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5 14:38:1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美国《新闻周刊》首次评选出50位通过科技改造世界的远见者、创新者和开拓者,本文节选刊登其中具有代表性的16位人物。

参考消息网12月25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12月24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美国50位颠覆者:正在改变世界的远见者和创新者》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新闻周刊》首次评选出50位通过科技改造世界的远见者、创新者和开拓者。出现在首批最伟大“颠覆者”名单上的人都具有同样的关键品质:他们是变革的推动者,利用技术这种方式,深刻影响我们的生活——大部分或全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阿迪勒·阿赫塔尔:推出廉价仿生手

当阿迪勒·阿赫塔尔七岁时,他遇到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小女孩。他的父母带他回巴基斯坦的老家看望家人。在他们走进一家商店时,他看到了这个女孩。她的右腿不见了。

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和她说过话或再见过她。但他从未忘记她。他获得了神经科学博士学位,现年34岁,是伊利诺伊州名为Psyonic的公司的创始人和负责人。他带领大约30人的团队制造了智能、耐用、满足用户需求的假肢,而且——这是关键——价格实惠。在美国,联邦医疗保险承诺,它将承担Psyonic的假肢费用,阿赫塔尔表示,其他保险公司也会跟进。

今年9月,Psyonic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了第一款商用产品,名为“能力之手”(Ability Hand)。在尺寸和设计上,它类似于一只真正的人手,尽管里面装有电池和电子设备。阿赫塔尔说,这只手的手指几乎能完全模仿人类手指的动作,会给出即时反馈。

Psyonic团队通过使用3D打印的零件来制作模具,以节省资金。虽然手的大部分是由碳纤维制成的,但许多部件是硅胶或橡胶,这两种材料既便宜又柔软。

马达维·加维尼/拉蒂·斯里尼瓦斯:开发喷雾送药

对于患有大疱性表皮松懈症的人来说,局部治疗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大疱性表皮松懈症是一种导致皮肤变得脆弱和长水泡的疾病。马达维·加维尼和拉蒂·斯里尼瓦斯找到更好的方式提供医疗帮助。她们的解决方案是:一种起到喷雾器作用的手持设备,可以通过渗透到皮肤深处的超细而强烈的喷雾提供治疗和止痛药。在开发这项技术的同时,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资助下,这两位发明者决定将其适用性扩大到更常见的护肤问题,比如用视黄醇、胶原蛋白和羟基乙醇酸喷雾治疗皱纹和斑点。这对搭档说,她们的设备能够让皮肤吸收比一般外用治疗更大的分子。

这对搭档还与麻省理工学院、塔夫茨大学和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合作,开发了一种名为Droplette的设备,用于治疗包括遗传疾病、伤口和皮肤感染在内的各种疾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打来电话,拨款给她们用于在国际空间站测试她们技术的各个方面。斯里尼瓦斯说:“他们对驱动我们设备的流体物理学很感兴趣。”

约翰·A·罗杰斯:发明可溶性起搏器

对于那些需要临时帮助调节心跳的患者,比如那些做过心内直视术、心脏病发作或用药过量的患者,西北大学奎瑞·辛普森生物电子研究所所长约翰·罗杰斯和他的团队发明了一种新的植入式起搏器——无线、无电池,最棒的是,可以溶解。五到七周后,这种由硅胶和镁等天然材料制成的起搏器会被人体吸收。由于患者不需要通过手术来移除该装置,他们避免了随之而来的感染、组织损伤和血凝的风险。罗杰斯的设备通过放在胸部的一个小装置无线获取能量。

该起搏器是罗杰斯发明的第二个可生物降解植入装置——2018年研发的第一个是可加速受损神经组织再生的装置。尽管这两种设备在成为商业产品之前都需要进一步的开发和测试,但罗杰斯相信,生物可降解电子产品在医疗设备中前景广阔,可以监测和治疗一系列疾病。

罗德尼·普利斯特利/徐晓慧(音):发明水中过滤膜

全球有超过8亿人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研究表明,超过一半的美国人饮用的水中可检测到铅。全球有十分之三的人不能在自己的家里洗手。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警告说,这些数字在未来十年可能会变得更糟,除非社会创建和改善用水基础设施——这是一件庞大且昂贵的任务。

普林斯顿大学化学工程师罗德尼·普利斯特利和徐晓慧的实验室里出现了一种应对这一挑战的新工具。他们开发了一种去除饮用水中杂质的材料,除了阳光外不需要额外的能源,而且潜在的制造成本很低。

