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3 20:28:5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新证据表明,阿拉伯不仅是人类祖先离开非洲的中转站,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充当定居地。阿拉伯半岛应该被视为“大非洲”的一部分,它在人类进化和向全世界散布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参考消息网8月23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8月21日一期发表题为《人类的另一个摇篮:阿拉伯是如何影响人类进化的》的文章,作者为迈克尔·马歇尔。全文摘编如下:

鲁卜哈利既是沙漠,也是荒凉地带——绵延、一望无际的微红沙丘。这个位于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极度干旱地区面积大约相当于法国,部分地区经常一整年都不下雨。几乎没有人住在那里,它名字的意思是“空旷之地”。

阿拉伯其他地区的环境没有这么极端,但如果没有空调和其他最新技术,这里的生活仍很艰苦。然而,阿拉伯半岛并不是一直这么炎热。仅仅在8000年前,这里的湿润程度就足以形成许多湖泊。在过去的100万年里,情况也是如此,当时河流纵横交错,形成了绿色走廊。

阿拉伯葱茏的过去不仅仅是未经证实的趣闻:它表明,在遥远的过去,该地区曾经是宜居的。这一认识促使考古学家开始寻找人类及其祖先和他们灭绝的亲属存在的证据。在短短十年时间里,他们发现了数不清的古人类栖息地,这些古人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十万年前。阿拉伯半岛似乎不仅仅是原始人离开非洲进入更广阔世界的中转站。这还是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定居的地方。

已知万个古湖泊存在

几十年来,非洲一直被视为人类的摇篮。位于德国耶拿的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的迈克尔·彼得拉利亚说:“我们的经历非常简单。”从这个意义上讲,阿拉伯仅仅是现代人走进欧洲、亚洲和其他地方时的一个中转站。同样位于德国耶拿的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生态学研究所的休·格劳卡特说:“这只是处在离开非洲的途中,有些人甚至说阿拉伯没有史前历史。”

由于这些假设,直到最近,人们对阿拉伯的原始人几乎一无所知。十年前,一个松散的研究人员联盟开始寻找人类早期居住的证据。

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是对史前气候变化的日益了解。研究表明,在过去的250万年里,地球的平均气温一直在上下摇摆。在被称为冰川期的较冷时期,冰盖从两极向低纬度推进,而在较温暖的间冰期,冰盖向高纬度退缩。这些周期影响了阿拉伯以及非洲撒哈拉的自然条件。在间冰期,季风雨向北移动,使得这些地区比现在潮湿得多,在冰川期,当雨水回到南方时,这里又变成了干旱的沙漠。

对于彼得拉利亚和他的同事来说,这表明阿拉伯在潮湿的时候有很多河流和湖泊,所以他们开始寻找这些河流和湖泊。2011年,他们描述了发现的一个湖泊的遗迹,大部分被风沙掩盖。在7.5万年前的沉积物中,他们发现了草和树的证据——还有石器,表明古人类曾在那里生活过。

从那时起,彼得拉利亚的团队和其他人发表了许多类似的发现。“我们现在知道阿拉伯大约有一万个古湖泊,”他说,“我们只去过几百个,其中的70%,我们发现了化石或遗址。”

居住地往往随着气候波动而变化:古人类在气候湿润时出现,在干燥时要么离开,要么灭绝。“这种周期性波动是一切的关键。”彼得拉利亚说。

发现智人指骨与工具

另一个发现是,阿拉伯的地理位置对生活在那里的生物群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格劳卡特说,那些居住在阿拉伯半岛北部的人可能仍然与非洲和其他地方的居民有联系。这体现在他们制作的石器具有相似之处。相比之下,阿拉伯半岛南部的居民倾向于开发独特的工具,这表明他们是孤立的。

但这些人是谁呢?尽管有丰富的石器,但古人类骨骼一直很匮乏。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的埃莉诺·谢里说,这是因为沙漠不太适合保存它们。“这里极度干旱,然而又会有暴风雨,沉积物会崩塌。”

