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1 09:58: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之所以演了那么多禁欲系英雄,或许是因为高仓健常常会思考死亡,死亡是一件令人肃然起敬的事情。

参考消息网11月21日报道 日本《每日新闻》11月10日发表题为《将生的悲哀深埋心底》的文章,作者系评论家川本三郎。文章称,禁欲气质的高仓健身上依然有着旧时日本人的美德,就是深知道歉的重要性。全文摘编如下:

高仓健——昭和年代的巨星。一生出演205部电影,是足以代表日本的演员,在海外拥有极高知名度。从2014年离世至今,其作品光华依旧,本月,包括《网走番外地》等代表作在内的老电影将重新在日本上映,日本电影频道也将重播由他在1977年主演的电视剧《家兄》。本文将沿着高仓健的脚步,领略这位巨星的独特魅力。

从侠客到“极地演员”

作为演员的高仓健一开始并非顺风顺水。虽然进入了人人艳羡的东映,但却是演员训练班里的差生。1956年他在电影《电光空手道》中首次亮相,因为不是自己期待的角色,据说一开始看到镜子中上了油彩的脸,“眼泪止不住地流”。

不久东映开始拍摄一些走侠义路线的影片,1963年高仓健与鹤田浩二合作出演了《人生剧场飞车角》一片。低沉的嗓音、犀利的眼神正是侠义电影所需要的,高仓健的演艺之路从此迎来了新天地。1964年,原本主演《日本侠客传》的中村锦之助中途退演,高仓健被指定接替他出演主角。一开始他挥舞日本刀的动作非常不协调,让导演牧野雅弘等人十分发愁,不过最后还是呈现出了真实的感染力。最终电影大卖,还拍成了系列电影。1965年的《网走番外地》也是系列电影,重情重义、沉默寡言、禁欲气质的逃犯形象贯穿他整个演艺生涯。

1977年的《八甲田山》在隆冬时节前往青森县八甲田山实地取景。据说当时的拍摄环境异常艰苦,高仓健自己都感叹拍了这么多年的戏从没想象过这样的情景。这部描写险峻环境下死亡行军的电影收获了巨大成功,获奖无数。1981年的《车站》和1983年的《南极物语》都留下了高仓健在严寒中傲然挺立的身姿,这也给他留下了一个“极地演员”的美名。

每一部作品开拍前他都会花很多时间研读剧本、做足功课。在《黑雨》《棒球先生》等好莱坞电影中高仓健也展现了无与伦比的存在感。而在2001年的影片《萤火虫》中他又贡献了极富人情味的演出。

1977年高仓健罕见出演电视剧,在这部名为《家兄》的剧集中,他扮演的哥哥荣次与大原丽子扮演的妹妹相依为命,全剧充满了浓郁的人间烟火气,高仓健也演活了一个正直、重情的平民劳动者形象。

进入晚年后虽然产量有所减少,但高仓健还是出演了多部力作。比如主演了中国导演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2012年的《只为了你》则成为这位巨星留给世人的遗作。

禁欲英雄常怀悲伤

身形挺拔,伫立于寒风中,姿态凛然。再没有哪个英雄形象有高仓健这般的禁欲气质。所谓禁欲,并非简单地主动克制世俗欲望,而是抱有坚定信念,坚守内心深处“不能逾越”的规范,甚至到了偏执的程度。这样的人坚信,即便所有人都这么干,我也不会。

他们不会背叛伙伴,但也不合群。干大事的时候都是独来独往,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不需要谄媚旁人。

在降旗康男导演执导的《铁道员》一片中,故事发生在国营铁路公司民营化的大背景下,男主人公的同事们离职后都干起了与铁路无关的工作,而他没有选择这样的道路,独自坚守一个孤寂的小站,最终在皑皑白雪覆盖的铁路线上殉职。

似乎是在抵抗大时代的洪流,男主遵循自己的规则走完了一生。那些让高仓健家喻户晓的侠义电影诞生在日本社会走向富裕和成熟的时代,但却与主流思潮背道而驰,着力刻画众多生长于社会边缘、艰难度日的男性角色。高仓健的身上有一种老派的矜持,即使世界变了,我亦不变,就这么当个老古董不是挺好,早已为陷入孤立无援的处境做足准备。

禁欲的英雄心中常怀悲伤。他们具有一种原罪意识,清楚自己终究只能是一个偏离了世间正道的迷途之人。

《昭和残侠传》系列电影的主题歌《唐狮子牡丹》中有这样一句词:再一次的不孝,该如何向母亲道歉。在面对贫穷而诚实生活的母亲时,自己只是一个走上了邪路的污秽之人。

他们具有这样的负罪感。所以高仓健饰演的那些社会边缘人并非快意恩仇的爽剧男主,而是深知自己不过是污秽之人的悲情英雄。

在电影中,高仓健的台词有很多诚恳道歉的内容。在正经人面前,他们为自己这样的人居然还活着而道歉。也正因为如此,永远是一副痛苦的表情。即便不再出演侠义电影,这种负疚的状态也没有改变。在佐藤纯弥执导的《新干线大爆破》一片中,导致街道工厂倒闭的高仓健始终觉得愧对离家出走的妻儿。在山田洋次的名片《远山的呼唤》中,由倍赏千惠子出演的牧场女主人竭力挽留他,而自知自己只是个有过犯罪前科的男主仍然在道歉后无奈离去。

藏原惟缮执导的《南极物语》一片同样令人难忘。高仓健出演的角色不得已要将陪同科考队员辛勤工作的桦太犬留在极地,出于愧疚,他向狗狗主人挨家挨户登门道歉。面对大声哭喊着“把我的狗狗还给我”的小女孩,他只能低头谢罪。

禁欲气质的高仓健身上依然有着旧时日本人的美德,就是深知道歉的重要性。当被授予文化勋章时,他也满怀歉意地说:“给我这种净演些有犯罪前科的人颁奖……”

我们也注意到,他道歉的对象很多是死者。在森谷司郎的电影《八甲田山》中,他作为幸存者向那些不幸遇难者的遗体道歉。在降旗康男的《萤火虫》中,他前往韩国接收作为特攻队队员战死的士兵遗物。在遗作《只为了你》中,他为将亡妻的骨灰撒入大海前往九州。

之所以演了那么多禁欲系英雄,或许是因为他常常会思考死亡,死亡是一件令人肃然起敬的事情。最后我想以高仓健先生喜欢的一句话结束这篇文章——电影能够将生而为人的悲哀化为勇气。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