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8 20:50:1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贝索斯自写文章爆料并上传到“媒介”网站)这是一个公关杰作。贝索斯把自己塑造成新闻自由的捍卫者。他绕过了基本上持怀疑态度的媒体,直接发文吸引普通人。他凭直觉感知到了美国传媒公司的弱点,并对其进行了外科手术式的攻击。

参考消息网5月18日报道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5月10日一期发表题为《杰夫·贝索斯如何智胜八卦小报?》的文章,作者为布拉德·斯通。全文摘编如下:

“如果你认为度过了比我更艰难的一周,请举手。”2019年2月14日下午,杰夫·贝索斯在亚马逊公司25年历史上首次准备向员工们就自己的事情做出解释时这样说道。

贝索斯可谓有着三头六臂,他厘清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之间千丝万缕联系的能力无可匹敌。这一天赋使他能够一边打造亚马逊王国和经营太空公司蓝色起源,一边重振《华盛顿邮报》——与此同时还维护着家庭生活隐私。那些事情曾经是一团乱麻。作为四个孩子父亲的贝索斯曾是《国民问询》周刊上一篇关于他与一位已婚前电视主持人关系报道的主角。

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贝索斯在2019年与前妻麦肯齐离婚。在这之前,他就和已婚的劳伦·桑切斯走到了一起。在贝索斯办完离婚手续之前,他的一系列婚前出轨照片以及文字信息被媒体曝光,有的内容还非常大胆,这令贝索斯愤怒不已。

这是亚马逊高管们首次看到贝索斯被对手逼入绝境。此时,贝索斯没有像大多数亿万富翁那样保持沉默,而是使之成为公开的秘密。他暗示,《国民问询》周刊这么做是一种政治报复,因为《华盛顿邮报》报道了《国民问询》周刊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

贝索斯正在以其惯有的方式来解决所有这一切——非常规的思维和操纵媒体杠杆。

“高价”绯闻

法律文件显示,2018年贝索斯开始与桑切斯交往,同时保持着完美婚姻的形象。

桑切斯的职业生涯始于一名新闻记者和主播。2016年,她成立了一家航空拍摄公司。2018年,贝索斯聘请桑切斯的公司为蓝色起源公司拍摄纪录片。几周后,桑切斯告诉哥哥迈克尔,她想让他与新男友认识一下。4月,他们在好莱坞西部的一家餐厅共进晚餐。迈克尔坐在贝索斯对面,两人一见如故。

像许多现代情侣一样,贝索斯与桑切斯的关系也在以数字化的方式呈现。桑切斯与哥哥分享了她与贝索斯之间的许多短信和照片。

2018年夏天,贝索斯与桑切斯的浪漫关系愈演愈烈。此时的《国民问询》周刊即将结束灾难性的几年。报摊销售下滑,周刊出版商戴维·佩克被指控买下了他的朋友特朗普婚内不忠报道的版权,然后拒绝发表这些内容。这使得《国民问询》周刊的母公司美国传媒公司引起了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的注意,后者正在调查可能违反竞选筹款法的行为。

佩克的主编、首席内容官迪伦·霍华德是一名36岁的澳大利亚人,总是刻薄地记录美国名人的虚伪和不检点行为。

2018年9月10日,迈克尔给密友、美国传媒公司驻洛杉矶记者安德烈娅·辛普森写了一封邮件。他说,一个为“比尔·盖茨式”大人物工作的朋友手中握有“该大人物与一位二线已婚女演员”有染的照片,希望得到6位数的报酬。迈克尔声称自己是中间人。

辛普森和同事们开始猜测这对神秘恋人的身份。2018年10月18日,迈克尔打电话给霍华德,透露男主角就是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还与美国传媒公司签署合同,后者向他支付了约20万美元,这是《国民问询》周刊在一篇报道上花费的最高金额之一。合同规定,该周刊将全力保护迈克尔的匿名身份。

致命打击

据一位了解刑事调查情况的人士说,佩克称有关贝索斯的一篇文章是“《国民问询》周刊做过的最棒的新闻报道”,并在发给编辑的一封邮件中写道,“每篇报道的每一页都应成为对贝索斯的又一致命打击”。但佩克也怕被这个世界上腰包最鼓的人起诉。他要求报道要“百分之百防弹”,并且对何时甚至是否应该出版都曾犹豫不决。

2019年1月7日,《国民问询》周刊的编辑给贝索斯和桑切斯发送了一条短信:“我写信请求就你们的恋情接受采访。”这对情侣迅速采取应对措施。桑切斯求助于最了解小报行业无耻之道的人:她哥哥。迈克尔提出利用他与《国民问询》周刊编辑的关系来弄清对方手里的底牌。在与妹妹签订了每月2.5万美元的合同后,他打电话给霍华德,宣布他将充当桑切斯的代表。迈克尔对美国传媒公司承诺的保密有信心,他正两边通吃。

与此同时,贝索斯开始与他的长期安全顾问加文·德贝克尔以及德贝克尔在洛杉矶的娱乐律师马蒂·辛格沟通。1月9日一早,他指示亚马逊公司的公关部门在他的官方推特账户上发布他婚姻破裂的消息。

