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7 18:09:0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默克尔执政的16年,德国遭到忽视的国内外问题可以列出长长的清单。秋季大选后,德国将组建新的执政联盟。全世界都应做好心理准备。

参考消息网9月27日报道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发表题为《默克尔留下的乱局》一文,文章盘点了默克尔留下的“问题清单”。全文摘编如下:

德国总理中,只有奥托·冯·俾斯麦和赫尔穆特·科尔在任时间比安格拉·默克尔更长。俾斯麦打造了一个帝国,其间还创建了欧洲首套公共养老金和医保体系。科尔主持了东德和西德统一,同意将深得人心的德国马克替换为欧元。

默克尔的成就远没有这么卓著。在16年的总理生涯中,她渡过了一连串危机,从经济危机到新冠大流行。她促成共识的能力让德国和欧洲都因此受益。但默克尔政府忽视了太多,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眼下德国尚能过得去,国家还算繁荣稳定。但麻烦即将酿成。新政府将在大选后组建成立,默克尔也准备离任,届时既会有对她稳坐总理位置的钦佩,同时也会在由她助长起来的自满之后产生挫败感。

国内未解难题如山

遭到忽视的问题可以列出长长的清单。德国看上去就像轰隆作响的豪车,但掀开引擎盖会发现,遭到忽视的迹象暴露无遗。公共领域没能充分和明智地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数字基建方面落于人后。发展受到阻碍的不仅是高新科技企业,而是几乎所有企业。这还导致政府效率低下,而没能雇用足够人手又加剧了这一问题。

锱铢必较深入德国骨髓。2009年,由默克尔坐镇,德国修改宪法,规定赤字率稍高即为非法,由此束缚了自己手脚。考虑到利率如此之低,明智的政府应该借钱投资,而不是刚一出现赤字就惊慌失措。

德国最严峻的国内问题是未能改革养老金体系。德国正在迅速老龄化,这个十年晚些时候婴儿潮一代退休,会为预算带来更加沉重的负担。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德国也行动迟缓,人均碳排放量是欧盟所有大国中最多的。2011年日本福岛灾难后,默克尔关停了德国核工业,显然无助于这一问题的解决。

外交政策令人失望

德国在欧洲的影响力至关重要,但默克尔不愿动用这种影响力尤为让人失望。欧盟始终没有竭尽全力帮扶负债累累的南欧国家。仅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才创设的金融工具,让欧盟得以发行共同担保债券,并以拨款形式发放部分现金,而不是发放更多贷款。而且这一工具被设计为一次性机制。更糟糕的是,除非“稳定”法则得到修改,否则终会重新生效,迫使各国回归紧缩政策,从而缩减债务规模。德国永远是欧盟谈判桌上最有力的声音,本应更努力争取一种更合情理的方案。

就欧盟外交政策而言,德国本可以也本应该采取更多行动,面对不再舒适的新世界更迅速地强行调整自身。俄罗斯是无法预测的,美国是心不在焉的不确定盟友。而德国一直犹豫不决。德国在国防方面的投入尽管近来有所增长,但仍然杯水车薪。德国支持新建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使得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得以扼住欧洲能源供应的咽喉。主张欧洲应采取更多行动的责任反而落到其他人,主要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身上。

大选缺乏实质内容

然而,德国哪位候选人能比默克尔表现更好呢?民调显示,德国势必组建一个混乱的新议会,没有哪个单一政党,甚至哪两个政党有能力组阁。更有可能组成的是某种意识形态互不相容的三方执政联盟,其中既有烧钱的绿党,又有亲商业的自由派,该联盟或许难以就任何雄心勃勃的项目达成一致。

默克尔式的自满还有另一个表现:生活舒适而态度谨慎的德国人似乎对严肃讨论未来并无兴趣。危机管控已经取代主动作为。候选人没有动力着重指出国家迫在眉睫的问题。结果是,今年的大选是几十年来最缺乏实质内容的,关注的完全是民调和数据,而不是实际问题。

全世界都应做好心理准备,德国组建执政联盟的谈判可能会持续数月,谈判久拖不决,欧洲政界也会手足无措。当谈判彻底结束时,最终或许只能建立一个做不成太多事的政府。这就是默克尔留下的乱局。

经济学人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10月1日(提前出版)一期封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