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7 15:47: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在日本,皇室是女性处境最艰难的地方之一。

参考消息网11月7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24日发表题为《日本皇室女性的负担沉重》的文章,作者是元子·里奇、肥田光。全文摘编如下:

在日本,皇室是女性处境最艰难的地方之一。

将近30年前,美智子皇后在公众挑出她身为明仁天皇妻子的所谓缺点后曾患上失语症。10年后,美智子的儿媳、现任皇后雅子在被媒体指责未能生下男性继承人后患上抑郁症,辞去了公职。

本月早些时候,皇室透露美智子的孙女、30岁的真子公主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原因是公众无休止地对她选择的未婚夫小室圭提出异议。小室圭刚刚从法学院毕业,在26日与真子公主完婚。

真子公主的精神病医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她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受到了践踏。”医生还说:“她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价值的人。”

仍被赋予僵化角色

不管是嫁入皇室还是生于皇室,日本的皇室女性不仅受到媒体和公众的严苛要求,而且受到管理其日常生活的宫廷官员的苛刻对待。由于天皇及其家人是传统日本的象征,日本国内存在的更加广泛的性别不平等集中体现在了皇室女性身上。日本社会的保守倾向通常仍会导致女性被赋予僵化的角色。

女性皇室成员没有资格坐上皇位,而她们受到的批评却可能比男性皇室成员更加严厉。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因为可能继承皇位而受到了保护。

东京立教大学精神病学家香山理香教授说:“除了完成皇室的工作之外,你还得保持漂亮和时尚,而婚后的目标则是生孩子。”

香山理香还说:“人们会问,你是个好妈妈吗?你跟婆婆关系好吗?你如何支持你生命中的男人?这么多工作都必须完美无缺地完成。我认为皇室里的男性不会受到如此密切的关注。”

日本正在慢慢发生改变,在最近的执政党领导人选举中,有两名女性成为首相候选人。一些企业也在共同努力,提拔更多女性进入管理职位。

但在许多方面,日本社会仍然将女性视为二等公民。已婚夫妇在法律上不允许使用不同的姓氏,这一制度实际上意味着大多数女性都要改用丈夫的姓氏。女性在管理层、议会和日本知名学府的代表性仍然不足。

抗议不公平待遇或倡导权利平等的女性往往会被指责是行为出格。真子公主在社交媒体上所受到的那种批评,与大胆谈论性侵甚至是穿高跟鞋的职场规定的女性所受到的待遇是一样的。

在皇室里,女性被认为应该坚守旧时代的价值观。曾撰文论述过皇室女性问题的美国迈阿密大学人文科学中心创始人铃木美保子(音)说:“有这样一种观点认为,皇室有点像是永恒的,他们不是现代社会的一部分。”她说,传统主义者希望“将这种更古老、更令人安心、更稳定的性别角色观念投射到皇室身上”。

平民皇后“身心俱疲”

二战后,按照美国强加给日本的新宪法,天皇被剥夺了神一般的地位。从许多方面而言,这三代皇室女性反映了日本在此后几十年的演变。

在日本努力摆脱战时历史的束缚之际,美智子成为数百年来第一位嫁入皇室的平民女子。她没有把孩子交给宫廷内侍抚养,而是自己照顾他们。在陪同丈夫明仁前往日本国内和国外各地旅行时,她曾跪着与灾民和残疾人交谈,给曾经遥不可及的皇室带来了一点儿人情味。

但当她翻修皇宫或穿着太多不同的外套时,媒体却怨声载道。有传言说,宫廷官员和美智子的婆婆认为她不够恭顺。

1963年,婚后四年才怀孕的美智子因为妊娠并发症接受了流产手术,在一处别墅里隐居了两个多月,当时有传言称她精神崩溃。30年后,她又因为遭受巨大的压力而患上了失语症,好几个月后才得以康复。

她的儿媳雅子毕业于哈佛大学,在成为一名外交官后迅速升迁,前途一片光明,却在1993年嫁给了当时的皇太子德仁。许多评论人士曾希望她能帮助守旧的皇室步入现代化,为日本年轻职业女性树立榜样。

而事实上,雅子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拿来分析其对生孩子能力的潜在影响。经过一次流产后,雅子生下了女儿爱子公主,让那些想要看到一位男性继承人的人大失所望。为了保护她的子宫,宫廷官员限制她出行,导致她退出公职。她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已经“身心俱疲”。

公主成婚饱受非议

最近涉及真子公主的事件表明,部分公众希望她达到对皇室的期望值,尽管她将被迫在结婚后脱离皇室。公众粗暴地评判了她与小室圭结婚的选择,抨击小室圭母亲的经济状况(进而称他是淘金者),称他不适合成为皇室公主的配偶。然而根据日本法律,一旦提交结婚文件,真子就将失去皇族身份。

此外还曾有八位公主从皇室嫁出去,被剥夺了皇族身份,不过其中没有人遭受过像对真子公主那样的攻击。

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历史学家兼日本皇室问题专家肯尼思·劳夫说:“我觉得非常非常奇怪的是,日本人认为自己对她的结婚对象拥有各种发言权。”

2017年两人订婚后,真子公主的父亲文仁亲王最初并不同意这门婚事,称他希望在婚事得到公众接受后再给予祝福。

有些人似乎把亲王的话放在了心上。

上周,在东京皇宫花园里散步的55岁的西村阳子(音)说,他“说他们应该在得到民众的祝福后再结婚,所以就连他也说我们有权发表意见”。她说:“我认为,日本人觉得,由于皇室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他们,因此他们有权发表意见。”

文仁亲王最终还是松了口,但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上无休止的评论已经造成了伤害。

尽管真子两人一直在悄悄地准备私下登记结婚而不举行皇室婚礼,但攻击并未停止。最近几周,抗议者在热门购物区银座举行游行,手持的标语上写着“不要用这桩被诅咒的婚姻玷污皇室”和“在结婚前履行你的责任”。

日本“现代商业”网站上的一名撰稿人严厉谴责了真子公主的选择,称她会“令日本在国际上蒙羞”。推特上有些人称她为“偷税者”,尽管她已决定放弃价值约140万美元的皇室嫁妆。还有些人指责真子公主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是装出来的。

一名用户在推特上写道:“如果你在几个月后宣布自己好转,那么公众会对你产生怀疑。”

与英国王室所作的比较或许是不可避免的。在与哈里王子结婚之前,梅根·马克尔因其家庭背景而忍受了长达数月的攻击。与梅根和哈里一样,真子公主和从福德姆法学院毕业的小室圭预计将逃往美国。小室圭在纽约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任职。

哈里和梅根都曾公开谈论自己的心理健康遭受的伤害。日本皇室女性也可能在本国引发更多关于心理健康的讨论,尽管这在日本仍然是一个微妙的话题。

日本兵库县立大学的日本文学与文化副教授凯瑟琳·田中说:“我并不认为皇室女性公开她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是为了开启一场对话。但我认为她们承认这些问题是很勇敢的行为。”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