《国民问询》周刊本应在周一出版,但霍华德说服佩克授权刊登一篇长达11页的特稿,并在9日(星期三)当晚即将该系列报道的首篇发布到了网上。在接下来的五天,《国民问询》周刊发表了更多关于贝索斯和桑切斯交流的细节。

几天后,迈克尔促成了临时停火:《国民问询》周刊停止发表文章,以换取对桑切斯的独家报道。

转守为攻

但贝索斯并不满意。他想知道《国民问询》周刊的报道是否是对《华盛顿邮报》所发表文章的政治报复,并向德贝克尔提供了“他所需要的一切预算”,以了解该报是如何获得他的私人信息的。

在与迈克尔进行交流后,德贝克尔感到有些不对劲。为了公开自己的怀疑,德贝克尔转向了贝索斯的朋友巴里·迪勒经营的媒体公司野兽日报网站。该网站1月31日的一篇文章中透露,德贝克尔已经认定迈克尔可能是罪魁祸首。他还提出了另外一种情况——把贝索斯说成是讲真话的新闻业的庇护者,和挑战事实的那位美国总统的对手。他声称《国民问询》周刊的调查与特朗普反对《华盛顿邮报》的行动有关,并在文章中说“强有力的线索指向了政治动机”。

这种含沙射影的背后没有任何证据,但它把优势转向了贝索斯。《国民问询》周刊的老板佩克十分担心,他要求霍华德解决与贝索斯阵营的不和,并声明调查并非出于政治动机,而且《国民问询》周刊在报道中也没有使用非法手段。

在2月份的第一周,霍华德要求辛格让贝索斯和德贝克尔认同《国民问询》周刊的文章不是出于政治意图,并承诺他将停止发表破坏性报道。辛格想知道该周刊持有的未发表的短信和照片究竟是什么。

在2月5日下午发给辛格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霍华德写道:“鉴于《华盛顿邮报》准备发表未经证实的有关《国民问询》最初报道的谣言,我想向你描述我们在新闻采访期间获得的照片。”霍华德随后提供了桑切斯和贝索斯之间交换的9张私照。这些正是迈克尔交给《国民问询》周刊的。

与此同时,贝索斯团队把握住了自己的优势。在《华盛顿邮报》当晚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德贝克尔再次认定迈克尔可能是罪魁祸首,并指责泄密是“出于政治动机”。文章发表后,佩克向霍华德施压,要求他停止疯狂行为。霍华德随后直接与德贝克尔通电话。由于充满猜疑,两人都录了音。

2月6日,美国传媒公司方面通过电子邮件向贝索斯团队发送了拟议中的协议条款:如果贝索斯及其代表公开否认《国民问询》周刊的报道是出于政治动机,将同意不发表或分享这些未公开的照片或短信。

公关杰作

贝索斯认为这封电子邮件是在公然勒索。

2月7日,贝索斯对顾问们说,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写了一篇1000多字的文章,题为《不,谢谢你,佩克先生》,并上传到“媒介”网站上。

贝索斯在文中完整地收录了来自《国民问询》周刊的律师和主编的电子邮件。贝索斯知道,这些对《国民问询》周刊来说是可以定罪的。

“昨天发生了一些对我来说不同寻常的事情,”他写道,“有人向我提出了我无法拒绝的提议。或者至少《国民问询》周刊的最高层是这样想的。他们这么想我很高兴,因为这让他们有胆量把所有事情都写上。”他没有提到,《国民问询》方面是在代表贝索斯的律师的逼迫下才这样做的。贝索斯似乎在操纵他的对手,制造了显示其有罪的书面记录。

贝索斯随后明确表达了德贝克尔的暗示:他认为《国民问询》周刊是在代表特朗普政府和沙特政府攻击他。贝索斯写道,对《华盛顿邮报》的所有权“对我来说使情况变得复杂。某些被《华盛顿邮报》报道过的有权势的人错误地断定我是他们的敌人,这是不可避免的”。他还说,他并不后悔拥有这份报纸,这将是他“90岁时最感到自豪的事情”。

当然,这种高尚情操与他的婚外情、女友兄弟的诡计、美国传媒公司为逃避政治猜疑而孤注一掷的图谋没有多大关系。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公关杰作。贝索斯把自己塑造成一名有同情心的媒体捍卫者。

贝索斯又一次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他渡过这一危机的方式就是其打造亚马逊的典型做法。他绕过了基本上持怀疑态度的媒体,直接吸引普通人,在这个过程中仅对事实略有伤害。就像他智胜无数对手一样,他凭直觉感知到了美国传媒公司的弱点,并对其进行了外科手术式的攻击。这位企业家已经占据了图书销售、零售业、云计算、家庭扬声器等领域的主导地位,如今又占据了名人媒体博弈这一领域最不可能的主导地位。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俄媒文章:奥巴马的奢侈退休生活

俄罗斯连塔网2021-05-18

美媒文章揭秘:默克尔的成功之道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21-05-18

为机器人哭泣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2021-05-17

寻找《名利场》原型人物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2021-05-17

想让孩子爱上阅读吗?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2021-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