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0 07:57:3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报道称,塞奥佐拉基斯创作了战时抵抗运动的赞歌以及讲述工人和被压迫者苦难的社会主义诗歌。

参考消息网9月10日报道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日报道,希腊著名作曲家和马克思主义追随者米基斯·塞奥佐拉基斯2日在雅典市中心的家中去世。享年96岁。半个世纪前,他曾对臭名昭著的军政府发动言论和音乐之战,这个军政府则把他作为革命者加以囚禁和驱逐,并且取缔了他的作品。

享誉国际

他的网站上的声明显示,死因是心搏骤停。他的家人在希腊国家电视台宣读的声明中说,他的遗体将供人瞻仰,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宣布全国哀悼三天。

报道称,塞奥佐拉基斯因其在影片《希腊人佐巴》(1964年)、《Z》(1969年)和《冲突》(1973年)中的配乐而享誉国际。《希腊人佐巴》由安东尼·奎因主演,突出了希腊民族热情欢腾的个性。《Z》是科斯塔·加夫拉斯对希腊军政府的黑暗讽刺。《冲突》则是西德尼·卢米特的惊悚片,阿尔·帕西诺扮演的男主角是纽约市警察,卧底揭露警方的腐败行为。

20世纪70年代初,希腊流亡者喜欢讲一个故事,说的是一名雅典警察在巡逻时哼唱塞奥佐拉基斯被禁的歌曲。路人听到了,拦住这名警察说:“警官,我很吃惊,您居然在哼唱塞奥佐拉基斯的歌。”于是,警察逮捕了这名男子,罪名是听塞奥佐拉基斯的音乐。

报道称,军政府在1967年到1974年的统治期间镇压了数千名政治对手。在那个时代,对立是希腊的一种生活方式。但对许多希腊人来说,塞奥佐拉基斯是抵抗的节拍器。当他因为自己的理想而被囚禁时,他被取缔的反叛音乐提醒人民不要忘记消失的自由。

他1970年告诉《纽约时报》记者:“我一直用两种声音生活——一种是政治的声音,一种是音乐的声音。”

他1968年获释并且开始流亡生活后,发起了一场国际运动,举办音乐会,与全世界领导人接触,在四年后帮助推翻了雅典政权。那是民主的转折点,希腊出台了新宪法,还加入了欧洲经济共同体,也就是后来的欧盟。

共产党人

报道称,作为希腊最杰出的作曲家,塞奥佐拉基斯创作了打破国界的交响乐、歌剧、芭蕾舞乐曲、电影配乐、舞台音乐、抗议活动的进行曲以及歌曲——作品包括成百上千首古典和流行乐曲。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哪怕是在阴冷透风的牢房、肮脏不堪的集中营和偏远山村的流亡岁月,音乐都会从他笔下倾泻而出。

报道还称,他还创作了战时抵抗运动的赞歌以及讲述工人和被压迫者苦难的社会主义诗歌。他关于政治迫害的最著名作品是《毛特豪森三部曲》,以二战时期纳粹集中营的名字命名。

据报道,二战期间,他加入了一个在希腊抗击法西斯占领军的共产主义青年团体。战后,他的名字出现在了警方的一份战时抵抗者名单上,他与数千名疑似共产党人遭到围捕,被送到马克罗尼索斯岛待了三年,那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改营的所在地。在那里,他染上了肺结核,饱受折磨,还受到了活埋的假处决。

报道指出,塞奥佐拉基斯20世纪50年代在雅典和巴黎的音乐学院学习。他给希腊著名诗人的诗句谱曲,其中许多诗人是共产党人。他还加强了与共产主义的联系:当希腊成为冷战战场时,他指责的不是斯大林,而是中情局。

政治流亡

报道称,1963年,著名反战活动家兰布拉基斯遇刺事件对塞奥佐拉基斯造成了极大影响。兰布拉基斯是知名反战活动家,在塞萨洛尼基的一次和平集会上被右翼狂热分子骑摩托车撞死。他的遇害是希腊现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和全国政治危机。

塞奥佐拉基斯以兰布拉基斯的名字创建了一个青年组织,在希腊各地发起政治抗议活动,并且帮助他在1964年以附属于共产党人的候选人身份当选议员。

随着希腊在1967年陷入政治和经济动荡,乔治·帕帕佐普洛斯上校领导了一场军事政变,夺取政权,随后中止公民自由,废除政党,建立特别法庭。数千名政治对手遭到囚禁或者流放。

