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9 18:04:5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参考消息网11月9日报道(文/邱场兵)

我在2021年9月9日的《参考消息》上看到“我与《参考消息》的故事”征文,后来在9月13日的报纸上又看到“让《参考消息》走向高校每个班”的文字,我有点动心了。我感到自己比一些高校学生更幸运。我1956年作为一名调干生考入郑州大学物理系。刚入校就得到消息说,调干生可以订阅《参考消息》,我立即订了一份。从那时开始我就没有一天离开过它——当时我24岁,现在90岁了。

1992年我从东北林业大学离休后为了接受子女的照顾,很快就到北京定居,并作为“流动党员”将党组织关系转来了北京。学校离退休处知道我爱读《参考消息》,让我每年将订阅《参考消息》的收据寄回学校,给我报销。2021年7月22日是我90岁生日,学校离退休处党组织书记和两位科长带着不少礼物来北京给我过生日。我迎接他们到家里坐坐。走到门口,我顺便从信箱中取出当天的《参考消息》举在手里高兴地跟他们说:“这就是你们为我订的《参考消息》。”他们都会心地笑了。

《参考消息》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信息来源之一。从《参考消息》上我得知了某个自称的“民主国家”是占领别国的土地,残杀当地人建立起来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们这个文明古国,我们在持久抗战后战胜了它。也正是这个“民主国家”竟然支持日本继续占领我们部分神圣的国土至今,并千方百计要对我国进行有效的遏制,图谋阻止我文明古国的复兴。我周围的同志也把手机当作信息来源。但在手机上碰到一些似是而非的内容也产生怀疑。我就建议他,你把这些信息跟《参考消息》上的内容对照着看看吧!如果不一样,《参考消息》肯定是正确的。贵报给我带来的比较开阔的视野,使我这一生更乐观、自信。谢谢你们的辛勤劳动给我带来的一切。(作者为哈尔滨市读者)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