这两位工程师在做一个制造人造皮肤以帮助伤口愈合的项目时,偶然发现了这个新方法。皮肤通常起到选择性屏障的作用——将病原体挡在体外,同时仍允许水透过它进入人体。为了制造人造皮肤,他们开发了一种水凝胶(一种复杂的不溶于水的聚合物),其分子结构允许水通过并阻挡污染物。

他们设计了水凝胶,使其像一块热敏海绵。然后,他们用起过滤作用的不同聚合物覆盖在海绵水凝胶层上。当海绵吸水时,外层会防止杂质进入。这些层夹在一起形成一层薄薄的片状“膜”。在到目前为止的测试中,他们发现组合层可以阻止农业径流中的铅和硝酸盐等有问题的颗粒物。普利斯特利解释说:“它有效地吸收了所有的纯净水,同时排除了所有的污染物。”

塔米·许:创造环保染料

不幸的是,牛仔裤也是导致地球毁灭的原因之一。甲醛和氰化物等化学物质被用来制造赋予牛仔布独特颜色的靛蓝染料,这些化学物质往往对人体有害,并对当地水源造成破坏。

Huue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许和她的团队创造了一种环保的、对工人安全的生物工程替代品,方法是通过对微生物进行编程,模仿自然界中颜色化合物的产生方式,比如使用糖来酶解产生与靛蓝相同的蓝色。Huue公司的染料可以在现有的工厂生产,因此很容易在行业内推广。

萨拉·门克:汇编粮食供应大数据

萨拉·门克创办的Gro Intelligence公司正在为食品公司、保险公司、贷款人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信息,以提高食品生产的效率。

Gro Intelligence公司表示,它每天跟踪650万亿个数据点——来自政府和当地的食品报告、卫星图像、长期天气预报和温室气体测量——并创建计算机模型,以便其客户在气候变化使粮食供应更难预测的情况下,可以了解价格走势,预测供求关系,并能有更强的适应力。

这个粮食供应数据汇编,比决策者在其他地方能找到的都更丰富。

门克出生在埃塞俄比亚,来到美国读大学和商学院,在摩根士丹利担任大宗商品交易员时,看到了粮食市场的乱象。她于2014年创立了Gro Intelligence公司。她说,她自己的研究表明,“在(粮食)行业取得成功最关键的工具——数据和知识——正变得越来越便宜”。

罗伯特·蒙哥马利:把猪肾移植人体

三年前,医生告诉蒙哥马利,他需要进行移植。蒙哥马利是纽约大学兰贡医疗中心移植研究所所长,患有一种罕见的逐渐加重的心肌疾病。他成为超过106800名苦苦等候器官移植的美国人中的一员。“这种模式根本行不通,”他说,“我们需要一个可再生的、无限制的器官来源。”

蒙哥马利在他20多年的移植外科医生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致力于这一目标。他率先使用了感染丙型肝炎的捐赠者的器官,并进行了第一次“多米诺骨牌式配对捐赠”,将两个或更多的捐赠者和接受者结合在一起进行肾脏交换。今年9月,他和他的团队成功地将经过基因改造的猪肾移植到人体内(这是一个测试病例,接受者是一名失去大脑功能的患者)。人体并没有排斥这个肾脏,在长达54个小时的测试中,猪器官的表现与正常的人类肾脏一样。他预计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类似手术将在活的病人身上进行。

蒙哥马利乐观地认为,在十年内,猪器官将成为那些需要透析或需要肾脏移植的人的可行选择——最终包括心脏、肺和其他器官。

比尔·格罗斯:寻找碳排放替代能源

格罗斯有三重身份,拥有三个独立的企业致力于通过使用替代能源来减少碳排放。这是一个终生的兴趣,可以追溯到1973年,当时他还是南加州的青少年。在石油禁运期间,他的家人每隔一天只能购买价值5美元的定量汽油。

格罗斯一直致力于开发解决能源挑战的技术。他的公司Heliogen使用通过软件精确定位的镜子来利用太阳能,产生最高可达1000摄氏度的热能——几乎是其他系统的两倍。

与此同时,格罗斯的初创公司Energy Vault成功地建立了一个系统,将能量储存在35吨重的混凝土块中,堆放在塔楼里;这些土块是由泥土和废料制成的,比其他储能系统更安全、更廉价、更持久。

