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7 19:4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报道指出,作为新浪潮的象征和票房之王,贝尔蒙多在法国内外都光彩夺目。他能胜任各种类型电影,能吸引所有导演。无论是穿着小混混的夹克衫、冒险家的靴子抑或是牧师的长袍,各种角色他都信手拈来。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法国著名影星让-保罗·贝尔蒙多当地时间9月6日去世,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人纷纷对他的去世表示悼念。

“在他身上,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推文,纪念6日以88岁高龄辞世的“国宝”级影星让-保罗·贝尔蒙多。

爱丽舍宫7日一早宣布,将于9月9日在荣军院为这位法国著名影星举行国家悼念活动。

报道称,他的各种照片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或玩世不恭,或风度翩翩,或美人环绕,或年迈迟暮,大家纷纷向“永恒的贝贝尔”致敬。

与跟他同时代的另一位巨星阿兰·德隆不同,“贝贝尔神话”中没有蛇蝎美女和冷血杀手。帕斯卡尔·科基在《阿尔萨斯最新消息》日报上写道:“当德隆及其阳光之美代表着一个难以靠近的神话时,贝尔蒙多则甘当一名戏剧人、一名演员、永远不屑于哗众取宠的天才表演者。”

洛朗·博丹在《阿尔萨斯报》上哀叹,贝尔蒙多去世“让法国成了孤儿。每个法国人都曾与他一起哭过、笑过、做梦过、思考过。贝贝尔并不能做成所有事情,但他有能力扮演所有角色”。

报道指出,作为新浪潮的象征和票房之王,贝尔蒙多在法国内外都光彩夺目。他能胜任各种类型电影,能吸引所有导演。无论是穿着小混混的夹克衫、冒险家的靴子抑或是牧师的长袍,各种角色他都信手拈来。

战后的法国年轻人希望寻找到一张面孔,一张充满故事、尤其是要不同于父母的面孔,于是,让-保罗·贝尔蒙多断了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以及玩世不恭的态度脱颖而出。小说家安德烈·马基涅评价他道:“一种野蛮之美”。

报道介绍,1933年4月9日,让-保罗·贝尔蒙多在法国讷伊出生。他的父亲保罗·贝尔蒙多是一名雕塑家,母亲马德莱娜·雷诺-里夏尔是一位画家。让-保罗自己喜欢拳击,他在拳击场上的经历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凹凸不平,也造就了他在镜头前独一无二的跳跃风格。其实,比起拍电影,他更喜欢舞台竞技场——戏剧。

1952年,他进入国家戏剧学院。这里孕育了一代电影人,构成了20世纪下半叶法国电影的基础。但是,法兰西剧院拒绝了他——没关系,让-保罗·贝尔蒙多本就不是为这些机构量身定制的,他如同一个没走大门、而从小小的天窗进去的“小偷”。

他通过电视崭露头角,而同时代的一位导演加速了他的传奇。在让-吕克·戈达尔导演的首部长片《精疲力尽》(1960年)中,他转向镜头,直接对观众说:“如果你不喜欢大海,如果你不喜欢高山,如果你不喜欢城市……那就滚蛋吧!”贝尔蒙多创造了自己的角色。

很久以后,他承认道:“人们可以说我代表了法国人的典型缺点:好开玩笑、精明。”然而,那些年的贝尔蒙多身上也笼罩着某种忧郁。在《筋疲力尽》的结尾,他被人杀死,他倒在巴黎的马路上,喃喃说着“恶心”。在戈达尔7年后拍摄的《狂人皮埃罗》的结局部分,他绑了炸药自杀,引用了兰波的话:“她被找到了,什么?永恒。”

报道称,美国的汤姆·克鲁斯等巨星或多或少都算是贝尔蒙多的继承人。他是所有拯救地球、更重要的是让地球不那么令人厌倦的骑士们的精神之父。(编译/林晓轩)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法国著名影星让-保罗·贝尔蒙多当地时间9月6日去世,法国总统马克龙等人纷纷对他的去世表示悼念。

“在他身上,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推文,纪念6日以88岁高龄辞世的“国宝”级影星让-保罗·贝尔蒙多。

爱丽舍宫7日一早宣布,将于9月9日在荣军院为这位法国著名影星举行国家悼念活动。

报道称,他的各种照片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或玩世不恭,或风度翩翩,或美人环绕,或年迈迟暮,大家纷纷向“永恒的贝贝尔”致敬。

与跟他同时代的另一位巨星阿兰·德隆不同,“贝贝尔神话”中没有蛇蝎美女和冷血杀手。帕斯卡尔·科基在《阿尔萨斯最新消息》日报上写道:“当德隆及其阳光之美代表着一个难以靠近的神话时,贝尔蒙多则甘当一名戏剧人、一名演员、永远不屑于哗众取宠的天才表演者。”

洛朗·博丹在《阿尔萨斯报》上哀叹,贝尔蒙多去世“让法国成了孤儿。每个法国人都曾与他一起哭过、笑过、做梦过、思考过。贝贝尔并不能做成所有事情,但他有能力扮演所有角色”。

报道指出,作为新浪潮的象征和票房之王,贝尔蒙多在法国内外都光彩夺目。他能胜任各种类型电影,能吸引所有导演。无论是穿着小混混的夹克衫、冒险家的靴子抑或是牧师的长袍,各种角色他都信手拈来。

战后的法国年轻人希望寻找到一张面孔,一张充满故事、尤其是要不同于父母的面孔,于是,让-保罗·贝尔蒙多断了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以及玩世不恭的态度脱颖而出。小说家安德烈·马基涅评价他道:“一种野蛮之美”。

报道介绍,1933年4月9日,让-保罗·贝尔蒙多在法国讷伊出生。他的父亲保罗·贝尔蒙多是一名雕塑家,母亲马德莱娜·雷诺-里夏尔是一位画家。让-保罗自己喜欢拳击,他在拳击场上的经历让他的脸看起来有点凹凸不平,也造就了他在镜头前独一无二的跳跃风格。其实,比起拍电影,他更喜欢舞台竞技场——戏剧。

1952年,他进入国家戏剧学院。这里孕育了一代电影人,构成了20世纪下半叶法国电影的基础。但是,法兰西剧院拒绝了他——没关系,让-保罗·贝尔蒙多本就不是为这些机构量身定制的,他如同一个没走大门、而从小小的天窗进去的“小偷”。

他通过电视崭露头角,而同时代的一位导演加速了他的传奇。在让-吕克·戈达尔导演的首部长片《精疲力尽》(1960年)中,他转向镜头,直接对观众说:“如果你不喜欢大海,如果你不喜欢高山,如果你不喜欢城市……那就滚蛋吧!”贝尔蒙多创造了自己的角色。

很久以后,他承认道:“人们可以说我代表了法国人的典型缺点:好开玩笑、精明。”然而,那些年的贝尔蒙多身上也笼罩着某种忧郁。在《筋疲力尽》的结尾,他被人杀死,他倒在巴黎的马路上,喃喃说着“恶心”。在戈达尔7年后拍摄的《狂人皮埃罗》的结局部分,他绑了炸药自杀,引用了兰波的话:“她被找到了,什么?永恒。”

报道称,美国的汤姆·克鲁斯等巨星或多或少都算是贝尔蒙多的继承人。他是所有拯救地球、更重要的是让地球不那么令人厌倦的骑士们的精神之父。(编译/林晓轩)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