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6 18:10:2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他的粉丝并不暴力,但规模太大了,而且随时在场。”

参考消息网10月26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9月25日发表题为《“我曾经是迈克尔·杰克逊、肯德尔·詹纳和贝拉·哈迪德的保镖”》的文章,作者系西蒙·牛顿。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自己的保镖生涯。全文摘编如下:

小时候,我一心想当兵,所以19岁的时候,我加入了英国陆军。但五年后,我在伊拉克执行任务,当地的一家私营安保公司给了我一份工作。那家公司负责一家美国石油公司的安全。在21世纪初的三年多时间里,我在伊拉克各地当保安。挺危险的。在我们位于巴格达的酒店,好多人出去后就没有回来。

我的新合同是护送从约旦和科威特那样的地方出发运送医疗物资和发电机的车队。一开始,我们每天都会遭到袭击,从路边炸弹到全面伏击都有可能。每辆车必须携带两个装尸袋,这在私人保安的工作中是不正常的。我只干了一年多,然后去了阿富汗,为外交和英联邦事务部工作了两年。

2006年,我休假回家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问我能不能在伦敦工作。电话里告诉我,有一位先生从美国过来待十天。他们不肯告诉我是谁,但问我是否愿意给他当私人保镖,还告诉我,第二天就要开始工作。我同意了。

我第二天来到希思罗机场的时候,拿到的文件告诉了我客户是谁:是迈克尔·杰克逊。

他来伦敦参加2006年世界音乐奖的颁奖典礼,当时住在贝斯沃特的亨普尔酒店。歌迷从世界各地飞来,订了这家酒店的房间,就为了他每天下楼的时候,他们能守在大堂里。他们都包了全天的出租车,这样就可以跑出去,跳上出租车,跟着我们去任何地方。他的粉丝并不暴力,但规模太大了,而且随时在场。

所以,我们只有在迈克尔必须出门的时候才让他出去。他不会仅仅因为心血来潮就出门。在世界音乐奖的颁奖典礼当晚,我们直接把车开进了会场,这是不允许的。我们只能这样把他送进去,因为就连其他艺术家也想见他。但他人很好,非常温和,非常安静。我一直记得他很有礼貌。他声音不大,动作也不快。他会慢慢地坐下来,慢慢向前探身。他很讨人喜欢,说话轻声细语的。

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那份工作有多么重要。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但别人在谈到我的时候会说:“他给迈克尔·杰克逊当过保镖。”

在那份工作之后,我又在阿富汗待了一年半,然后在伦敦为迪拜王室的私人安保团队工作了两年,之后在海湾待了几年,保护油轮免遭海盗袭击。

2010年,我创办了自己的私人安保公司。当我最终在2013年回到伦敦时,开始为其他名人当保镖。我在凯特·莫斯的家里做过一些安保工作,在一次时装秀上保护过她,还多次在丽塔·奥拉出国的时候担任她的保镖。多年来,我跟娜奥米·坎贝尔合作过好多次。

在2014年的伦敦时装周,我为肯德尔·詹纳当过保镖,等到她下一次来伦敦的时候,我又跟她合作了一次。但我很快成为贝拉·哈迪德在伦敦时的保镖。

在我担任私人保镖的15年里,我在红地毯上大概待了一个小时左右。但那些雄心勃勃的保镖看到的就是这个。当天,我其实早晨5点就要起床,6点就要来到这位名人所在的酒店。我整天都要陪着她们拍摄、参加活动或者试衣服,然后参加晚上的某个活动,之后去俱乐部,可能到凌晨4点才结束。

但是,我从来不需要帮助任何名人摆脱严重危险。这不仅是因为我运气好。很多规划是为了帮助人们活动方便。比如,在哪里停放汽车,当名人下车的时候,确定两辆车之间的距离大小,或者在人太多的时候请内部保安帮忙。

现在,我想当演员了。2020年,我从松林制片公司的表演学校毕业。我还有个声音指导,并且在学习银幕战斗。我有几部电影正在筹备中。我总是扮演军人、歹徒、监狱囚犯、监狱看守或者警察。但我不在乎自己是否总是扮演同一类型的角色。

我梦想的角色是詹姆斯·邦德。我认为这可能不现实,但参演邦德电影是我的目标之一。我现在42岁,正在开始新的职业生涯。虽然我觉得自己红不到需要保镖的地步,但如果有必要的话,也许我会雇一个。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