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5 07:27: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许多人把2020年称为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一年:一场全球疫情、美国的种族和政治冲突。然而,直到2021年,各种问题依然存在,政治仇恨和气候危机并未缓解。另一方面,疫苗和其他医学方面的进步,以及行为的转变,让我们可以开始控制病毒,提振士气。你会在我们选择用来代表这风雨飘摇一年的许多照片中看到这种乐观的光芒。

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月号发表题为《影像中的2021》的文章,作者是该杂志总编辑苏珊·戈登贝格。全文摘编如下:

许多人把2020年称为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一年:一场全球疫情、美国的种族和政治冲突。然而,直到2021年,各种问题依然存在,政治仇恨和气候危机并未缓解。另一方面,疫苗和其他医学方面的进步,以及行为的转变,让我们可以开始控制病毒,提振士气。你会在我们选择用来代表这风雨飘摇一年的许多照片中看到这种乐观的光芒。

新冠疫情:生活将恢复正常

这本该是胜利的一年,在这一年我们战胜了新冠肺炎。革命性的疫苗——从酝酿了数十年的基因技术中以惊人的速度开发出来——正在推出,开启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全球免疫接种运动。封锁、隔离、戴口罩和无人参加的葬礼将让位于边境开放、家庭团聚和经济复苏。2022年,生活将恢复正常。

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疫苗接种运动会步履蹒跚。在美国,尽管冬季致命病例激增,以及夏季疫情反复,仍有数百万人拒绝接种。科学家的发现和调整建议引起了怀疑。虚假信息和万灵药的传播速度和病毒一样快。接种疫苗被歪曲为政府控制的一种形式,戴口罩则被认为侵犯人身自由。在世界上其他大部分地区,不幸的却是无法获得免疫接种。

当我们浪费获得群体免疫的机会时,病毒乘虚而入。新冠病毒大量繁殖,产生了无数的变异:英国的阿尔法、南非的贝塔、巴西的伽马,然后是印度的德尔塔。

这场疫情暴露了另一个明显的医疗不平等,即全球疫苗鸿沟:在人们不想打疫苗的国家,疫苗充足;而在人们想要疫苗的国家,疫苗短缺或缺乏。其结果是:全世界有数百万人死于这种疾病,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它可以通过一次注射或两剂疫苗来预防。

专家们表示,新冠病毒很可能会在各地挥之不去,进化、传播数年。但随着人们产生免疫力,疫情规模将变小,病毒引起的急性疾病也会减少。此外,病毒感染产生一种鲜为人知的后遗症可能造成困扰:数亿感染者中,10%到30%有出现慢性身体衰弱症状的风险。

与此同时,未接种疫苗的人为新变种的出现提供了“蓄水池”。当务之急是说服那些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的人接种疫苗,以及为最偏远的社区提供疫苗。旨在让全球都能获得新冠肺炎疫苗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预计今年初将达到20亿剂。

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是,正如2021年所展现的,也是德尔塔病毒告诉我们的那样,病毒并不关心我们的时间表或规则。

应对气候:需要更多人参与

在长达数十年的阻止气候变化的斗争中,有些时刻在当时看起来像是分水岭。然而,全球化石燃料的碳排放量持续上升,直到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化石燃料使用量减少,碳排放量下降了7%。

但在2021年,排放量再次开始上升,公众对气候变化的讨论也在升温。9月,在经历了一个夏天的极端天气导致的损失和人员伤亡后,耶鲁大学和乔治·梅森大学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首次发现,大多数美国人认为他们现在正受到气候变化的伤害。

那么,2021年最终是否标志着公众对气候的看法出现转折?

得克萨斯理工大学气候科学家、自然保护协会首席科学家凯瑟琳·海霍说:“去年疫情期间,有一个虚拟的科学博览会。来自我居住的得克萨斯州卢伯克的一个六年级团队的项目赢得了一项全国竞赛,该项目研究如何将碳重新放回土壤中。他们开发了一个外展项目,与当地农民谈论免耕农业和再生农业实践。如果六年级学生能有所作为,能提高人们的认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吗?”

各地冲突:反思如何停止悲剧

新冠疫情暴发两年后,世界各地持续不断地发生了数十起冲突。根据“武装冲突地点与事件数据项目”的报告,自2016年以来,每年有超过10万人死于数万起针对平民的战斗、骚乱、爆炸、抗议和暴力事件。冲突的细节各不相同:它们发生在不同文化的不同国家,人们为不同的事情而争斗。但在最严重的冲突中使用的策略是相似的:普遍的暴力、饥饿和强奸。

20多年来,林赛·阿达里奥在十几个国家拍摄冲突。

冲突的影响在战斗结束后持续很长时间。身体上伤痕累累,脑海里留下可怕的记忆。

即使是那些因时间或距离而与冲突隔绝的人也会受到影响。想想2021年的两个痛苦的回忆:“9·11”袭击20周年和塔尔萨种族大屠杀100周年——俄克拉荷马州一个繁荣的黑人社区被其白人邻居摧毁。

作为一个国家,美国仍在应对这两起令人痛心事件的余震,以及整个国家历史上的暴力行为。但也要考虑到,冲突和冲突之间的平静时刻留下了反思的空间。这是怎么发生的?我们怎么才能阻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保护遗产:如同保护健康和平

当16头亚洲象的大家庭开始向北迁移时,没有人知道它们要去哪里,为什么要迁移。

在长达16个月里,它们向北行进了300英里(1英里约合1.6公里——本网注),到达了云南省会城市昆明,一座拥有800万人口的庞大城市。途中,它们在农田里撒欢,在泥塘里打滚,在公路上行走,在此过程中,它们带来了一个“难题”。

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让这些巨型哺乳动物平静下来,然后把它们运回保护区。但对这个大家庭来说这是有风险的,特别是三头小象。于是,中国政府成立了一个紧急工作组来确保每头大象、每个人的安全。无人机跟踪大象的一举一动。玉米、菠萝和香蕉引诱它们离开城镇。电栅栏、路障和新的通道引导它们走上了更安全的路线。

在被气候变化和新冠肺炎撕裂的这一年里,一些人可能会辩称,用极端措施保证大象家族的安全是“浪费”。但是,保护我们的自然和人类遗产——就像治愈疾病和停止战争的努力——是为了造福世界。我们需要野生动物和古代文物,就像我们需要健康与和平一样。

在这一年里,保护行动成为亮点。这并不是说生物多样性危机已经过去。动植物物种仍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生态系统仍在瓦解。我们必须承认,从气候变化到炸毁千年历史古迹等一系列事件所造成的破坏。

但我们也为保护世界遗产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已经将大西洋蓝鳍金枪鱼移出全球濒危物种名单。我们重新考虑了在北极进行石油钻探的计划。我们看到数以千计的被劫掠文物归还给伊拉克。我们安全地让大象家族踏上漫长而危险的旅程返回家园。

《国家地理》探险家格拉迪斯·卡莱马-齐库索卡说,“我很害怕,因为对自然的威胁正在增加,我抱有希望,因为我们正在经历的极端天气模式和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正在)提高了人们对这些风险的认识,并需要对此采取行动。”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