最后,格罗斯的碳捕捉公司制造了使用直接空气捕获技术从大气中去除二氧化碳的机器。

卡塔琳·考里科:执着研究mRNA

卡塔琳·考里科承认,在2020年初,当有关新冠病毒的消息开始传播时,她真的没想到它会变成一场大流行病。她和所有人一样感到惊讶。但有一个不同之处:她已经做好准备。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准备了近40年。

考里科是一位分子生物学家,她从学生时代起就一直致力于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研究。事实证明,它是辉瑞-拜恩泰科以及竞争对手莫德纳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的关键成分。

这并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她在匈牙利出生和接受教育,1985年与丈夫和女儿来到美国费城,希望在坦普尔大学以自己的方式成为研究mRNA的科学家。几年后,她转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在那里她从一个实验室跳到另一个实验室。

直到2013年,她得到了当时一家德国小型初创公司拜恩泰科(BioNTech)的工作邀请。他们开始生产mRNA疫苗。当新冠肺炎出现,它的遗传密码被破译时,考里科的同事们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开发出了化学针剂。

现在,有2亿多美国人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考里科的生活充满了一连串的颁奖典礼、荣誉讲座和宣称她“拯救了世界”的宣言。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她在科学界备受推崇。她说:“我总是认为那些照顾病人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我?我不是英雄。我从来没有冒过生命危险。我只是去了实验室。”

珍妮弗·杜德纳:利用基因编辑技术

在保护自己免受病毒攻击时,细菌使用一种自然生成的技术,将病毒的遗传物质切片并粘贴到自己的遗传物质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创新基因组研究所创始人珍妮弗·杜德纳发现,她可以利用这项技术编辑包括人类在内的任何有机体的DNA——为人类细胞添加、删除或替换新遗传指令。这种被称为CRISPR的基因编辑方法已被证明比其他方法更快、更便宜、更准确。它已经撼动了生命科学界,产生了针对镰状细胞性贫血等遗传性疾病以及一些眼病和肝病的新疗法。

因为这项工作,杜德纳和同事埃玛纽埃尔·沙尔庞捷去年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今年夏天,CRISPR被用来直接通过静脉输液治疗一种罕见的疾病,而不是像目前的方法所需的那样,必须移除细胞,操控它们,然后重新引入体内。杜德纳说:“这清楚表明,基因医学新时代已经到来。我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结果可以推广到其他目标疾病区域和器官,如大脑和心脏,在这些领域,分子传递更困难。”

埃隆·马斯克:自称当代爱迪生

马斯克可以说是21世纪最多产、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专家。50岁的马斯克创造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首次。

他参与创建了开创性的数字支付系统(PayPal)、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游客运送宇航员和补给的可重复使用的火箭(SpaceX)以及一家汽车公司(特斯拉)。更大胆的冒险正在进行中:增强人脑的人工智能以及大城市的高速公共交通隧道。他还想把人送上火星。

马斯克将自己与托马斯·爱迪生相提并论,爱迪生的影响同样广泛,性格也很难相处。爱迪生本质上是一个发明家,而马斯克更像是一个管理者,汇集了他所需的技术、商业和投资人才,为一位伟大工程师的愿景服务。

贝拉·巴贾里亚:致力流媒体内容全球化

谁能想到,今年在美国电视上最卖座的节目是来自韩国的生存故事《鱿鱼游戏》,以及讲述黑人绅士偷盗故事的法国惊悚片《罗宾》。

就连贝拉·巴贾里亚也表示无法预测这种情况。但作为奈飞全球电视业务的负责人,她的工作是寻找下一部大剧——如果它来自地球上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落,那就更好了。

奈飞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媒体服务公司,这使得巴贾里亚成为电视界最具影响力的节目制作人之一。她和她的同事们正在改变我们的观影口味。

在过去的两年里,该公司表示,美国人观看非英语节目的人数增长了67%。日本动漫在美国的收视率翻了一番;韩剧增加了两倍。

巴贾里亚从童年经历中获取了世界观。她出生在伦敦,父母来自印度。他们在她很小的时候搬到了赞比亚,在她9岁的时候把她带到了洛杉矶。

她说:“我是一个带着英国口音,肤色是印度棕的女孩。在一个感觉融入是很重要的年龄,这有些太多了。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只是想要归属感。所以我最后看了很多电视节目来改掉我的口音。”她说,她通过大量看美剧学习美国文化——两个月后听起来就像美国人一样了。

