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6 20:07:4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年近百龄的思存书店是纽约市地标之一。第三代老板南希·巴斯·怀登在亚马逊时代设法保住了这家独立书店,但懂得经营的她并不被嗜书如命的书店员工视为同道中人。随着疫情令书店生意变得举步维艰,老板和员工的矛盾变得愈发尖锐。

参考消息网4月6日报道 美国《纽约杂志》网站3月29日刊载题为《思存书店是如何失去了员工——店主说书店命悬一线,员工说是他们付出了代价》的文章,作者系麦迪逊·马隆·基尔舍,文章讲述了美国纽约最具标志性的书店——思存书店当下面临的困境。全文摘编如下:

2019年,罗宾·史密斯开始在思存书店卖书,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她很高兴能有嗜书如命的同事,也高兴能有向知名作者提问的机会。

史密斯说:“我觉得思存书店是这个城市里的安乐窝。加入这里真的很特别。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感觉很特别。”

思存书店在百老汇和东12街的交叉路口设有旗舰店,是纽约最具标志性的书店。对某一类纽约人来说,它是个同样具有标志性的工作场所——在这里,求职者必须参加文学测验,说出某书的作者,以证明自己的才学。评论家吕克·桑特在那里工作过。艺术家帕蒂·史密斯也是,而且时间不短。

思存书店的雇员要有观点。前任经理特雷莎·布赫海斯特讲述了一件事:她的朋友请店员帮忙找约翰·厄普代克兔子小说全集中的一册时,这位店员哼哼唧唧颇不情愿。顾客问:“你不喜欢厄普代克?”店员答道:“我不喜欢……全集。”的确,有时有点做作,但这些人对自己阅读和推荐的书目感到自豪。这份工作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在一座破旧古怪的老房子里长时间工作,还有员工与老板之间的常见冲突。不过,店员说,单单冲着售卖书籍以及书店的位置,其他可不做计较。

抗议

思存书店在百老汇和东12街的交叉路口设有旗舰店,是纽约最具标志性的书店。(美国《纽约杂志》网站)

生怨:店员下岗

去年,新冠疫情重创零售业,打破了这种不稳定的平衡。2020年3月底,在思存书店为谨慎起见关门一周后,纽约州关闭了所有非必要商业设施,罗宾·史密斯和她的187名同事下岗了。书店始终处于休眠状态,直到管理层在6月底召回一批骨干员工。思存书店的雇员表示意识到书店目前处境艰难——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认为,思存书店的老板南希·巴斯·怀登没有考虑他们的福祉。雇员们指责老板藐视新冠肺炎防控措施,办理了旨在帮助人们保住工作的工资保障计划贷款,却没有重新雇用足够的员工,也没有解释钱去了哪里。

思存书店驳斥了雇员的许多说法。本周,一位发言人告诉记者,书店已经采取一切必要的新冠肺炎防控措施,并且对员工的反馈做出了回应。这位发言人说,重新雇用所有人“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我们完全是靠现在的有限销售额和工资保障计划贷款来支付工作人员的工资。所以,在实体店销售额反弹之前,我们只能做到这样了。”

思存书店有四层店面,号称“18英里书店”(指店里书籍加起来的长度,估计有250万至300万册——本网注),是收藏家的天堂,书呆子的避难所。在这个地方,工作人员因为精通业务以及将这些智慧传递给购书者而自豪。不过,过去的一年充分表明,如果没有最基本的安全网,你喜欢乃至热爱的工作会有多么岌岌可危。

掌故:世代经营

思存书店是南希·巴斯·怀登的祖父本杰明·巴斯于1927年在曼哈顿的一个名叫“图书街”的区域创建的。南希·巴斯·怀登是书店的第三代经营者。在早年效益不好的时候,本杰明就睡在店里的折叠床上。他的儿子弗雷德13岁时就成为了父亲的帮手。弗雷德·巴斯在1996年以820万美元买下了思存书店目前在百老汇的大楼。这家店曾将大楼的各个楼层出租给其他租户,作为收入来源;除此之外,它的生存手段包括买卖新书和旧书,举办各种活动,当然还有出售带有品牌标记的托特包。2019年,这座大楼成为地标建筑,这违背了巴斯·怀登的意愿;她说这种做法是“官僚主义的束缚”。

雇员与书店管理层之间的冲突并非2020年独有的问题。多年来始终在流传关于巴斯家族与工作人员相互斗法的故事。工会代表着除了管理人员、兼职雇员和试用期员工以外的所有雇员,于20世纪70年代成立,一直很活跃。本世纪的头十年甚至有一个名为“我讨厌思存书店”的博客,显然是一个心怀不满的雇员开设的。老员工威尔·博布罗夫斯基形容已故的弗雷德·巴斯“有多慷慨”,“在谈判桌前就有多讨厌”。不过,员工们大多尊敬他,因为他对书籍和书店生意的热爱根深蒂固,近乎痴迷。博布罗夫斯基说:“他熟悉自己的手下。如果你在那里待上一年,他就知道你的名字。他知道你做什么。”

相比之下,思存书店的雇员喜欢讲一个关于南希·巴斯·怀登的故事。传说在20多年前,一位大牌演员在思存书店里走来走去。当时与父亲共同拥有这家书店的巴斯·怀登觉得他是个名人,问员工知不知道他是谁。一位特别擅长冷幽默的工作人员告诉她:“是霍尔顿·考尔菲德(《麦田里的守望者》主人公的名字——本网注)。”巴斯·怀登随即转过身,告诉她碰到的所有人,大名鼎鼎的霍尔顿·考尔菲德正在她的店里买书。

