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8 21:04:3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在国家机器令人震惊的不作为背后,隐藏着一个关于恐惧的故事。正是社交媒体,这条充满肾上腺素的动脉造就并维系了特朗普,影响着美国社会的几乎每个人,主导着美国人的生活,它是核心主角之一。

参考消息网2月8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2月12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美国官员对特朗普的恐惧导致情报机构瘫痪,国会骚乱》的文章,作者为威廉·阿金。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国土安全部视而不见。五角大楼也是如此。联邦调查局收集了有关暴力和犯罪活动的报告,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美国国会警察局撰写了一份威胁评估报告,称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感到失望和绝望,他们可能诉诸暴力。这些部门都在监控社交媒体。但只有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和警方处于戒备状态,其他人则没做任何准备。这是因为政府和军方官员感到恐惧。

机器失灵

为了解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袭事件,《新闻周刊》细致还原了当天发生的事情,并采访了数十名政府和军方官员,他们大多数人为了说出真相,都要求匿名。他们几乎一致认为,在令人震惊的不作为背后,隐藏着一个关于恐惧的故事——害怕疯狂而又难料的特朗普在任期最后几天可能挑起一场叛乱。

由于害怕特朗普总统可能命令武装部队采取行动保住权力,将国民警卫队联邦化以受其控制,甚至宣布戒严,主要情报机构都陷入瘫痪。

更重要的是,在国土安全部向国务院和地方发布的国内威胁报告中——《新闻周刊》独家获得了约5600份报告——从未使用过“特朗普支持者”一词。各种可能的“国内暴力极端分子”,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都受到审查和监视。但是,如果美国面临的威胁可能是总统自己的民兵组织的想法呢?官员们表示,发布这样一份报告,让这样一份报告出现在新闻媒体上——或者更糟糕的是,出现在特朗普的办公桌上——可能招来狂烈的报复。

多名国土安全和情报官员告诉《新闻周刊》,这样的威胁从未被写成法律条文。这些官员承认,其结果是,尽管联邦调查局可能重点关注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或发出暴力威胁的特定个人身上,但并没有看到整体情况。因不敢压制任何涉及党派政治的言论,美国国家安全机构最后导致自身的失败。

参谋长联席会议非常坚决地将军方置于总统选举和交接过程之外,以至于该机构并未执行自己的首都防御应急计划。接着,参谋长联席会议阻挡了华盛顿特区警卫队的直接参与,毁掉了最后的希望。

司法部长、国防部长和国土安全部部长三位国家安全官员的地位则进一步削弱了因应这一众所周知威胁的能力。这三人的职务都是“代理”——没有得到参议院的批准——还有两个人对他们的部门来说非常陌生,他们甚至没见过自己的许多下属。

归咎于谁

美国国会警察呢?这是国会的一支独立力量,甚至不在特朗普的控制之下。当局长史蒂文·森德请求允许让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进入待命状态时,他被告知要非正式地寻求帮助,不要通过白宫。他的上司们也是有党派立场的,听命于在参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并且都不敢得罪众议院。

因此,当天有超过10万人在华盛顿举行抗议活动,多达1000人强行闯入国会大厦,类似“9·11”事件的错误和盲点出现了,导致了一场原本可以预防的灾难。2100多名国会警察没有进入戒备状态,也没有设立足够的防御措施。

上到特朗普总统,下到国会山警察,指责和猜疑四起:内部人与造反派勾结;党派人士故意视而不见;由于无法想象数千名白人——其中许多人穿着军装——会谋求推翻政府,所以无法采取行动。

谈及对暴徒的控制时,一名高级军官告诉《新闻周刊》,一旦暴徒进入室内,国会警察就会把重点放在保护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大约500多名国会议员,以及数千名国会工作人员,甚至数十名新闻媒体人士身上,而不是保护一座“大楼”,这是正确的行动方针。

人们很容易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特朗普,也归咎于147名投票反对接受选举人票的国会议员。当然,我们可以责怪抗议者,否认他们代表美国,或者辩解说他们是被少数煽动者和罪犯劫持的和平公民。

危机重现

尽管负责国会安全的三名高官(包括森德局长)已经辞职,但官方的反应与“9·11”事件惊人地相似。

与“9·11”事件一样,我们现在处于战时状态——把国会山和哥伦比亚特区变成一个武装营地,过度依赖军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镇压、限制各种抗议活动。

哥伦比亚特区政府是事件唯一的亮点,它在1月6日之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处于全面戒备状态,动员其国民警卫队——唯一由总统控制的国民警卫队。但它也受到了制约,因为归根结底,不起作用的白宫和不情愿的五角大楼把市长视为一个暴躁的下属。

