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1 19:48: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阅读不同作者和流派的书籍对我们大有裨益。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史蒂文·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书中写道,阅读是一门技术,可以让我们一窥其他观点。当我们阅读时,我们就进入了‘只有通过一个陌生人、一位探险家或一位历史学家的眼睛才能看到的世界’。”

参考消息网2月1日报道 (文/海梅·鲁维奥·汉考克)

对于很多人来说,新一年的目标之一就是多读书。为了激励自己,我们往往会给自己设定一个宏伟但又相对现实的目标,比如一年要读20、30或40本书。根据图书分享型社交网站Goodreads的数据,近200万人给自己定下了2021年平均每人阅读43本书的目标。

这个数字接近50,而每年读50本新书是自2004年开始就在互联网广为流传的一个挑战目标。当时很多博主都转发了这个挑战,并制订了一些规则,但大部分规则都是为了强调这是件有趣的事情,而不是一项任务。这些规则包括:一、不要为了凑数而读书;二、一定要读你想读的书;三、可以重读;四、书籍风格不受任何限制;五、无须预先制订规划;六、其实没有所谓的“规则”。

十几年来,这项挑战变得更加灵活。今天社交网站上流行的挑战不再只是完成一个数字目标,因为挑战的主题正在不断发生变化。主流的想法不再只是多读书,而是要换一种方式读书。数量可以在50本以下,一个月一到两本书之间亦可。

例如,一位文学博主提出今年要读24本书。其想法是改变书籍种类,不再读那些在挑战中常见的书籍,例如自传、新闻纪实或幽默读物等。此外,还有其他一些我们听起来可能比较陌生的想法,但这些想法也有助于将这项挑战变成一项有趣的游戏,例如读一本作者曾经锒铛入狱的书,或者一本标题中带有水果的书。

阅读不同作者和流派的书籍对我们大有裨益。实验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和科普作家史蒂文·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书中写道,阅读是一门技术,可以让我们一窥其他观点。当我们阅读时,我们就进入了“只有通过一个陌生人、一位探险家或一位历史学家的眼睛才能看到的世界”。例如,读书可以让我们通过接触其他思想和思维方式,进而质疑我们曾经认为理所当然的某些规范。

这些建议旨在鼓励我们阅读不同类型的书籍,或者鼓励我们在悠长假期里多读书,但事实上,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会让人觉得这是一项责任和义务。除此之外,这些挑战还可能体现在社会层面,而这并不总是具有积极的意义。

事实上,也有人认为挑战会适得其反。一位Instagram博主认为,数字产生压力。在他看来,阅读是一种类似于冥想的习惯。你需要在合适的时间里放松心情,坐下来读书。有时候因为我们比较忙,所以这个习惯就被丢掉了,然而每年的读书挑战最后都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没有读书。这就让我们产生了不必要的焦虑感。这种焦虑感让我们有时候为了读书而读书,而全然不顾应当读哪些书。

此外,读书挑战被换算成数字后,又会出现另一个导致焦虑的原因:相互攀比。我们会和别人比较——我的朋友去年读了多少书,我读了多少书?读书应该是你因为喜欢而主动去做的事情,而不是出于社会压力和攀比心理。

英国著名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在他的《59秒心理学》一书中写道,促使自己达到目标(无论是在新年还是5月中旬制订的目标)的一种有效方式是公开宣布这个目标。例如,在加利福尼亚多明我会大学的一项研究中,超过70%的参与者在写下目标并告诉朋友后达到了目标。而在那些没有告诉任何人的人中,只有35%的人实现了他们的目标。

然而,之所以要公开宣布自己的目标,不仅是为了口头承诺,更是因为亲朋好友可以在我们软弱的时候帮助我们,哪怕只是推荐一本好书。(刘丽菲译自1月10日西班牙《国家报》网站,原题为《2021年的阅读挑战》)

北京国图

读者在北京国家图书馆阅读大厅内看书学习(新华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参考封面秀|抗疫“国家失灵”

德国《经济周刊》2021-02-01

参考封面秀|印度农民之乱

印度《一周》周刊网站2021-02-01

参考封面秀|丑陋的疫苗战

英国《旁观者》周刊2021-02-01

参考封面秀|新世纪20年代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2021-02-01

美媒:方言消亡“带走”宝贵知识

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2021-01-27

美媒:青年诗人成拜登就职典礼上的耀眼之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2021-01-26

美媒:基因编辑科学家堪称“生命黑客”

美国《纽约人》周刊2021-01-26

拉季·什马科夫:俄潜艇事业的开拓者

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周报2021-01-26

美媒:高端餐厅如何辜负了黑人女厨师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21-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