达内拉·弗雷泽:用手机点燃正义

弗雷泽并不是第一个目击警察暴行并将其录制下来、发到网上并引发迅速传播的人。但正是弗雷泽拍摄了乔治·弗洛伊德在2020年5月被明尼阿波利斯一名白人警察杀害的手机视频,并将其发布到脸书上,引发了一场持续到现在的社会正义和警察改革运动。她还激励了无数人在目睹或遭遇种族主义或警察暴力行为时掏出手机。

弗洛伊德去世后,年仅18岁的弗雷泽因她的行为获得了无数赞誉,包括今年因“强调公民在记者寻求真相和正义的过程中发挥的关键作用”而获得普利策特别奖。在弗洛伊德去世一周年之际,她发表了一篇令人心酸的帖子。她写道,她还在努力应对她所说的“一次改变人生的创伤性经历”给个人带来的影响:“它改变了我对生活的看法。它让我意识到在美国身为黑人是多么危险。”

大卫·巴斯祖基:打造元宇宙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超级英雄、摇滚明星、科幻怪兽或天使。你可以玩游戏,也可以和朋友见面。你可以瞬间到达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你可以实现你的幻想。

这就是元宇宙——虚拟现实网络世界,部分是由计算机工程师大卫·巴斯祖基和他创办的公司Roblox定义的。巴斯祖基并没有发明元宇宙,但Roblox每天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4700万活跃用户,其中大部分是儿童,去年夏天的三个月他们在那里度过了110亿个小时。脸书的马克·扎克伯格表示,元宇宙就是未来。微软也要进驻。巴斯祖基领先他们好几年。

现年58岁的巴斯祖基曾就读于斯坦福大学,1989年与他的兄弟创办了一家教育软件公司,教孩子们基础科学。巴斯祖基说:“我们看到,除了做物理作业外,他们还在建造东西,观察一辆车撞到一座建筑时会发生什么。”那就是源头。他和一个小团队于2004年开始研究现在的Roblox。当新冠疫情来袭时,Roblox的人气呈爆炸式增长。它成了被封锁的孩子们的避风港。

利佐:倡导“身体中立”

利佐,这名说唱歌手出身的时尚偶像,正在利用社交媒体倡导“身体中立”,她的做法非常激烈。

她的目标是让人们接受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美的定义,并减轻压力。她使用推特和Instagram作为她的发声地,发布帖子展示她的曲线和时尚敏感度,她的超凡能力和她的观点。

最近,她在自己的最新单曲“谣言”中发布了告诫“仇恨者”的视频片段,以及她在巴塞尔艺术展上的亮相,在那里她在后背上创作了一幅画,穿着一件白色亮片紧身衣出现在舞台上,上面印着“身体”的字样。

利佐传递的信息是一种自我接纳,她希望有助于将文化对话从人们的外表转移到人们的内在美上。她说:“我们应该对身体保持中立。”

贾伊库马尔·梅农:推广平价药品协作技术

在新冠大流行暴露出的众多社会问题中,许多需要的人得不到药物和疫苗是最痛苦和最紧迫的问题之一。对于世界各地的许多人来说,富裕国家能够迅速获得的疫苗仍然遥不可及。人权律师贾伊库马尔·梅农说:“数十亿人无法获得新疫苗,这令人愤慨。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模式。”

在做了多年律师后,梅农看到了一种潜在地帮助数百万人实现“医疗保健人权”的方法。在软件界“开源”概念的启发下,2014年,他与公共卫生和制药业专家团队共同创立了开源制药基金会。“开源”是指开发者将代码免费提供给其他人使用、修改和分享。

依赖大型制药公司将药物从实验室推向市场的一个令人担忧的后果是,它没有激励人们投资于给低收入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的疾病,也缺乏针对罕见疾病的治疗方法,针对这些疾病开发新药的回报被认为太小而没有意义。

梅农和公司希望创建一个平台,广泛促进“开源”药物和疫苗的开发,而不是针对特定的疾病,将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团队联系起来。为此,他们正在与世界各地主要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合作。

虽然这个团队规模不大——核心团队只有七人——但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令人瞩目的成功。2018年,他们与印度政府国家结核病研究所合作,将仿制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作为一种治疗结核病的药物投入临床试验。

最近,梅农的团队已经将其“开源”方法转向疫苗开发。10月份,该公司的一个合作伙伴分享了为新冠肺炎重新使用一种非专利结核病疫苗的初步结果,发现该疫苗可以将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降低68%。