“9·11”事件后大张旗鼓地成立了国土安全部,作为填补国内安全空白的机构。但在此次事件中,国土安全部实际上是缺席的。政府官员一致认为,其下属部门只有半自治的特勤局做了准备,其他部门却没有任何行动(这与它们在全国各地对种族正义抗议者和左翼无政府主义者的干预形成鲜明对比)。《新闻周刊》的几位消息人士称,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国土安全部也有了党派倾向,并变得妥协,其他机构也不信任它们。

军队在国内的适当角色是什么?军方享有作为美国最受尊敬机构的所有特权,同时也考虑自己的优先利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去年夏天说:“美国军方无权决定美国大选结果。”从那以后,他一直在重复这一说法。这一声明向军中人士表明,军方应该远离政治。尽管美军在“9·11”事件后创建了本土安全机构,但它一心一意远离政治。

如今我们已获悉,在1月6日的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之前,联邦调查局、特勤局、打击恐怖活动联合工作组等国内情报机构都有海量的报告,并积极监控社交媒体,无论是公开的网页,还是私人和加密的渠道。

与此同时,一场“拯救美国”集会也被组织起来。它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推广。从早上开始,特朗普一再敦促人群前往国会大厦游行。到下午2点左右,国会警察的防线被攻破时,人群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但到了那个时候,很明显,除了抗议者、自拍者、追随者、阴谋家和挑拨离间的人之外,不仅有罪犯,还有一大批身着军装意图发动暴动和政治恐怖活动的突击队员。他们违法和使用武力的行为让官员们大吃一惊。这群人无视法律的事实迫使许多人重新评估他们到底是在和谁打交道,以及未来我们必须要和谁打交道。

未来几年,美国仍将对1月6日发生的事情争论不休,当时一群暴徒袭击了美国国会大厦,威胁到美国的政治存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四个小时的混乱将在法庭、调查委员会、国会听证会和新闻媒体调查中被逐分逐秒地剖析,所有人都在努力回答我们所有人现在都纠结的问题:抗议者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政府是如何视而不见且毫无准备的,以及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最后,正是社交媒体,这条充满肾上腺素的动脉造就并维系了特朗普,影响着美国社会的几乎每个人,主导着每个人的生活,它是核心主角之一。它割裂并滋养了美国社会中无数几乎没有触及的圈子,美国人对当天发生的事情的概念仅限于美国人自己看到的“推送”,每个美国人都在自己的发现之旅中,过于专注于自己的新闻来源,看不到更大的图景。但事实就是这样。

4

美国《新闻周刊》2月12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2月8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2月12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美国官员对特朗普的恐惧导致情报机构瘫痪,国会骚乱》的文章,作者为威廉·阿金。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国土安全部视而不见。五角大楼也是如此。联邦调查局收集了有关暴力和犯罪活动的报告,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美国国会警察局撰写了一份威胁评估报告,称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感到失望和绝望,他们可能诉诸暴力。这些部门都在监控社交媒体。但只有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和警方处于戒备状态,其他人则没做任何准备。这是因为政府和军方官员感到恐惧。

机器失灵

为了解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袭事件,《新闻周刊》细致还原了当天发生的事情,并采访了数十名政府和军方官员,他们大多数人为了说出真相,都要求匿名。他们几乎一致认为,在令人震惊的不作为背后,隐藏着一个关于恐惧的故事——害怕疯狂而又难料的特朗普在任期最后几天可能挑起一场叛乱。

由于害怕特朗普总统可能命令武装部队采取行动保住权力,将国民警卫队联邦化以受其控制,甚至宣布戒严,主要情报机构都陷入瘫痪。

更重要的是,在国土安全部向国务院和地方发布的国内威胁报告中——《新闻周刊》独家获得了约5600份报告——从未使用过“特朗普支持者”一词。各种可能的“国内暴力极端分子”,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都受到审查和监视。但是,如果美国面临的威胁可能是总统自己的民兵组织的想法呢?官员们表示,发布这样一份报告,让这样一份报告出现在新闻媒体上——或者更糟糕的是,出现在特朗普的办公桌上——可能招来狂烈的报复。

多名国土安全和情报官员告诉《新闻周刊》,这样的威胁从未被写成法律条文。这些官员承认,其结果是,尽管联邦调查局可能重点关注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或发出暴力威胁的特定个人身上,但并没有看到整体情况。因不敢压制任何涉及党派政治的言论,美国国家安全机构最后导致自身的失败。

参谋长联席会议非常坚决地将军方置于总统选举和交接过程之外,以至于该机构并未执行自己的首都防御应急计划。接着,参谋长联席会议阻挡了华盛顿特区警卫队的直接参与,毁掉了最后的希望。