目前尚不清楚这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但可以肯定的是,J·D·塞林格小说中的这个人物从未在思存书店出现过。这桩趣事确实体现了许多雇员对巴斯·怀登的看法:她不是他们的同道中人。

wyden

南希·巴斯·怀登是思存的第三代经营者,但她不被员工视为同道中人。(美国《纽约杂志》网站)

生意:艰难支撑

当然,事情的另一面是巴斯·怀登到目前为止做到了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在亚马逊时代,她保住了一家规模相对庞大、独立、有工会的书店。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思存书店的古老神话。它是那种吸引员工的地方,他们会竭尽全力确保书店继续经营下去;有些员工认为,尽管有个这样的所有者,但书店还是取得了成功。可归根结底,它还是巴斯·怀登的生意。

去年春天,在大规模裁员几周后,作为联邦政府工资保障计划的一部分,思存书店在贷款申请中声称有212名雇员,获得了一两百万美元。这笔贷款令最近下岗的思存书店雇员感到沮丧——不是因为思存书店获得了工资保障计划贷款,而是因为书店再度开业时重新雇用的人员寥寥无几。再度开业以来,书店的雇员从未超过100人。

对前任和现任员工来说,更令人沮丧的是他们的老板在此期间购买了个人股票。巴斯·怀登嫁给了俄勒冈州参议员罗恩·怀登。由于罗恩·怀登的工作,这对夫妇的投资是公开的,而思存书店的雇员发现,2020年4月到9月,巴斯·怀登个人拿出数百万美元投资于谷歌、奈飞、埃克森美孚、苹果、微软以及(最值得一提的是)亚马逊公司。

10月,紧张关系浮出了水面。当月晚些时候,巴斯·怀登通过思存书店的推特账号求救。巴斯·怀登在信中写道:“受新冠疫情影响,我们承受不住客流量大幅下降、游客近乎彻底消失以及店内活动减少为零的局面。”她说,与2019年相比,思存书店(包括百老汇店和新开的上西区店)的收入下降了70%,她请求喜欢思存书店的人伸出援手。

思存书店的前雇员迅速开始反驳这种信息。2015年在书店工作的约瑟夫·麦克纳马拉·赫夫纳在推特上说:“请帮助我关闭这个烂透了的不道德机构,无论如何不要给他们任何帮助。”他的署名是“一个曾在洗手间里哭泣的前雇员”。前雇员丽夫卡·霍勒在推特上讲述了自己和同事面对过的一长串场景:满是蟑螂的休息室,腐烂的老鼠、泡水和窨井爆炸。她说,雇员必须在没有足够防护装备的情况下把现场清理干净。

但这未能阻止巴斯·怀登“救救思存书店”的信息到处疯传。第二天,人们在东12街排起长队,等待进店购书。工作人员在门口劝阻顾客,控制进店人数——这是疫情预防措施,但巴斯·怀登使劲招呼顾客进店。

在裁员一年后,书店仍然只有68名雇员,约为疫情前的三分之一。巴斯·怀登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如果我能让212名员工复工,我会的。但随着疫情肆虐,我们在员工人数和资源分配的问题上必须讲究策略,这样我们才能长期生存。”时至今年年初,已有传言说书店即将关门。

前景:谁来拯救

对思存书店的雇员来说,公开谈论书店管理工作的目的不是彻底毁掉生意,而是要让巴斯·怀登负起责任,努力把这个地方变得哪怕稍微好一点。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前雇员说:“想象一下,如果思存书店是合伙制会是什么样。我知道这是白日梦,但在那里工作的人充满热情,知识渊博,它真的可以成为它应该成为的圣地。”

另一位前雇员乔迪说:“在‘拯救思存书店’运动中,大家真的很激动。他们会把书堆在柜台上。他们会说,‘我能买的都买了。请告诉我,你们不会关门’。”“在如此广受喜爱的营业场所遭到如此恶劣的对待,生活在这样的矛盾当中会非常痛苦。”她说,她从未告诉任何人不要来思存书店购书,“但在(巴斯·怀登的)管理下,我对这家商店的未来不抱太大希望”。

2月,乔迪辞职了。她没有找好下份工作。她曾自称是思存书店的铁杆员工,如今终于受够了。她受够了这种比老板更担心自己安全的感觉。她受够了看到每天的排班表上只有寥寥几个人、上班时间上厕所就像是“国家紧急状态”的生活。她受够了那个顾客:他在她工作的最后几天批评她把找回的零钱放在柜台上,而不是直接放在他手里。她告诉我,她不是最近唯一因长期酝酿的失望情绪而离职的人。

尽管乔迪不再在思存书店工作,但还是参加了本月的示威活动。她说,在那里,她看到一个戴着牛仔帽的男子对街上的工作人员大喊大叫:“你们让她(巴斯·怀登)的日子更不好过了!你们让这个书店经营不下去了!”

乔迪说:“我们都笑了起来。我们说:‘嘿,其实正相反。我们希望大家能在那儿工作。’”

4

3月1日,思存书店员工在书店门口抗议南希·巴斯·怀登无视员工福祉并购买亚马逊公司股票。(美国《纽约杂志》网站)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