参考消息网12月25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12月24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题为《美国50位颠覆者:正在改变世界的远见者和创新者》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新闻周刊》首次评选出50位通过科技改造世界的远见者、创新者和开拓者。出现在首批最伟大“颠覆者”名单上的人都具有同样的关键品质:他们是变革的推动者,利用技术这种方式,深刻影响我们的生活——大部分或全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阿迪勒·阿赫塔尔:推出廉价仿生手

当阿迪勒·阿赫塔尔七岁时,他遇到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小女孩。他的父母带他回巴基斯坦的老家看望家人。在他们走进一家商店时,他看到了这个女孩。她的右腿不见了。

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和她说过话或再见过她。但他从未忘记她。他获得了神经科学博士学位,现年34岁,是伊利诺伊州名为Psyonic的公司的创始人和负责人。他带领大约30人的团队制造了智能、耐用、满足用户需求的假肢,而且——这是关键——价格实惠。在美国,联邦医疗保险承诺,它将承担Psyonic的假肢费用,阿赫塔尔表示,其他保险公司也会跟进。

今年9月,Psyonic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了第一款商用产品,名为“能力之手”(Ability Hand)。在尺寸和设计上,它类似于一只真正的人手,尽管里面装有电池和电子设备。阿赫塔尔说,这只手的手指几乎能完全模仿人类手指的动作,会给出即时反馈。

Psyonic团队通过使用3D打印的零件来制作模具,以节省资金。虽然手的大部分是由碳纤维制成的,但许多部件是硅胶或橡胶,这两种材料既便宜又柔软。

马达维·加维尼/拉蒂·斯里尼瓦斯:开发喷雾送药

对于患有大疱性表皮松懈症的人来说,局部治疗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大疱性表皮松懈症是一种导致皮肤变得脆弱和长水泡的疾病。马达维·加维尼和拉蒂·斯里尼瓦斯找到更好的方式提供医疗帮助。她们的解决方案是:一种起到喷雾器作用的手持设备,可以通过渗透到皮肤深处的超细而强烈的喷雾提供治疗和止痛药。在开发这项技术的同时,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资助下,这两位发明者决定将其适用性扩大到更常见的护肤问题,比如用视黄醇、胶原蛋白和羟基乙醇酸喷雾治疗皱纹和斑点。这对搭档说,她们的设备能够让皮肤吸收比一般外用治疗更大的分子。

这对搭档还与麻省理工学院、塔夫茨大学和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合作,开发了一种名为Droplette的设备,用于治疗包括遗传疾病、伤口和皮肤感染在内的各种疾病。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打来电话,拨款给她们用于在国际空间站测试她们技术的各个方面。斯里尼瓦斯说:“他们对驱动我们设备的流体物理学很感兴趣。”

约翰·A·罗杰斯:发明可溶性起搏器

对于那些需要临时帮助调节心跳的患者,比如那些做过心内直视术、心脏病发作或用药过量的患者,西北大学奎瑞·辛普森生物电子研究所所长约翰·罗杰斯和他的团队发明了一种新的植入式起搏器——无线、无电池,最棒的是,可以溶解。五到七周后,这种由硅胶和镁等天然材料制成的起搏器会被人体吸收。由于患者不需要通过手术来移除该装置,他们避免了随之而来的感染、组织损伤和血凝的风险。罗杰斯的设备通过放在胸部的一个小装置无线获取能量。

该起搏器是罗杰斯发明的第二个可生物降解植入装置——2018年研发的第一个是可加速受损神经组织再生的装置。尽管这两种设备在成为商业产品之前都需要进一步的开发和测试,但罗杰斯相信,生物可降解电子产品在医疗设备中前景广阔,可以监测和治疗一系列疾病。

罗德尼·普利斯特利/徐晓慧(音):发明水中过滤膜

全球有超过8亿人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研究表明,超过一半的美国人饮用的水中可检测到铅。全球有十分之三的人不能在自己的家里洗手。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警告说,这些数字在未来十年可能会变得更糟,除非社会创建和改善用水基础设施——这是一件庞大且昂贵的任务。

普林斯顿大学化学工程师罗德尼·普利斯特利和徐晓慧的实验室里出现了一种应对这一挑战的新工具。他们开发了一种去除饮用水中杂质的材料,除了阳光外不需要额外的能源,而且潜在的制造成本很低。

