巴比特瘦小的身影,她穿着雪地靴、牛仔裤,脖子上像系披风一样,系着一面支持特朗普的旗帜。

“冲!冲!”她大喊着,接着,两个男人把她举到砸破的窗子边缘。就在她把头伸进窗框时,一名身穿便衣的国会警察开枪射击,她倒在人群中。血开始从她嘴里涌出。

巴比特曾在空军服役14年,经历了两场战争,死前住在圣迭戈郊区。退伍后的生活并不轻松。在核电站短暂从事保安工作后,她一直在经营一家泳池设备公司。

她在社交媒体上的大量言论,都是有关向特朗普总统表示祝贺、“匿名者Q”组织阴谋论以及激烈批评移民、毒品和加州民主党领导人的言论。

她在推特上发布过一段视频,向加州政客喊话:“你们拒绝选择美国,而是选择你们愚蠢的政党,我对此感到厌倦。你们可以认为这是对你们的警告。我和美国人民。我厌倦了,我觉醒了,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与巴比特关系密切的人都震惊不已。她的丈夫、39岁的阿伦·巴比特在圣迭戈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在枪击发生前大概30分钟,他曾给妻子发信息,但她没有回复。

她的弟弟、32岁的罗杰·维特赫夫特说,巴比特没有告诉家人她打算去华盛顿。但他对她参加抗议活动并不意外。

维特赫夫特说:“我姐姐35岁,她曾经服役14年——这相当于成年的大部分时间。如果你觉得你把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奉献给自己的国家,而你的声音又没有被听到,这一定让人很难接受。这就是她愤怒的原因。”

维特赫夫特说,巴比特有四个弟弟,他们在一个不关心政治的家庭长大。他们的父亲从事商用地板行业,母亲在学校工作。巴比特高中毕业后参加了空军。

2004年至2008年在部队服役期间,她认识了第一任丈夫蒂莫西·麦肯蒂并同他结婚。她在空军安保部门任职,职责包括为空军基地站岗,她被派驻过阿富汗和伊拉克。

她后来在空军预备役和空军国民警卫队服役。在国民警卫队时,她被分配到华盛顿附近的一支负责保卫这个城市的部队。

巴比特于2016年退伍,退伍时的身份是空军下士,级别较低,此时退伍距能拿退休金和其他福利的门槛还有好几年。

但那时,她已经有了其他收入来源,在马里兰州的卡尔弗特·克利夫斯核电站当保安。据经营这家核电站的埃克西隆公司的一名代表说,她从2015年到2017年在那里工作。

这名代表说,她就是在这里认识阿伦·巴比特的。两人从这里搬回了她的家乡加利福尼亚。搬到加州后,巴比特开始经营泳池服务和设备公司。

她的生意似乎举步维艰。2017年,她申请了一笔高息短期商业贷款。后来的法庭文件显示,这笔贷款的实际利率高达169%。

法庭记录显示,签署贷款协议后不久,她就停止还款,只偿还了6.5万美元借款中的大约3400美元。贷款人把她告上了法庭。

巴比特的政治立场显然是亲特朗普的。在这家泳池设备公司门口,挂着一幅海报,上面写着,这里是“没有口罩的自治区,它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叫美国”,在这里,“我们像男人一样握手,像哥们儿一样碰拳”。

她的弟弟说:“我姐姐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加州人。让她愤怒的那些问题,也让我们所有人感到愤怒。”

她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表明,她越来越相信“匿名者Q”组织的阴谋论,该组织声称2020年总统大选被一个崇拜撒旦的精英集团窃取了,只有普通人能帮助特朗普继续担任总统。

她在推特上转发了一个帖子,声称会发动暴力起义,帮助特朗普连任。

她死前一天在推特上写道:“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他们可以一再尝试阻止,但风暴已经来临,它将在不到24小时内降临华盛顿……从黑暗到光明。”

她的弟弟说,她对特朗普的事业充满热情,他认为她是在为美国人发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