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4 08:07: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莫拉维茨基是持不同政见者、法学家、银行家。他试图解释欧洲主义,同时批评欧盟将成员国简单地视为欧盟“省份”这一“危险”的集中主义倾向。

参考消息网11月4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24日发表题为《波兰总理的一千张面孔》的文章,作者是吉列尔莫·阿夫里尔。全文摘编如下:

对于波兰总理马泰乌什·莫拉维茨基来说,这可能是最紧张的欧洲周了。

他经历了情绪的过山车,先是惹怒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然后,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举行的辩论中舌战群儒;最后,在布鲁塞尔第27届峰会上与欧盟同行和解。莫拉维茨基以闭门方式,主动向各位政府首脑解释他对波兰宪法法院裁决波兰国内法律优先于欧洲联盟法律的看法,这一裁决使波兰处于与欧盟司法决裂的边缘,并加剧了法治危机。莫拉维茨基称这次会议“平静”且“具有建设性”。

现年53岁的莫拉维茨基有许多张面孔,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与他现在的言行相符合:他是一个激进的持不同政见者组织的成员;是欧盟法律手册的作者;是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也是波兰极右翼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当他在2017年就任波兰总理时,他展现给欧洲的是沉稳的技术官僚的传统形象,很像波兰前总理、法律与公正党的领导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但其实,莫拉维茨基有自己的风格以及丰富多彩的履历。

莫拉维茨基1968年出生于西里西亚地区的弗罗茨瓦夫,青少年时期就加入了团结斗争组织,这是一个对抗苏联政权的秘密组织。

该组织被认为是团结工会最激进的机构之一,团结工会系莫拉维茨基的父亲在1980年代初创立的。他的父亲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家,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位政治导师。

1990年代,莫拉维茨基的祖国发生变化(东欧剧变),他向欧洲张开双臂。

他毕业于历史专业,并在他所在城市的大学攻读MBA。随后,他在德国央行实习,在法兰克福歌德学院做研究,在汉堡大学学习欧盟法律和欧洲一体化经济学,在巴塞尔大学获得欧洲高级研究硕士学位,并进一步完善他的德语和英语。如今他能够流利地说这两种语言。

结束学业后,莫拉维茨基返回波兰,1998年他被任命为欧洲一体化委员会办公室谈判部副主任,负责就波兰加入欧盟的条件进行谈判,并参与了银行监管过程。他还为西部银行的行长担任过外贸顾问,在波兰进入经济开放时期并经过多轮并购之后,西部银行最终被西班牙国际银行收购,而莫拉维茨基此时也已成为银行的首席执行官。

这个职位为莫拉维茨基提供了一个跳板,令他作为独立人士进入法律与公正党在2015年组建的政府。他的第一个职位是发展部长,几个月后莫拉维茨基加入法律与公正党,很快成为财政部长。但莫拉维茨基并非政治新手:在1990年代末,他是当时主要政党的地区议员;2010年,他担任唐纳德·图斯克政府的经济顾问。

这条远离法律与公正党的轨迹也给他带来了敌人,或许也是他执掌国家钥匙的阿喀琉斯之踵:党的核心认为他是外来者,对他疑虑重重。记者沃伊切赫·沙茨基在评论莫拉维茨基升任总理之路时解释说:“大多数曾与卡钦斯基并肩作战的领导人都不喜欢他(莫拉维茨基)。”他并不认为莫拉维茨基是纯粹的技术官僚,“他过去的政治和意识形态都与右翼有关”。

岂止是过去,简直是各方面都有右翼的影子。莫拉维茨基是持不同政见者、法学家、银行家。他试图解释欧洲主义,同时批评欧盟将成员国简单地视为欧盟“省份”这一“危险”的集中主义倾向。

参考消息网11月4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24日发表题为《波兰总理的一千张面孔》的文章,作者是吉列尔莫·阿夫里尔。全文摘编如下:

对于波兰总理马泰乌什·莫拉维茨基来说,这可能是最紧张的欧洲周了。

他经历了情绪的过山车,先是惹怒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然后,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举行的辩论中舌战群儒;最后,在布鲁塞尔第27届峰会上与欧盟同行和解。莫拉维茨基以闭门方式,主动向各位政府首脑解释他对波兰宪法法院裁决波兰国内法律优先于欧洲联盟法律的看法,这一裁决使波兰处于与欧盟司法决裂的边缘,并加剧了法治危机。莫拉维茨基称这次会议“平静”且“具有建设性”。

现年53岁的莫拉维茨基有许多张面孔,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与他现在的言行相符合:他是一个激进的持不同政见者组织的成员;是欧盟法律手册的作者;是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也是波兰极右翼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当他在2017年就任波兰总理时,他展现给欧洲的是沉稳的技术官僚的传统形象,很像波兰前总理、法律与公正党的领导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但其实,莫拉维茨基有自己的风格以及丰富多彩的履历。

莫拉维茨基1968年出生于西里西亚地区的弗罗茨瓦夫,青少年时期就加入了团结斗争组织,这是一个对抗苏联政权的秘密组织。

该组织被认为是团结工会最激进的机构之一,团结工会系莫拉维茨基的父亲在1980年代初创立的。他的父亲是一位理论物理学家,可以说是他的第一位政治导师。

1990年代,莫拉维茨基的祖国发生变化(东欧剧变),他向欧洲张开双臂。

他毕业于历史专业,并在他所在城市的大学攻读MBA。随后,他在德国央行实习,在法兰克福歌德学院做研究,在汉堡大学学习欧盟法律和欧洲一体化经济学,在巴塞尔大学获得欧洲高级研究硕士学位,并进一步完善他的德语和英语。如今他能够流利地说这两种语言。

结束学业后,莫拉维茨基返回波兰,1998年他被任命为欧洲一体化委员会办公室谈判部副主任,负责就波兰加入欧盟的条件进行谈判,并参与了银行监管过程。他还为西部银行的行长担任过外贸顾问,在波兰进入经济开放时期并经过多轮并购之后,西部银行最终被西班牙国际银行收购,而莫拉维茨基此时也已成为银行的首席执行官。

这个职位为莫拉维茨基提供了一个跳板,令他作为独立人士进入法律与公正党在2015年组建的政府。他的第一个职位是发展部长,几个月后莫拉维茨基加入法律与公正党,很快成为财政部长。但莫拉维茨基并非政治新手:在1990年代末,他是当时主要政党的地区议员;2010年,他担任唐纳德·图斯克政府的经济顾问。

这条远离法律与公正党的轨迹也给他带来了敌人,或许也是他执掌国家钥匙的阿喀琉斯之踵:党的核心认为他是外来者,对他疑虑重重。记者沃伊切赫·沙茨基在评论莫拉维茨基升任总理之路时解释说:“大多数曾与卡钦斯基并肩作战的领导人都不喜欢他(莫拉维茨基)。”他并不认为莫拉维茨基是纯粹的技术官僚,“他过去的政治和意识形态都与右翼有关”。

岂止是过去,简直是各方面都有右翼的影子。莫拉维茨基是持不同政见者、法学家、银行家。他试图解释欧洲主义,同时批评欧盟将成员国简单地视为欧盟“省份”这一“危险”的集中主义倾向。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