刚刚拜访过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塞奥佐拉基斯躲了起来。当局签发了逮捕令,一个军事法庭缺席判处他入狱五个月。当局禁止播放、销售甚至收听他的音乐作品。数月后,他在雅典被捕入狱。在牢房里他继续谱曲。五个月后,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被送到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一个山村——扎图纳,在那里待了三年。

报道称,多位国际知名人士带头要求释放塞奥佐拉基斯,但无济于事。在他1970年被拘押的最后几个月,他被转移到雅典北部奥罗波斯的一所监狱。他当时在咳血和发烧。为了平息他被殴打致死的传言,军政府让他与外国记者见了面。

欧洲政府告诉希腊,它违反了人权条约,同时呼吁军政府停止虐待、释放政治犯和举行自由选举。军人们拒绝了这一请求,但他们释放了塞奥佐拉基斯,打发他和家人流亡巴黎,他在那里因肺结核住院并且接受治疗。

胜利归来

三个月后,他指挥伦敦交响乐团演奏《圣灵进行曲》,大获成功。人群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新闻周刊》当时写道:“一曲终了,观众不肯让他离开,经久不息的掌声、欢呼声和跺脚声促使他返场了五次。”

报道称,这场音乐会开始了塞奥佐拉基斯长达四年的和平推翻军政府的运动。他奔走于世界各地,在每块大陆举办音乐会,为希腊民主事业筹集资金。他得到了文化和政治领袖的支持。在智利,他见到了该国的马克思主义总统阿连德和诗人聂鲁达。他后来为聂鲁达的《坎托将军》谱写了乐章。《坎托将军》从拉美人的角度讲述了新世界的历史。他受到了埃及总统纳赛尔、南斯拉夫的铁托元帅、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和法国总统密特朗的接见。瑞典领导人帕尔梅、西德总理勃兰特和塞奥佐拉基斯的老朋友——成为希腊文化部长的女演员梅利娜·迈尔库里——承诺提供帮助。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作家都成了他的盟友。

报道称,时至1973年,面对国际压力和躁动的民众,军政府的控制已经动摇。雅典的学生起义升级为公开叛乱。在与军队的冲突中,数百名平民受伤,有些人受了致命伤。帕帕佐普洛斯上校被赶下台,新的强硬派实施了戒严令。1974年,高级军官撤回对军政府的支持,军政府垮台。

没过几天,塞奥佐拉基斯胜利归来,受到大批民众的欢迎,电台不断播放他的音乐。他说:“我现在的快乐就和我在牢房里等待受刑的时候一样。这都是同一场斗争的一部分。”

双重道路

报道称,塞奥佐拉基斯1925年7月29日出生在爱琴海上的希俄斯岛,是乔治斯和阿斯帕西娅·塞奥佐拉基斯的两个儿子当中的哥哥。他和弟弟扬尼斯在省城长大。他们的父亲是律师。母亲是来自现在的土耳其的希腊族人,把希腊民族音乐和拜占庭礼仪教给了儿子们。扬尼斯成为诗人和歌曲作家。塞奥佐拉基斯在没有乐器的情况下创作了第一批歌曲,17岁时举办了首场音乐会。

1953年,他与米尔托·阿尔蒂诺格卢结婚。他们有两个孩子——玛格丽塔和乔治。1974年结束流亡生活回国后,塞奥佐拉基斯恢复举办巡回音乐会,并且成为希腊广播电视台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他还重返政坛,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担任议员。1988年,他退出共产党,支持保守派,后者公开谴责安德烈亚斯·帕潘德里欧政府的丑闻和归咎于左翼恐怖分子的爆炸事件。但他1992年辞去了保守派政府部长职务,回归社会党。

报道称,1983年被授予列宁和平奖的塞奥佐拉基斯创作了关于音乐和政治事务的论著,以及五卷本自传《大天使的道路》。退休后,他曾谴责美国的伊拉克战争和以色列的保守政策。即便到了80多岁,他蓬乱的花白头发和目光犀利的双眼还是使他具有了叛逆者或者先知那样的凶悍相貌。

约翰·罗克韦尔在为《泰晤士报》撰写的评论中写道:“塞奥佐拉基斯的音乐背后的元素足够简单。激动人心的曲调,富有感染力的舞蹈节奏以及无处不在的布祖基琴的异国情调。”但罗克韦尔指出,虽然塞奥佐拉基斯“对流行素材的使用绝妙而独到”,但“他很快就超越了这些素材”。他还说:“说到底,我们无法把塞奥佐拉基斯的政治与他的音乐分隔开来。我们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什么这是某些人认为必须取缔的那种音乐。”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