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2 07:21: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一娜
核心提示:文章称,她是真正的平民总统,不会笑里藏刀,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

参考消息网11月12日报道 俄罗斯连塔网11月2日发表题为《能给牛挤奶也能征服国际外交舞台——不慕奢华的克罗地亚平民女总统》的文章,作者是克谢尼娅·阿尔希波娃。全文摘编如下:

克罗地亚前总统科琳达·格拉巴尔—基塔罗维奇虽因美貌、真性情、治国才华享誉全球,却最不爱出风头。2015年1月,46岁的她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也是最年轻的国家元首。一些支持者们对她的乐观和坦诚赞不绝口,另一些称她为心灵捕手、政坛性感女神。但他们均认为,科琳达最大的优点是平易近人、不端不装。

“劳动所得令人愉悦”

当科琳达在总统竞选时谈到爱国主义、推崇社会和家庭价值观时,克罗地亚自由派媒体曾嘲笑她“脑大无脑”,未想她却在第二轮选举中拿到了50.42%的选票。胜选的科琳达才46岁。

最初,很多克罗地亚人都对女性掌权充满偏见。但她迅速俘获了国民的心。她告诉大家:“我是你们当中的一员,我将为你们代言。”她也一直恪守了上述承诺。

金色长发、棕色双眸、灿烂笑靥……科琳达是真正的平民总统,她不会笑里藏刀、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虚伪、不高冷。因为她总在笑,有些人甚至以为她根本没有情绪低潮。她不时光顾位于萨格勒布市中心的披萨店,到农贸市场上采购食材,坦然公交出行,不用警车鸣笛开道。

如今,游客们偶尔也会在街头邂逅已卸去总统职务的她,她也乐意拍摄合影。她喜欢爬山、酷爱运动,闲暇时跟家人边看电影边吃用微波炉做的爆米花。她承认,会循环播放流行音乐来激昂斗志。

就连最吹毛求疵者都承认,科琳达的衣品无可挑剔。她在造型上亲力亲为。她说自己买得起最昂贵的时尚品牌,但却不愿在这上面一掷千金,因为她的原生家庭并不富裕。她时常分享自己的金钱观:“劳动挣来的钱比中彩票得到的横财更令人愉悦。”

她多以优雅知性的形象出现,经典的套装和大衣、修身短裙是她的最爱。她零报酬为本国设计师带货,还经常恳请设计师多给自己的衣服加些克罗地亚元素、蕾丝、刺绣、镂空图案,有时还会要求给成衣绣上克罗地亚语的“勇敢”“爱”等词语以及“做你自己”一类的励志金句。

自掏腰包为国助威

为科琳达赢得全球好感的是2018年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足球赛。普京邀请她这位铁杆球迷前去观战。她喧宾夺主,成为这届比赛最耀眼的“明星”:跟普京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一道激情看球的照片抢占了世界各国的媒体头条。克罗地亚进球后,她情不自禁地扭动腰肢,跳起舞来。克罗地亚队在决赛中憾负法国,颁奖仪式上大雨滂沱,她仍然拥抱并亲吻了克罗地亚及法国的每位球员,嘴里还说:“虽然这不大符合礼宾规定。”

克罗地亚队在俄境内踢的其他几场比赛她也尽量到场加油,不过都是自掏腰包与人拼租飞机去的。她事后回忆道:“我们和其他克罗地亚球迷一样,在机场等了许久,再飞上一整夜。”

她坐在普通观众席上,与大家一道手舞足蹈。她解释说:“我想告诉大家,我也是普通球迷,我们共同为球队助威。我穿的是国家队队服。如果在贵宾区,应当长裙曳地才对,穿这身衣服坐那里不合适。”

此后克罗地亚的几场球,她都是以这件球衣亮相,哪怕在身旁几位西装革履的领导人映衬下显得格格不入。

曾靠洗衣维持生计

很多人说科琳达一生是灰姑娘童话的翻版。她出生在里耶卡市附近的农村,从不讳言父母皆为仅上过小学的普通人。父亲经营一家肉铺,母亲是家庭主妇。他们给女儿取名有些随意,只因彼时当红的克罗地亚女星翻唱了加拿大歌手露西尔·斯塔尔的一首金曲,歌名就叫《科琳达》。

祖父母对科琳达的性格形成影响极大,他们将她培养成了虔诚的天主教徒和坚定的爱国者。老人们经历过意大利法西斯1942年时的入侵,祖父侥幸逃脱,祖母被关进了集中营,战后成为法西斯的最坚定反对者。

科琳达的父亲很想要一个男孩,所以一直把她当成假小子来养。她打猎、玩弹弓、踢足球。对射击的爱好延续至今,空闲时她会去室内射击场一试身手。学生时代,她成绩优异,喜欢历史和外语,希望当一名空姐或是翻译。当时,她已掌握了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还会一点德语、意大利语和法语。天赋异禀的农村女孩进城念书,同学们禁不住嘲笑她浓重的乡下口音。她并不难过,而是苦练发音。中学毕业后,她申请到一笔奖学金,前往美国继续深造。但金额实在太少,她不得不靠当洗衣工维持生计。回国后,她继续念书,闲暇继续当保姆和英语家教。

1989年,科琳达与日后的如意郎君雅科夫相识于萨格勒布大学。她学国际关系,雅科夫的专业是工程师。女儿卡塔琳娜、儿子卢卡相继出生。正是丈夫激发了她对政治的兴趣。雅科夫目前是大学教授和成功的商人,一直低调地支持妻子。

科琳达自1992年开始从政,先是在科学技术部国际合作司做顾问,而后进入外交部。2003年,她成为欧洲一体化部部长,2008-2011年出任驻美大使。她在某次接受采访时说:“我是屈指可数的会挤奶的外交官。”

虽然深受国民拥戴,但科琳达最终未能连任。在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的总统选举中,她不敌佐兰·米拉诺维奇。然而,对体育的热爱令她得以继续留在公众视野当中:她成功当选克罗地亚的国际奥委会委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