这两位工程师在做一个制造人造皮肤以帮助伤口愈合的项目时,偶然发现了这个新方法。皮肤通常起到选择性屏障的作用——将病原体挡在体外,同时仍允许水透过它进入人体。为了制造人造皮肤,他们开发了一种水凝胶(一种复杂的不溶于水的聚合物),其分子结构允许水通过并阻挡污染物。

他们设计了水凝胶,使其像一块热敏海绵。然后,他们用起过滤作用的不同聚合物覆盖在海绵水凝胶层上。当海绵吸水时,外层会防止杂质进入。这些层夹在一起形成一层薄薄的片状“膜”。在到目前为止的测试中,他们发现组合层可以阻止农业径流中的铅和硝酸盐等有问题的颗粒物。普利斯特利解释说:“它有效地吸收了所有的纯净水,同时排除了所有的污染物。”

塔米·许:创造环保染料

不幸的是,牛仔裤也是导致地球毁灭的原因之一。甲醛和氰化物等化学物质被用来制造赋予牛仔布独特颜色的靛蓝染料,这些化学物质往往对人体有害,并对当地水源造成破坏。

Huue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许和她的团队创造了一种环保的、对工人安全的生物工程替代品,方法是通过对微生物进行编程,模仿自然界中颜色化合物的产生方式,比如使用糖来酶解产生与靛蓝相同的蓝色。Huue公司的染料可以在现有的工厂生产,因此很容易在行业内推广。

萨拉·门克:汇编粮食供应大数据

萨拉·门克创办的Gro Intelligence公司正在为食品公司、保险公司、贷款人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信息,以提高食品生产的效率。

Gro Intelligence公司表示,它每天跟踪650万亿个数据点——来自政府和当地的食品报告、卫星图像、长期天气预报和温室气体测量——并创建计算机模型,以便其客户在气候变化使粮食供应更难预测的情况下,可以了解价格走势,预测供求关系,并能有更强的适应力。

这个粮食供应数据汇编,比决策者在其他地方能找到的都更丰富。

门克出生在埃塞俄比亚,来到美国读大学和商学院,在摩根士丹利担任大宗商品交易员时,看到了粮食市场的乱象。她于2014年创立了Gro Intelligence公司。她说,她自己的研究表明,“在(粮食)行业取得成功最关键的工具——数据和知识——正变得越来越便宜”。

罗伯特·蒙哥马利:把猪肾移植人体

三年前,医生告诉蒙哥马利,他需要进行移植。蒙哥马利是纽约大学兰贡医疗中心移植研究所所长,患有一种罕见的逐渐加重的心肌疾病。他成为超过106800名苦苦等候器官移植的美国人中的一员。“这种模式根本行不通,”他说,“我们需要一个可再生的、无限制的器官来源。”

蒙哥马利在他20多年的移植外科医生生涯中的大部分时间致力于这一目标。他率先使用了感染丙型肝炎的捐赠者的器官,并进行了第一次“多米诺骨牌式配对捐赠”,将两个或更多的捐赠者和接受者结合在一起进行肾脏交换。今年9月,他和他的团队成功地将经过基因改造的猪肾移植到人体内(这是一个测试病例,接受者是一名失去大脑功能的患者)。人体并没有排斥这个肾脏,在长达54个小时的测试中,猪器官的表现与正常的人类肾脏一样。他预计在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类似手术将在活的病人身上进行。

蒙哥马利乐观地认为,在十年内,猪器官将成为那些需要透析或需要肾脏移植的人的可行选择——最终包括心脏、肺和其他器官。

比尔·格罗斯:寻找碳排放替代能源

格罗斯有三重身份,拥有三个独立的企业致力于通过使用替代能源来减少碳排放。这是一个终生的兴趣,可以追溯到1973年,当时他还是南加州的青少年。在石油禁运期间,他的家人每隔一天只能购买价值5美元的定量汽油。

格罗斯一直致力于开发解决能源挑战的技术。他的公司Heliogen使用通过软件精确定位的镜子来利用太阳能,产生最高可达1000摄氏度的热能——几乎是其他系统的两倍。

与此同时,格罗斯的初创公司Energy Vault成功地建立了一个系统,将能量储存在35吨重的混凝土块中,堆放在塔楼里;这些土块是由泥土和废料制成的,比其他储能系统更安全、更廉价、更持久。

最后,格罗斯的碳捕捉公司制造了使用直接空气捕获技术从大气中去除二氧化碳的机器。

卡塔琳·考里科:执着研究mRNA

卡塔琳·考里科承认,在2020年初,当有关新冠病毒的消息开始传播时,她真的没想到它会变成一场大流行病。她和所有人一样感到惊讶。但有一个不同之处:她已经做好准备。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准备了近40年。