在2018年,一支包括谢里、格劳卡特和彼得拉利亚在内的团队碰上好运。在沙特阿拉伯北部大内夫得沙漠的乌斯塔——另一个湖泊的遗址,他们发现了一根指骨。这块骨头足以辨认出这个人种:智人。它已经有8.5万年的历史了。

尽管有8.5万年历史的乌斯塔指骨仍然是在阿拉伯半岛发现的唯一已知的原始人骨骼,但石器记录可以追溯到更久远。在沙特阿拉伯安纳西姆发现的石器有30万年的历史。2018年,彼得拉利亚等人参加的团队描述了他们在同样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加代的发现。在那里,一个干涸的湖泊曾经被肥沃的草原包围着,大象、亚洲野驴和水鸟在此栖息。一些动物的骨头似乎有切割的痕迹和其他古人类活动的迹象,还有石器。这具遗骨的年代可以追溯到30万到50万年前。

如果原始人在50万年前就生活在阿拉伯半岛,那么他们几乎肯定不是现代人。当时欧亚大陆上散居着许多其他原始人,但猜测主要是尼安德特人。“我非常肯定尼安德特人在那里,至少在阿拉伯半岛北部,”谢里说。她指出,在黎凡特发现了尼安德特人的遗骸,黎凡特是阿拉伯以北的地区,包括现代以色列。谢里说:“我们在阿拉伯半岛发现的石器与有尼安德特人化石处发现的石器非常相似。”

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可能不是仅有的早期阿拉伯人。谢里和其他许多人怀疑该地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大熔炉,随着气候变得更加潮湿和干燥,多个种群进进出出。英国利物浦大学的安东尼·辛克莱尔说:“我的猜测是,我们将研究一系列潜在的不同原始人种群,几乎所有的原始人都可能进行交配。”

人类进化的核心区域

这一切对人类进化意味着什么?这里有两个关键问题:一旦现代人开始走出非洲,他们是如何利用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半岛在智人先前的进化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彼得拉利亚说:“我一直在推广的一个模型是智人随时间多次扩散的模型。”不只是一个事件,而是许多事件和杂交过程。在这个模型中,遗传学指出6万年前发生重大转变的原因不是大规模迁出非洲,而是人口总数的增加。

在阿拉伯的发现还表明,现代人在迁出非洲时并不像有时所说的那样坚守海岸。这些迁徙者应该是一小群狩猎-采集者,而不是庞大的人口。没有理由认为他们心中有一个目标。格劳卡特说:“人们没有瞄准任何地方。他们只是四处游荡,条件发生了一些变化,季风雨向北移动了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意外地迁移了。”

这指向了一个关于我们进化起源的更深更广的信息。严格说来,阿拉伯是欧亚大陆的一部分,因为地壳构造板块下面有一个分界线。但就非洲原始人而言,它是一块毗连的陆地——古人类学家也开始这么看了。“我相信阿拉伯是大非洲的一部分,”辛克莱尔说。

谢里更进一步。她说:“与非洲毗邻的西南亚部分地区,有时很可能是人类进化的核心区域的一部分。”她主张“非洲跨地区主义”,即非洲是多个智人种群的家园,这些种群有时是孤立的,有时是杂交的,这取决于哪些地区适合居住。阿拉伯是另一个早期人类可以居住的地方,这使它成为人类诞生的大熔炉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我们都来自非洲,只是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对非洲之后的看法。阿拉伯的自然情况决定了我们的种群,就像非洲的大草原、森林和海岸一样。鲁卜哈利沙漠内今天可能是一片灼热的沙漠,但曾几何时,它是我们遥远的祖先的家园。

15 人类摇篮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8月21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8月23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8月21日一期发表题为《人类的另一个摇篮:阿拉伯是如何影响人类进化的》的文章,作者为迈克尔·马歇尔。全文摘编如下:

鲁卜哈利既是沙漠,也是荒凉地带——绵延、一望无际的微红沙丘。这个位于阿拉伯半岛东南部的极度干旱地区面积大约相当于法国,部分地区经常一整年都不下雨。几乎没有人住在那里,它名字的意思是“空旷之地”。

阿拉伯其他地区的环境没有这么极端,但如果没有空调和其他最新技术,这里的生活仍很艰苦。然而,阿拉伯半岛并不是一直这么炎热。仅仅在8000年前,这里的湿润程度就足以形成许多湖泊。在过去的100万年里,情况也是如此,当时河流纵横交错,形成了绿色走廊。

阿拉伯葱茏的过去不仅仅是未经证实的趣闻:它表明,在遥远的过去,该地区曾经是宜居的。这一认识促使考古学家开始寻找人类及其祖先和他们灭绝的亲属存在的证据。在短短十年时间里,他们发现了数不清的古人类栖息地,这些古人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十万年前。阿拉伯半岛似乎不仅仅是原始人离开非洲进入更广阔世界的中转站。这还是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定居的地方。

已知万个古湖泊存在

几十年来,非洲一直被视为人类的摇篮。位于德国耶拿的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的迈克尔·彼得拉利亚说:“我们的经历非常简单。”从这个意义上讲,阿拉伯仅仅是现代人走进欧洲、亚洲和其他地方时的一个中转站。同样位于德国耶拿的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生态学研究所的休·格劳卡特说:“这只是处在离开非洲的途中,有些人甚至说阿拉伯没有史前历史。”

由于这些假设,直到最近,人们对阿拉伯的原始人几乎一无所知。十年前,一个松散的研究人员联盟开始寻找人类早期居住的证据。

一个重要的推动因素是对史前气候变化的日益了解。研究表明,在过去的250万年里,地球的平均气温一直在上下摇摆。在被称为冰川期的较冷时期,冰盖从两极向低纬度推进,而在较温暖的间冰期,冰盖向高纬度退缩。这些周期影响了阿拉伯以及非洲撒哈拉的自然条件。在间冰期,季风雨向北移动,使得这些地区比现在潮湿得多,在冰川期,当雨水回到南方时,这里又变成了干旱的沙漠。

对于彼得拉利亚和他的同事来说,这表明阿拉伯在潮湿的时候有很多河流和湖泊,所以他们开始寻找这些河流和湖泊。2011年,他们描述了发现的一个湖泊的遗迹,大部分被风沙掩盖。在7.5万年前的沉积物中,他们发现了草和树的证据——还有石器,表明古人类曾在那里生活过。

从那时起,彼得拉利亚的团队和其他人发表了许多类似的发现。“我们现在知道阿拉伯大约有一万个古湖泊,”他说,“我们只去过几百个,其中的70%,我们发现了化石或遗址。”

居住地往往随着气候波动而变化:古人类在气候湿润时出现,在干燥时要么离开,要么灭绝。“这种周期性波动是一切的关键。”彼得拉利亚说。

发现智人指骨与工具

另一个发现是,阿拉伯的地理位置对生活在那里的生物群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格劳卡特说,那些居住在阿拉伯半岛北部的人可能仍然与非洲和其他地方的居民有联系。这体现在他们制作的石器具有相似之处。相比之下,阿拉伯半岛南部的居民倾向于开发独特的工具,这表明他们是孤立的。

但这些人是谁呢?尽管有丰富的石器,但古人类骨骼一直很匮乏。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的埃莉诺·谢里说,这是因为沙漠不太适合保存它们。“这里极度干旱,然而又会有暴风雨,沉积物会崩塌。”

在2018年,一支包括谢里、格劳卡特和彼得拉利亚在内的团队碰上好运。在沙特阿拉伯北部大内夫得沙漠的乌斯塔——另一个湖泊的遗址,他们发现了一根指骨。这块骨头足以辨认出这个人种:智人。它已经有8.5万年的历史了。