司法部长、国防部长和国土安全部部长三位国家安全官员的地位则进一步削弱了因应这一众所周知威胁的能力。这三人的职务都是“代理”——没有得到参议院的批准——还有两个人对他们的部门来说非常陌生,他们甚至没见过自己的许多下属。

归咎于谁

美国国会警察呢?这是国会的一支独立力量,甚至不在特朗普的控制之下。当局长史蒂文·森德请求允许让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进入待命状态时,他被告知要非正式地寻求帮助,不要通过白宫。他的上司们也是有党派立场的,听命于在参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并且都不敢得罪众议院。

因此,当天有超过10万人在华盛顿举行抗议活动,多达1000人强行闯入国会大厦,类似“9·11”事件的错误和盲点出现了,导致了一场原本可以预防的灾难。2100多名国会警察没有进入戒备状态,也没有设立足够的防御措施。

上到特朗普总统,下到国会山警察,指责和猜疑四起:内部人与造反派勾结;党派人士故意视而不见;由于无法想象数千名白人——其中许多人穿着军装——会谋求推翻政府,所以无法采取行动。

谈及对暴徒的控制时,一名高级军官告诉《新闻周刊》,一旦暴徒进入室内,国会警察就会把重点放在保护副总统迈克·彭斯和大约500多名国会议员,以及数千名国会工作人员,甚至数十名新闻媒体人士身上,而不是保护一座“大楼”,这是正确的行动方针。

人们很容易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特朗普,也归咎于147名投票反对接受选举人票的国会议员。当然,我们可以责怪抗议者,否认他们代表美国,或者辩解说他们是被少数煽动者和罪犯劫持的和平公民。

危机重现

尽管负责国会安全的三名高官(包括森德局长)已经辞职,但官方的反应与“9·11”事件惊人地相似。

与“9·11”事件一样,我们现在处于战时状态——把国会山和哥伦比亚特区变成一个武装营地,过度依赖军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镇压、限制各种抗议活动。

哥伦比亚特区政府是事件唯一的亮点,它在1月6日之前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处于全面戒备状态,动员其国民警卫队——唯一由总统控制的国民警卫队。但它也受到了制约,因为归根结底,不起作用的白宫和不情愿的五角大楼把市长视为一个暴躁的下属。

“9·11”事件后大张旗鼓地成立了国土安全部,作为填补国内安全空白的机构。但在此次事件中,国土安全部实际上是缺席的。政府官员一致认为,其下属部门只有半自治的特勤局做了准备,其他部门却没有任何行动(这与它们在全国各地对种族正义抗议者和左翼无政府主义者的干预形成鲜明对比)。《新闻周刊》的几位消息人士称,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国土安全部也有了党派倾向,并变得妥协,其他机构也不信任它们。

军队在国内的适当角色是什么?军方享有作为美国最受尊敬机构的所有特权,同时也考虑自己的优先利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去年夏天说:“美国军方无权决定美国大选结果。”从那以后,他一直在重复这一说法。这一声明向军中人士表明,军方应该远离政治。尽管美军在“9·11”事件后创建了本土安全机构,但它一心一意远离政治。

如今我们已获悉,在1月6日的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之前,联邦调查局、特勤局、打击恐怖活动联合工作组等国内情报机构都有海量的报告,并积极监控社交媒体,无论是公开的网页,还是私人和加密的渠道。

与此同时,一场“拯救美国”集会也被组织起来。它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推广。从早上开始,特朗普一再敦促人群前往国会大厦游行。到下午2点左右,国会警察的防线被攻破时,人群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但到了那个时候,很明显,除了抗议者、自拍者、追随者、阴谋家和挑拨离间的人之外,不仅有罪犯,还有一大批身着军装意图发动暴动和政治恐怖活动的突击队员。他们违法和使用武力的行为让官员们大吃一惊。这群人无视法律的事实迫使许多人重新评估他们到底是在和谁打交道,以及未来我们必须要和谁打交道。

未来几年,美国仍将对1月6日发生的事情争论不休,当时一群暴徒袭击了美国国会大厦,威胁到美国的政治存在。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这四个小时的混乱将在法庭、调查委员会、国会听证会和新闻媒体调查中被逐分逐秒地剖析,所有人都在努力回答我们所有人现在都纠结的问题:抗议者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政府是如何视而不见且毫无准备的,以及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最后,正是社交媒体,这条充满肾上腺素的动脉造就并维系了特朗普,影响着美国社会的几乎每个人,主导着每个人的生活,它是核心主角之一。它割裂并滋养了美国社会中无数几乎没有触及的圈子,美国人对当天发生的事情的概念仅限于美国人自己看到的“推送”,每个美国人都在自己的发现之旅中,过于专注于自己的新闻来源,看不到更大的图景。但事实就是这样。

4

美国《新闻周刊》2月12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