考里科是一位分子生物学家,她从学生时代起就一直致力于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研究。事实证明,它是辉瑞-拜恩泰科以及竞争对手莫德纳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的关键成分。

这并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她在匈牙利出生和接受教育,1985年与丈夫和女儿来到美国费城,希望在坦普尔大学以自己的方式成为研究mRNA的科学家。几年后,她转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在那里她从一个实验室跳到另一个实验室。

直到2013年,她得到了当时一家德国小型初创公司拜恩泰科(BioNTech)的工作邀请。他们开始生产mRNA疫苗。当新冠肺炎出现,它的遗传密码被破译时,考里科的同事们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就开发出了化学针剂。

现在,有2亿多美国人接种了新冠肺炎疫苗,考里科的生活充满了一连串的颁奖典礼、荣誉讲座和宣称她“拯救了世界”的宣言。经过这么多年的奋斗,她在科学界备受推崇。她说:“我总是认为那些照顾病人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在冒着生命危险。我?我不是英雄。我从来没有冒过生命危险。我只是去了实验室。”

珍妮弗·杜德纳:利用基因编辑技术

在保护自己免受病毒攻击时,细菌使用一种自然生成的技术,将病毒的遗传物质切片并粘贴到自己的遗传物质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创新基因组研究所创始人珍妮弗·杜德纳发现,她可以利用这项技术编辑包括人类在内的任何有机体的DNA——为人类细胞添加、删除或替换新遗传指令。这种被称为CRISPR的基因编辑方法已被证明比其他方法更快、更便宜、更准确。它已经撼动了生命科学界,产生了针对镰状细胞性贫血等遗传性疾病以及一些眼病和肝病的新疗法。

因为这项工作,杜德纳和同事埃玛纽埃尔·沙尔庞捷去年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今年夏天,CRISPR被用来直接通过静脉输液治疗一种罕见的疾病,而不是像目前的方法所需的那样,必须移除细胞,操控它们,然后重新引入体内。杜德纳说:“这清楚表明,基因医学新时代已经到来。我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些结果可以推广到其他目标疾病区域和器官,如大脑和心脏,在这些领域,分子传递更困难。”

埃隆·马斯克:自称当代爱迪生

马斯克可以说是21世纪最多产、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专家。50岁的马斯克创造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首次。

他参与创建了开创性的数字支付系统(PayPal)、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游客运送宇航员和补给的可重复使用的火箭(SpaceX)以及一家汽车公司(特斯拉)。更大胆的冒险正在进行中:增强人脑的人工智能以及大城市的高速公共交通隧道。他还想把人送上火星。

马斯克将自己与托马斯·爱迪生相提并论,爱迪生的影响同样广泛,性格也很难相处。爱迪生本质上是一个发明家,而马斯克更像是一个管理者,汇集了他所需的技术、商业和投资人才,为一位伟大工程师的愿景服务。

贝拉·巴贾里亚:致力流媒体内容全球化

谁能想到,今年在美国电视上最卖座的节目是来自韩国的生存故事《鱿鱼游戏》,以及讲述黑人绅士偷盗故事的法国惊悚片《罗宾》。

就连贝拉·巴贾里亚也表示无法预测这种情况。但作为奈飞全球电视业务的负责人,她的工作是寻找下一部大剧——如果它来自地球上一个意想不到的角落,那就更好了。

奈飞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媒体服务公司,这使得巴贾里亚成为电视界最具影响力的节目制作人之一。她和她的同事们正在改变我们的观影口味。

在过去的两年里,该公司表示,美国人观看非英语节目的人数增长了67%。日本动漫在美国的收视率翻了一番;韩剧增加了两倍。

巴贾里亚从童年经历中获取了世界观。她出生在伦敦,父母来自印度。他们在她很小的时候搬到了赞比亚,在她9岁的时候把她带到了洛杉矶。

她说:“我是一个带着英国口音,肤色是印度棕的女孩。在一个感觉融入是很重要的年龄,这有些太多了。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只是想要归属感。所以我最后看了很多电视节目来改掉我的口音。”她说,她通过大量看美剧学习美国文化——两个月后听起来就像美国人一样了。

