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2 21:25: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如果说牡丹是端丽的豪门贵妇,芙蓉应该是扭手帕的小家碧玉。只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当傍晚来临,小家碧玉又会从淡妆改为浓妆,从粉红变作深红,好像贵妃醉酒,所以又被称为“醉芙蓉”。

参考消息网2月22日报道 (文/刘墉)

我从小就爱芙蓉,觉得它是世上最美的花,一直到今天,虽然院子里种了十几棵牡丹,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芙蓉的美不下于牡丹。首先芙蓉是千变万化的,由于外面有紧紧的苞片,绽放时花瓣得从里面挤出来,好像初醒的少女伸懒腰,一边探出粉臂,一边还用棉被遮着脸,有一种慵懒的美。这时候芙蓉是白色的,随着花朵绽放,花瓣的边缘开始染上一抹淡红,是香腮的白里透红。

芙蓉即使盛放,也不像牡丹那么团圆饱满,因为芙蓉的花蕊会婉转变形,牵动花瓣朝不同方向生长,有时像几朵花的组合。如果说牡丹是端丽的豪门贵妇,芙蓉应该是扭手帕的小家碧玉。只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当傍晚来临,小家碧玉又会从淡妆改为浓妆,从粉红变作深红,好像贵妃醉酒,所以又被称为“醉芙蓉”。

小时候姥姥卧室窗外有一棵芙蓉,我常跳上窗台往外看花瓣变色。我不够高,扒着窗棂踮脚还不断跳,每次都被姥姥骂:“快下来!窗子破啦!”所以现在只要看到芙蓉就会想起姥姥,还有她拿拐杖敲地板的声音。

芙蓉也让我想起师大美术系的林玉山老师,那时他教“花鸟”,要学生每人自带一枝花到课堂写生。有一天林老师才进教室就指着我喊“我说花为什么不见了,敢情是被你摘了!”原来那天早上林老师经过丽水街,看见师大图书馆的墙头伸出一枝刚开的芙蓉花,匆匆回家拿了画具赶去写生,却发现才转眼,花已经不见了。

听林老师这么说,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即使50多年后的今天,想到那时偷花,还是脸热热的……(选自2月11日台湾《联合报》,原题为《芙蓉花》)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