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7 09:29:5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报道称,获得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高级研究员真锅淑郎是使用超级计算机的地球气候模拟研究的开创者,从上世纪50年代末起致力于气候变化的预测,持续开展先驱性研究。

参考消息网10月17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10月6日发表题为《真锅淑郎——率真、有“火一般热情”的研究者》的文章称,10月5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日裔美籍科学家真锅淑郎等人。真锅淑郎为成为自己研究领域的首位诺奖获得者感到高兴。全文摘编如下:

自由、率真、专注

真锅淑郎在日本的亲朋好友得知他获奖的消息后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教授熊谷朝臣2011年至2016年曾在名古屋大学任副教授,彼时真锅淑郎把自己在日本的研究据点设在熊谷的研究室。回忆起那段时光,熊谷说真锅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一直乐此不疲地专注于研究。

当时已经80多岁的真锅淑郎早已是闻名世界的研究者,但他并未要求拥有独立研究室,而是与学生们一起挤在大房间的桌前写论文。当得知自己的论文未被刊载后,真锅心有不甘,但并未就此放弃。他只是笑着说“看来太具有先驱性的内容还是难以被接受啊”。

真锅与学生聊天时也十分坦率,没有任何架子。被问起有无获诺贝尔奖的意愿时,真锅的回答是,瑞典科学家阿伦尼乌斯早在19世纪就预测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上升会导致全球变暖,他才是这一领域的先驱者,自己根本比不了。

真锅常劝说学生和后辈们要“对那些简单的研究刨根问底”。他不依赖高性能计算机,而是在自己的电脑上做计算,因为他认为“真正重要的计算完全可以用自己的电脑完成”。熊谷说,能亲眼看到真锅真实的、毫不做作的研究态度是一笔重要的财富。他从心底祝贺真锅取得的巨大成就。

“梦一般的存在”

让真锅的研究“开花结果”的是美国的研究机构。真锅20多岁赴美从事研究工作。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研究员松野太郎是真锅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时期的后辈,他笑称真锅在赴美前是一个“自顾自搞研究的自由的人”。

真锅在研究生时期并未发表太多论文,就连平时不爱多管的研究室教授也忍不住向其询问原因。实际上,真锅一直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默默进行研究,他取得的成果受到海外研究者的关注,这也为他日后赴美工作创造了机会。

松野说,真锅当时就一直关注比周围研究更具先驱性的内容,也正是受真锅的影响,自己等人才能自由地研究感兴趣的内容。他作为气象学研究者,发自内心地为真锅感到高兴。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山形俊男20世纪80年代曾与真锅结下深厚友谊。他对真锅的印象也是“一个十分直率、有趣的人”。山形称真锅是气象研究领域的第一人,长期以来都将其视为“梦一般的存在”。他与真锅通过研究结识,两家人直到现在都保持来往。

真锅喜欢打网球,每次回日本都要叫好友一起切磋球技。表面看上去真锅永远都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不会让人看出他的辛苦。但山形通过真锅夫人得知,真锅一直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加倍努力。

科学兴趣始于少时

真锅淑郎的出生地——爱媛县四国中央市也为其感到高兴。据称,真锅淑郎出生于四国中央市新宫町,中学毕业前一直生活在那里。真锅的小学同学得知他获得了诺贝尔奖,感到既惊讶又高兴,将他视为骄傲。据其回忆,真锅读小学时成绩优异,似乎自那时起就对气象抱有浓厚兴趣。

四国中央市市长筱原实在市官网主页上发表贺词,称真锅获奖对该市而言是巨大的喜悦和荣誉,希望与市民一起分享这份荣光。该市用于庆祝的条幅被抢购一空。相关负责人表示,真锅获诺贝尔奖从振兴地区经济的角度而言也是一个令人高兴的消息。

以研究气候剧烈变化等领域闻名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莱士·布勒克(已故)是真锅淑郎在美国结交的友人。布勒克对真锅的评价是:“他对研究的热情令人难以置信,仿佛从身体内喷出火焰一样。”

真锅在东京大学结束气象学的学习后,于1958年前往美国。除了1997年至2001年将研究基地转移回日本之外,其余时间他几乎都是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从事研究工作。他就读于东京大学期间的关于雨量数值预报的论文引起美国研究者的关注,他也因此获得了赴美机会。

让诺奖打破常规

真锅将自己的名字缩写为“Suki Manabe”。同事们亲切地称他为“Suki”(与日语“喜欢”同音),他认真的研究态度和良好的人品受到众人尊敬。

1998年普林斯顿大学举行了“真锅研讨会”,布勒克等著名气候变化研究专家参会发表演讲。真锅作为嘉宾一直追着演讲者提问,他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当真锅被问到“气候模型研究能否获诺贝尔奖”时,他给出了否定答案,原因是自己的研究属于古典物理学领域。诺贝尔奖似乎并非真锅的真正追求。

诺贝尔物理学奖往往被授予宇宙物理学、量子力学和固体物理学等领域的研究。但真锅的论文属于地球科学领域,且使用的数值模拟技术等研究手法也不在授奖范畴之中。此次他的获奖可谓打破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常规。

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研究员松野太郎认为,真锅淑郎是开创新领域的先驱。他研究的并非简单的天气预报,而是如何帮助人类计算和预测长期的气候变化趋势,使人类可以探寻何为长期影响气候变化的因素。如今,全球变暖成为日常生活中绕不开的话题,这可能也是真锅淑郎在这一时间点获奖的原因。

东京大学未来愿景研究中心特聘教授住明正表示,真锅淑郎开发的“海洋-大气耦合模型”一度也受到众多否定和批评。即使“孤军奋战”,他也一直不放弃自己的研究。他是一个开朗又风趣幽默的人。他出众的沟通能力也是他取得今天成就的原因之一。

另据共同社东京10月6日报道,获得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高级研究员真锅淑郎是使用超级计算机的地球气候模拟研究的开创者,从上世纪50年代末起致力于气候变化的预测,持续开展先驱性研究。

2017年接受共同社采访时,他提出“不依赖化石燃料,尽一切努力开发第三能源”,主张制造全球变暖原因的人类有必要减排温室气体。

真锅从东京大学理学部毕业后,受美国气象局(现海洋和大气管理局)邀请,于1958年赴美。据称,“那时美国气象局启用了以电脑计算每日天气的数值预报,(真锅)研究生时的论文受到肯定”。

美国团队当时力争实现更长期的气候预报。真锅就着手开发了使用超级计算机的气候模型。考虑在大气和海洋之间交换的热量和水分等因素,在上世纪80年代构建了预报天气的模型。

真锅还将视线投向对地球大气有加温效果的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在全球变暖不像如今这样受到关注的1989年,真锅在英国科学杂志《自然》上发表全球变暖随二氧化碳排放增加而加剧的世界气候预测,引起了反响。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