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9 13:41: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无论是婴儿潮还是生育低谷,都是上个世纪经济和社会文化变革的产物,这些变革深刻改变了家庭组成。去年的新冠大流行放大了未来的不确定性,这或将进一步影响人们关于生育的决定。

参考消息网2月19日报道 据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月13日报道,在经历了战后一段时期的出生率高潮后,全世界的出生率从几十年前开始逐步下降。在某些国家,由于人口的预期寿命不断增加,这种趋势成为一个问题。因为经济活动人口与非经济活动人口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不可持续。

报道称,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冠大流行更进一步加剧了生育低谷问题,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夫妻将生育计划至少推迟了9个月。因此,目前就想获得新冠大流行对新生儿数据的影响仍为时尚早。

不过,多项研究预测生育数据会大幅下降。美国最重要智库之一的布鲁金斯学会最近的一份报告预计,2021年美国新生儿数量将减少30万至50万,减幅达8%至13%。

另一方面,在多个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许多人决定推迟或直接放弃生育计划。目前的未知数在于,一如为了遏制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各项措施导致的其他种种变化,这种趋势到底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

报道指出,无论是婴儿潮还是生育低谷,都是上个世纪经济和社会文化变革的产物。这些变革深刻改变了家庭组成。在诸如上世纪30年代的危机之后,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多种多样。一方面,要生孩子就必须具备养育孩子的经济能力。因此,当失业率上升且购买力下降时,许多人决定不生育或减少生育孩子的数量是合乎逻辑的。

另一个值得考虑的因素就是深重的危机产生的不确定性。生孩子是一个人可以展开的规模最大的长期项目,因此必须具备一定的可预测性。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会生活在什么地方或依靠什么生活,那么他们就很难下决定为人父母。

因此报道认为,战后时期的生育率增长与当时开始的强劲经济扩张周期,以及西方福利国家尤其是多数工业化国家的巩固密不可分。不错的薪酬和稳定的工作、产假以及医疗和教育系统的普及,对大多数家庭来说为决定生育更多孩子创造了理想条件。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和人口统计学教授汉斯-彼得·科勒对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表示:“近几十年来发生的许多事情共同导致了生育率的下降。从经济角度看发生了广泛的整体变化,例如人口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妇女占劳动力比例的提高、城市化进程、教育收益的增加以及针对子女投资的加大提高了抚养成本等。此外,还发生了重大的文化和规范变化,这就是所谓的‘第二次人口转变’,这导致了更大的个性化。”

报道指出,回顾与生育低谷有关的种种主要原因,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至少在2021年,全球出生率的下降会进一步加剧。如果引发新冠大流行的原因是不确定的,那么更没人能知道短期内能够做什么或者能够被允许做什么。

在欧洲第一波新冠疫情和死亡浪潮中进行的调查揭示了人们的生育计划发生变化的程度。例如,针对欧洲多国生育计划受新冠影响情况的研究显示,在西班牙,在1月曾打算要孩子的育龄人口中,只有21%的人到4月还保留这一计划。

接受采访的西班牙人中有49.6%决定推迟自己的生育计划,29.3%的人决定放弃生孩子。放弃生育比例最高的是意大利,为36.5%。

美国古特马赫研究所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40%的女性表示,由于新冠大流行,她们已经修改了自己的生育计划。

西班牙坎塔夫里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安南纪(音)表示:“除了经济和劳动力因素,大流行已经放大了未来的不确定性,这或将进一步影响人们关于生育的决定。”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