尽管有8.5万年历史的乌斯塔指骨仍然是在阿拉伯半岛发现的唯一已知的原始人骨骼,但石器记录可以追溯到更久远。在沙特阿拉伯安纳西姆发现的石器有30万年的历史。2018年,彼得拉利亚等人参加的团队描述了他们在同样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加代的发现。在那里,一个干涸的湖泊曾经被肥沃的草原包围着,大象、亚洲野驴和水鸟在此栖息。一些动物的骨头似乎有切割的痕迹和其他古人类活动的迹象,还有石器。这具遗骨的年代可以追溯到30万到50万年前。

如果原始人在50万年前就生活在阿拉伯半岛,那么他们几乎肯定不是现代人。当时欧亚大陆上散居着许多其他原始人,但猜测主要是尼安德特人。“我非常肯定尼安德特人在那里,至少在阿拉伯半岛北部,”谢里说。她指出,在黎凡特发现了尼安德特人的遗骸,黎凡特是阿拉伯以北的地区,包括现代以色列。谢里说:“我们在阿拉伯半岛发现的石器与有尼安德特人化石处发现的石器非常相似。”

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可能不是仅有的早期阿拉伯人。谢里和其他许多人怀疑该地区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大熔炉,随着气候变得更加潮湿和干燥,多个种群进进出出。英国利物浦大学的安东尼·辛克莱尔说:“我的猜测是,我们将研究一系列潜在的不同原始人种群,几乎所有的原始人都可能进行交配。”

人类进化的核心区域

这一切对人类进化意味着什么?这里有两个关键问题:一旦现代人开始走出非洲,他们是如何利用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半岛在智人先前的进化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彼得拉利亚说:“我一直在推广的一个模型是智人随时间多次扩散的模型。”不只是一个事件,而是许多事件和杂交过程。在这个模型中,遗传学指出6万年前发生重大转变的原因不是大规模迁出非洲,而是人口总数的增加。

在阿拉伯的发现还表明,现代人在迁出非洲时并不像有时所说的那样坚守海岸。这些迁徙者应该是一小群狩猎-采集者,而不是庞大的人口。没有理由认为他们心中有一个目标。格劳卡特说:“人们没有瞄准任何地方。他们只是四处游荡,条件发生了一些变化,季风雨向北移动了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意外地迁移了。”

这指向了一个关于我们进化起源的更深更广的信息。严格说来,阿拉伯是欧亚大陆的一部分,因为地壳构造板块下面有一个分界线。但就非洲原始人而言,它是一块毗连的陆地——古人类学家也开始这么看了。“我相信阿拉伯是大非洲的一部分,”辛克莱尔说。

谢里更进一步。她说:“与非洲毗邻的西南亚部分地区,有时很可能是人类进化的核心区域的一部分。”她主张“非洲跨地区主义”,即非洲是多个智人种群的家园,这些种群有时是孤立的,有时是杂交的,这取决于哪些地区适合居住。阿拉伯是另一个早期人类可以居住的地方,这使它成为人类诞生的大熔炉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我们都来自非洲,只是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对非洲之后的看法。阿拉伯的自然情况决定了我们的种群,就像非洲的大草原、森林和海岸一样。鲁卜哈利沙漠内今天可能是一片灼热的沙漠,但曾几何时,它是我们遥远的祖先的家园。

15 人类摇篮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8月21日一期封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阅读空间|几本书有助于了解塔利班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2021-08-23

阅读空间|通过电影解密今日阿富汗

西班牙《日报》网站2021-08-23

参考封面秀|华尔街人才战升级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2021-08-23

参考封面秀|撤军暴露美国缺陷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2021-08-23

参考封面秀|惨剧再现引人深思

德国《明镜》周刊2021-08-23

参考封面秀|美或重蹈新冠覆辙

美国《新闻周刊》2021-08-23

阅读空间|美国如何在阿富汗迷失方向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21-08-23

参考人物|身在硅谷的亚裔美国人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网站2021-08-17

参考人物|爵士乐大师阿姆斯特朗诞辰120年

俄罗斯《侧面》周刊网站2021-08-17

参考封面秀|前进的道路

美国《时代》周刊2021-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