达内拉·弗雷泽:用手机点燃正义

弗雷泽并不是第一个目击警察暴行并将其录制下来、发到网上并引发迅速传播的人。但正是弗雷泽拍摄了乔治·弗洛伊德在2020年5月被明尼阿波利斯一名白人警察杀害的手机视频,并将其发布到脸书上,引发了一场持续到现在的社会正义和警察改革运动。她还激励了无数人在目睹或遭遇种族主义或警察暴力行为时掏出手机。

弗洛伊德去世后,年仅18岁的弗雷泽因她的行为获得了无数赞誉,包括今年因“强调公民在记者寻求真相和正义的过程中发挥的关键作用”而获得普利策特别奖。在弗洛伊德去世一周年之际,她发表了一篇令人心酸的帖子。她写道,她还在努力应对她所说的“一次改变人生的创伤性经历”给个人带来的影响:“它改变了我对生活的看法。它让我意识到在美国身为黑人是多么危险。”

大卫·巴斯祖基:打造元宇宙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超级英雄、摇滚明星、科幻怪兽或天使。你可以玩游戏,也可以和朋友见面。你可以瞬间到达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你可以实现你的幻想。

这就是元宇宙——虚拟现实网络世界,部分是由计算机工程师大卫·巴斯祖基和他创办的公司Roblox定义的。巴斯祖基并没有发明元宇宙,但Roblox每天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4700万活跃用户,其中大部分是儿童,去年夏天的三个月他们在那里度过了110亿个小时。脸书的马克·扎克伯格表示,元宇宙就是未来。微软也要进驻。巴斯祖基领先他们好几年。

现年58岁的巴斯祖基曾就读于斯坦福大学,1989年与他的兄弟创办了一家教育软件公司,教孩子们基础科学。巴斯祖基说:“我们看到,除了做物理作业外,他们还在建造东西,观察一辆车撞到一座建筑时会发生什么。”那就是源头。他和一个小团队于2004年开始研究现在的Roblox。当新冠疫情来袭时,Roblox的人气呈爆炸式增长。它成了被封锁的孩子们的避风港。

利佐:倡导“身体中立”

利佐,这名说唱歌手出身的时尚偶像,正在利用社交媒体倡导“身体中立”,她的做法非常激烈。

她的目标是让人们接受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美的定义,并减轻压力。她使用推特和Instagram作为她的发声地,发布帖子展示她的曲线和时尚敏感度,她的超凡能力和她的观点。

最近,她在自己的最新单曲“谣言”中发布了告诫“仇恨者”的视频片段,以及她在巴塞尔艺术展上的亮相,在那里她在后背上创作了一幅画,穿着一件白色亮片紧身衣出现在舞台上,上面印着“身体”的字样。

利佐传递的信息是一种自我接纳,她希望有助于将文化对话从人们的外表转移到人们的内在美上。她说:“我们应该对身体保持中立。”

贾伊库马尔·梅农:推广平价药品协作技术

在新冠大流行暴露出的众多社会问题中,许多需要的人得不到药物和疫苗是最痛苦和最紧迫的问题之一。对于世界各地的许多人来说,富裕国家能够迅速获得的疫苗仍然遥不可及。人权律师贾伊库马尔·梅农说:“数十亿人无法获得新疫苗,这令人愤慨。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模式。”

在做了多年律师后,梅农看到了一种潜在地帮助数百万人实现“医疗保健人权”的方法。在软件界“开源”概念的启发下,2014年,他与公共卫生和制药业专家团队共同创立了开源制药基金会。“开源”是指开发者将代码免费提供给其他人使用、修改和分享。

依赖大型制药公司将药物从实验室推向市场的一个令人担忧的后果是,它没有激励人们投资于给低收入国家造成巨大损失的疾病,也缺乏针对罕见疾病的治疗方法,针对这些疾病开发新药的回报被认为太小而没有意义。

梅农和公司希望创建一个平台,广泛促进“开源”药物和疫苗的开发,而不是针对特定的疾病,将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团队联系起来。为此,他们正在与世界各地主要研究机构的科学家合作。

虽然这个团队规模不大——核心团队只有七人——但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令人瞩目的成功。2018年,他们与印度政府国家结核病研究所合作,将仿制糖尿病药物二甲双胍作为一种治疗结核病的药物投入临床试验。

最近,梅农的团队已经将其“开源”方法转向疫苗开发。10月份,该公司的一个合作伙伴分享了为新冠肺炎重新使用一种非专利结核病疫苗的初步结果,发现该疫苗可以将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降低68%。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